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7章 心照不宣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想起来又道,“告诉家里我们有两名战士坠海,请求海上搜救。不管是否能看见,拿着望远镜去试试。”

    “是”

    战常胜直接出了驾驶舱,先去了船舱拿到药箱,去看伤员了。

    伤员都是主站炮台的操作人员,好在没有被炮弹正面击中,都是被弹片或者是爆炸后的物品击伤的。

    艇上有医务兵,却只是做简单的处理与包扎,而且医疗药品虽然齐全可架不住伤重,不管用。

    战常胜带来的金疮药粉,清理患处后,撒上药粉,止血快速,不至于让伤员因失血过多而不治。

    战常胜看着医务兵道,“省着点儿用,五号那边更需要。”

    “是”医务兵说道。

    果然没多久两艘炮艇靠近,战常胜这边伤员处理的差不多了,就让医务兵拿着药箱,去了五号那里,帮助处理伤员。

    五号那边重伤员多,两个医务兵马不停蹄的忙活到援兵赶来。

    冷卫国听到通信员的报告,简直不敢相信,“二号,我没听错吧”

    “没有。”罗双全激动地说道。

    “告诉我们的炮艇编队全速前进,鱼雷艇编队全力搜救坠海战士”冷卫国立即又道,“我向上级汇报,并请求空中支援。”在空中视野广阔,获救的机会大一些,亦可以扩大搜救范围。

    甲板上,江五号靠近拿着望远镜的战常胜小声地说道,“谢了”

    战常胜耳朵微动,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看向江五号道,“五号,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这个混蛋江五号瞪着他,双眸瞪的如铜铃一般,低声道,“你故意的。”

    战常胜给了一个无赖的眼神,是又如何你能怎么地吧

    “多听我一声谢谢你能多长二斤肉啊”江五号好笑地看着他道。

    “长不长肉,老子不知道,心里特舒坦。”战常胜朝他挑眉一笑道。

    “谢谢三号的救命之恩”江五号咧嘴一笑,咬牙切齿地说道。

    “哎要是没诚意就算了。”战常胜摆摆手道。

    “谢谢”江五号深吸一口气,真诚地说道。

    “不客气”战常胜大方地说道,深邃的黑眸闪过一抹幽光,计上心来,故意地问道,“五号,针对这场仗有何感想啊”

    这家伙不是让我大肆表扬你吧也不怕恭维之词噎死你。

    战常胜看着脸上神色,指着他道,“你看又小心眼儿了吧这表扬我的话,你想说,我还不想听呢”

    江五号脸上闪过一抹被人拆穿的窘迫。

    “我是想说文化知识的重要性官兵刻苦训练配合默契的结果,不然的话咱们今儿都得做龙王爷的东床快婿。”战常胜低沉的声音,如重锤一般砸向江五号的耳膜,眸光沉静地凝视着他。

    江五号心头微动,轻哼一声道,“好像说的我跟混蛋似的,我也是执行上级的指示对不对。”重重地指着甲板道,“你说我闲着没事干了,我读文件。”

    战常胜闻言怒指着他道,“你说什么说什么呢”

    “我没说什么啊”江五号摊开双手无辜地说道。

    “你敢说传达上级的文件,是闲着没事干”战常胜眼神犀利地看着他道。

    江五号慌乱地说道,“我我没说传达上级的文件是闲着”结结巴巴的。

    “就是你说的,我亲耳听见的。”战常胜食指都快戳到他的鼻子了。

    江五号慌张地摆着手道,“不不不我说的是闲着没事干,传达文件”

    “还敢说”战常胜指着他道。

    江五号双手抓着战常胜的手,赶紧说道,“不,不对、不对、不对,我的就是打一个比方。”

    战常胜撤回自己的手严肃地说道,“打比方也不成,我告诉你。”严厉地批评道,“这要是在会议上提出来。”掰着手指数落道,“这就能上升到思想问题,觉悟问题、立场问题,原则问题。亏你天天嚷着学习上级文件精神,你就是这么学习的。”

    江五号着急地摆着手道,“不能在会议上提出来,我就是一个比喻,我就就”词穷的都结巴起来。

    “比喻也不行,搞政治的能这么比喻吗”战常胜拔高声音道,“啊祸从口出知道吗”拍着他的肩头道。

    “是是,祸从口出,没错、没错。”江五号心虚地说道,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你想怎么样吧”

    “这你懂得。”战常胜淡定从容地看着他道,心里偷着乐。

    “姓”战的,说惯了,江五号差点儿秃噜出嘴来,赶紧改口道,“那个三号,你也要让我向上面交代的过去。”声线压的低低地说道。

    “那就要看我们五号的表现了,表现不好,我还是会在会议上提出来的。”战常胜给了他一颗定心丸道。

    江五号闻弦歌而知雅意,两人相视一眼,心照不宣。

    aaaaaa

    下午三时,援兵终于到了,补给以后,战常胜和江五号他们先回家。

    援兵继续搜救坠海的战士。

    医务人员就等在了码头,抬着担架先把伤员尽快的送医院做进一步的治疗。

    家属们也都跑到了码头,小沧溟看见战常胜疾步跑向了他,大声地叫道,“爸爸,爸爸”

    “儿子”最后下船的战常胜嗖的一下将小沧溟给抱了起来。

    丁海杏推着小北溟与红缨站在人群外,看着战常胜平安无事,这提着的心,总算落到肚子里了。

    冷卫国走向战常胜一拳砸在他的肩头道,“你小子真是命大。”

    “没办法,龙王爷嫌弃我,不让我做他的东床快婿。”战常胜嘿嘿一笑道。

    小沧溟不知道两个大人的问候方式啊以为冷卫国揍战常胜呢抓着冷卫国的手就咬

    “你这小子。”战常胜眼疾手快地赶紧抱着儿子后退一步,“干嘛呢儿子,为什么咬冷伯伯啊”

    “他打你。”小沧溟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冷卫国,谴责道。

    “好小子”冷卫国笑着说道,“老战,好福气啊这么小都知道为你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