第880章 获救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银锁划着小船,载着丁爸一起去查看杏花坡的海带养殖场。

    清早起来海上一直在刮着风,直到下午四点多风才小了,趁着天还没黑,村里的壮劳力出动。

    海带,是一种在低温海水中生长的大型海生褐藻植物,所以杏花坡这一带的海域,每年冬天最冷的季种,来年,端午前后开始收,天气炎热的时候晾晒。工作很是辛苦,虽然收入低廉却让村民们非常满足。

    因为大面积的密集种植,管理也得跟得上,不然出现病害,一年的辛苦就完蛋了。

    现在这些海带可是宝贝疙瘩,不但帮着守海防,而且经过几年发展,成了杏花坡主要的收入来源,可比种地挣工分收入高。

    但是地还不能不种,因为地里的出产关系到口粮问题,粮贵又缺乏,有钱你也买不粮食。

    所以海上就千帆点点声势浩大。

    “丁大队长,大队长”山杏站在小船上朝丁爸使劲儿的挥着手道。

    “咋了,咋了。”丁爸双手放在嘴边,成喇叭状,朝山杏喊道。

    “海里漂了了个人。”胆大的山杏大声地说道。

    “银锁,快,快划过去。”丁爸赶紧说道。

    附近的小船都山杏那边划过去。

    丁爸划过去,一看见人还在冰冷的海水里,双手发白的抱着浮球,身上还套着救生圈,就立马数落山杏道,“你这傻孩子,哪儿能让人还这么泡着啊”脸色又冻又是泡的,灰白、灰白的,不知道是死是活,不管了先救上来再说。

    “丁叔,俺一个人也弄不上来啊”山杏赶紧又道,“我拽着试过了,好像人缠在海带上了。”

    “这简单,把海带给割了。”丁爸当机立断道,从船上拿起锋利的刀来。

    “叔给我,我来。”郝银锁立马又道,“您掌舵。”

    “那好吧”丁爸接过他手中的船桨,掌握着小船。

    郝银锁利落的将海带割掉,将人和海带一起捞了上来。

    “丁大队长,这边还有一个。”村民们招手道。

    “还愣着干什么先把人给捞上来。”丁爸冲他们喊道,话落看向躺在小船里的人,郝银锁正解开湿衣服趴在他的胸口上,“还活着吗这是打哪儿漂过来的。”

    “还活着,活着。”郝银锁高兴地说道,边说边脱掉自己身上的军大衣,“叔帮一下忙,把他身上的这玩意儿拿下去。”

    两人合力将他身上的救生圈拿下来,湿衣服脱掉,郝银锁赶紧将棉大衣裹在他的身上,聊胜于无吧

    丁爸嚷嚷着,“回家、回家。”

    郝银锁双臂用力的划桨,看着脱下来的衣服,“这应该是当兵的吧也不知道是那个部队的,咋漂到咱们这儿了。”

    “先救人要紧,等醒了问一问就清楚了。”丁爸当即就道。

    丁爸不断的催促道,“快点儿、快点儿。救人如救火。”

    郝银锁也着急啊拼了命的使劲儿的划,等划到岸边后,感觉双臂都麻木了,这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

    “傻小子,快帮忙抬啊”丁爸朝郝银锁吼道。

    “丁叔,我的胳膊一点儿力气都使不上了。”郝银锁双臂无力的垂着。

    “行了,我知道了。”丁爸还有啥不明白的,划得太快,胳膊用力过度了。

    “去,到村子里找人,抬着门板过来。”丁爸吩咐道。

    “哎”郝银锁撒腿就朝村子里跑,脚下还一软一软的,一脚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跑。

    “这傻小子,都不知道悠着点儿。”丁爸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等郝银锁从村子里回来,身后跟着村民,抬着两个门板。

    而另外一个也划着小船进来了,村民们将他们两人抬到了丁爸的家里放在了炕上。

    炕还烧着,所以非常的温热。

    “大小伙子留下帮忙,先将他们身上的湿衣服都给脱了。穿着湿衣服也不知道在海里泡了多久了,都冻成这样了,穿着湿衣服还不要命了。”丁爸迅速的指挥道,“孩子妈,快点儿烧水,需要大量的水。”从炕头柜里直接将棉被拿出来放在炕上,告诉正在给他俩脱衣服的小伙子说道,“脱光了,赶紧给他俩盖上,记住了紧紧的裹住了。”

    丁爸挑开帘子走到中堂道,“谁家有澡盆子,最好是浴桶能装下人,都拿过来。”

    “狗蛋、狗剩,去抄家伙什,挑水,挑水,把水缸给我挑满了。快点儿、快点儿。”

    屋里屋外都是丁爸的声音。

    “大队长,这水不是够用了吗”

    “他们俩这是冻僵了,得用温水泡才能慢慢的缓过来,用热水的话,就给泡坏了。”丁爸催着他们道,“狗剩、狗蛋,快点儿、快点儿挑水去。”

    “哎”两人匆匆忙忙的回家拿扁担水桶挑水去。

    “大队长,大队长。”屋里的小伙子突然跑出来道,“没气了,没气了。”

    丁爸冲进屋内,两人已经盖上了厚厚的棉被,摸摸鼻息,果然没了。

    “这这咋办啊”丁爸慌了神了。

    “呼哧呼哧”的拉着风箱的丁妈想起来道,“他爸,药、药,杏儿给的药,不是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活吗”

    丁爸赶紧爬到炕上,从炕头柜里,拿个木箱出来,打开里面整齐的的码放着瓶瓶罐罐,“在哪儿呢”拿起药瓶看着上面贴着的标签,“不是,不是”拿着一个棕色的药瓶,“找到了。”从里面倒出两颗黄豆大小黑色的药丸。

    “来掰开他的嘴”丁爸指挥着掰开其中一个小伙子的嘴,将药丸塞进他的嘴里,合上嘴巴看着他喉头动了一下,“还好,还能吞咽。”

    另外一个如法炮制,喂了两粒药丸。

    “大队长能救活他们吗”

    “找我说的做,兴许能救活吧”丁爸不确定地说道,希望闺女的药好使。

    “老婆子水好了吗”丁爸扯着嗓门喊道。

    “好了。”

    “凉水呢澡盆子呢”丁爸又问道。

    “来了,来了。”从外面闯进来三个小伙子拎着家伙什进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