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后续

作品:《六零俏军媳

    码头上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清晰的看清一切。

    “呵呵”战常胜高兴地说道,“傻小子,你冷伯伯不是在打爸爸,我们在玩儿呢”

    “玩儿”小沧溟那小脑袋瓜想不通,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抓啊抓的,看得人可乐。

    “不许再咬冷伯伯了。”战常胜看着儿子严肃地说道。

    “我弄错了。”小沧溟满脸迷惑地说道。

    “对弄错了。”战常胜重重地点头道。

    小沧溟放下双手看向冷卫国道,“对不起冷伯伯,我给你呼呼就不疼了。”

    “呵呵这小子小机灵鬼儿。”冷卫国好笑地揉揉小沧溟的脑袋道,“不用呼呼,你没有咬到伯伯。”

    “一号,这一次我们损失惨重,您批评我吧”战常胜面容严肃地说道,“我没有把全部的人带回来。”

    说到失踪的战友,气氛又凝重了起来。从事发到现在已经八个小时了,都没有找到他们。

    天黑了,视线不好,已经停止了搜救工作,加上海水冰凉,入夜后将更加的冷。

    存活下来的几率就更小了。

    “希望他们拿到救生圈”战常胜由衷的说道,多一份生的希望。

    “希望吧”冷卫国点点头道,接下来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无论是谁到了战场上也只有两种可能,已经死的人和即将要死的人。现实就是这般的残酷。在战场上只能凭借勇气活下去,不生则死,或者死里逃生,别无他法。

    “这不是你的错能回来已经是万幸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吧一定全力的搜救,找到失踪的战友和四名渔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拍拍他的肩膀道,“行了,先回家,我们明天在谈正事,弟妹都被吓坏了。”

    “是”战常胜高兴地说道。

    得到命令战常胜抱着儿子去快步走向丁海杏。

    “你等等”冷卫国追在后面道。

    “一号,咱可不能说话不算话,这天都晚了。”战常胜立马说道。

    “我说你这个老战。”冷卫国追上他道,“这是码头,你怎么带弟妹回去。”背着手闲闲地说道,“你要走回去,我也不反对。”

    战常胜嘿嘿一笑,厚着脸皮道,“那就麻烦一号搭一下你的顺风车了。”

    一家人挤在冷卫国的吉普车里,一起回了营地,如果不是吉普车开不到家门口,冷卫国一准将他们送到家里。

    战常胜夫妻俩抱着孩子,身旁跟红缨一进月亮门就看见景家三口跑出来。

    “战爸爸”景博达直接扑到了战常胜身上。

    他在学校听见警报声,顾不得在上课,直接奔到了景海林的办公室。

    着急的询问这警报是不是和在外面巡航的战爸爸有关。

    景海林知道瞒不过儿子,他与丁海杏和红缨不同,在军校长大,所以清楚战斗警报。

    景海林告诉景博达实情,但是让他先瞒着丁海杏与红缨,别吓着他们了。

    并向景博达保证他战爸爸一定没事,援兵已经出发了。

    没有告诉景博达,他战爸爸这次碰见的是敌人的驱逐舰,真的是生死难料。

    为了怕自己露出异常,景海林中午都没回家吃饭。

    在心里不断地向满天神佛祈祷,就连西方的耶稣基督、阿拉伯的真主安拉都没放过。

    谢天谢地平安无事

    “平安无事就好,我就说战教官福大命大。”洪雪荔捂着嘴不让泪掉下来。

    “真被你给吓死了。”景海林眼睛湿润地说道,吸吸鼻子不让眼泪落下来。

    “咱们先进去。”丁海杏看着挤在大门口的他们道,“先让沧溟他爸吃饭,在外面肯定吃不好。”

    “对对”景海林忙不迭地说道,“弟妹去码头接你们了,我们在家给你做了鸡汤面,出门饺子、回家面、鸡汤从得到你们平安无事的消息后,就炖在了炉火上,面条也擀好了,就等你回来呢在外面肯定吃的不如家里好。”

    小炮艇上的条件景海林十分清楚,艰苦的很

    说话当中大家进了战家,俩儿子早就困了,在车上就睡了,一进门,战常胜和丁海杏将俩孩子放在了炕上。

    三月份夜晚寒冷,不过战常胜一路催动体内的真气,小北溟可是一点儿都不冷,小脸蛋睡的红扑扑的。

    至于小沧溟穿的厚,在丁海杏怀里,那就更不成问题了。

    战常胜夫妻俩出来了,景博达站起来看着他道,“战爸爸赶紧坐下来歇歇。”还跑到战常胜身后给他捶捶肩膀,嘴里还时不时的问,“怎么样捶的重不重。”

    一番做派看得景海林心里酸溜溜的,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看在老战死里逃生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嫂子和红缨呢”丁海杏看着少了俩人问道。

    “给老战下面条去了。”景海林指了指厨房说道。

    “我去帮忙。”丁海杏立马起身道。

    “不用,不用,面好了。”洪雪荔端着一大海碗鸡汤面出来道,身后的红缨端着两碟咸菜。

    “快吃”景海林看着战常胜道,“吃完我们在说话。”

    战常胜二话不说,抄起筷子唏哩呼噜的十来分钟就一碗鸡汤面吃到了肚里,感觉浑身热乎乎的。

    丁海杏将手绢递给了他,战常胜擦擦嘴,放在了沙发的扶手上。

    红缨将空碗筷收走了,洗漱干净回来,正巧听见战常胜在详细的说这一次遭遇敌舰的事情。

    真是听的他们心都跟着提了起来,等战常胜说完,几个人好久才缓过劲儿来。

    “这么说还真要感谢敌方了,骄傲自负了。”景海林冷静地说道。

    “是啊”战常胜气愤地说道,“被人家当猴儿戏弄,娘的老子要是有他们的武器早跟他们拼了。”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景海林宽慰他道。

    “我恨不得现在就有。”战常胜非常迫切地说道,“我现在体会到了,我们上两次赢的多么的侥幸,托了天气与运气的福在实力的面前,我们是多么的渺小。”

    “好了,好了,不说这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洪雪荔朝景海林使使眼色道,让人家夫妻俩好好的说说话。

    在景海林他们戏谑的眼神中,战常胜送走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