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死亡线上

作品:《六零俏军媳

    营地内骤然响起了拉响了战斗警报的声音吓了大家一跳。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丁海杏仰起头道,“这是敌袭吗”

    “这是战斗警报,遇上敌舰了。”洪雪荔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改口道,“是在演习吧”

    丁海杏好笑地在心里摇头,怕她担心顺着他的话道,“嫂子说的对,是在演习。”

    心却提了起来,虽然战常胜的面相,说长命百岁之相,可架不住遇见敌袭是不受伤啊

    海军有多弱她清楚的知道,尤其现在是白天,视觉条件甚佳,就代表着战常胜他们连躲、跑的机会都不大,硬着头皮上,那被轰沉的几率更大。

    攥紧了拳头,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孩子爸碰见的只是特务艇、中小型舰艇,可千万别是千吨级的驱逐舰,那可真是神仙难救。

    战斗警报拉响,整个营地进入了一级战斗准备,全体官兵迅速各就各位。

    炮艇编队与鱼雷艇编队,迅速赶往事发地点支援。

    冷卫国在指挥部内,心焦的看着墙上挂着的巨大的海图,回头不停地问道,“三号他们有消息了吗”

    “报告,联系不上。”通讯员立马站起来道。

    冷卫国心里不停地琢磨,怎么会联系不上呢被打沉了吗对方可是驱逐舰啊

    你们可千万别有事啊心是不断地住的向下沉。

    双手撑在沙盘上,眼神紧紧地盯着事发海域。

    “我们的援兵走到哪儿了”冷卫国沉声问道。

    罗双全看着昔日冷静的冷卫国明显的慌了,别人看着神色如常,可共事多年,他清楚的知道,两只编队,估计才刚出码头。

    罗双全上前一步,靠近他压低声音道“我们的援兵最快也要下午三点赶到出事海域。”

    冷卫国闻言双手紧抓着沙盘的边沿,指节泛白,等援兵赶到特么的黄花菜都凉了。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冷卫国只能这般的安慰自己。

    下令道,“给老子继续联系,一定要联系上为止。告诉他们安全的撤回来就是胜利。”

    指挥室内,通讯兵前面的发报机,滴滴答答的又响了起来。

    罗双全听到他的命令看向他小声地说道,“你的意思是”

    “我就是那个意思”冷卫国点点头道。

    人员回来就是胜利,至于舰艇他现在不敢想。

    aaaaaa

    敌舰的驾驶舱内,副手看向一把手道,“舰座,就他们拿破艇一颗炮弹击沉得了,费这事干嘛”

    舰座看了一下老搭档,竖起食指摇摇道,“这你就不懂了,我们不这样浴血奋战,怎么能得到蒋大总统亲自表彰呢”勾起唇角道,“你不觉得看着他们瑟瑟发抖的样子,很棒吗时间有的是咱们慢慢地陪他们玩儿。”底气足的很啊就是碾都能碾碎他们。

    “哦”在场的人纷纷点头,有道理崇拜的看着舰座,看来打仗不能横冲直撞,还得靠脑子,一副受教的样子。

    aaaaaa

    “主站炮损毁情况如何”驾驶舱内战常胜看着甲板上主站炮黑烟滚滚担心地问道。

    “报告,损毁情况不大。”立即有人说道。

    龙苍海激动地说道,“还可以开炮。”

    可如此根本就改变不了大的方向,他们依然在死亡线上挣扎,能否活下来,那是看敌人的心情如何

    现在怎么办面对敌人如此强大的实力,难道我们就这么坐以待毙,艇沉人亡

    战常胜负手而立在海图面前,手指不停的绞着。

    龙苍海走过去看着他道,“三号,即便有援兵,也是下午三点才到,现在上午十一点,我们照着这个架势根本就撑不到。而且就是援兵到了,在敌舰面前也不够一盘菜。”

    战常胜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仔细的盯着海图。

    “三号,这片海域根本没有让我们可借的地形。”龙苍海着急地说道。

    战常胜能不知道吗他也是熟读海图的,清楚的很可现在怎么办上天无门,只有从海里找生机了。

    就在战常胜苦思挣脱之法的时候,江五号却撑不住了,前后炮台,被人家打残了,难道今儿就交代在这里。

    惊慌的目光扫向驾驶舱官兵们,他们一个个都在看着他,等着他发话呢

    “五号,现在怎么办”潘大海着急地问道。

    江五号视线一一扫视过他们,眼神坚定了起来,缓缓地举起了右手大声地说道,“我们将沿着无数先烈的路,用敌人的鲜血来洗刷我们的耻辱,我们将沿着炮火指引的方向,杀敌立功,让蒋秃子的鲜血流干止跟老子一起上”

    官兵们一个个不畏生死,高喊着,与敌人同归于尽,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慷慨激昂的口号,让官兵们体内的血性给激发了出来,反正都是一死,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人们压抑着自己兴奋的神经,体内的血液似乎在燃烧,如热油锅里,滴入水一般炸开了。

    “报话机给我,我要跟三号通话。”江五号伸手说道。

    潘大海赶紧将报话机递给了江五号,“我要跟三号通话。”

    战常胜看着海图,琢磨着,突然眼前一亮。

    真是老天保佑了。

    “报告”

    “说”战常胜看着通讯员道。

    “五号,要与你通话。”

    战常胜接过报话机只说了一个字道,“说”

    “三号,我是五号”江五号冷静地说道,“我掩护你们,你们尽快的撤出战斗”

    掩护我们战常胜闻言一个机灵道,“你他娘的少给老子放罗圈屁,你怎么掩护我们,前后炮台给人家给轰残了,拿什么掩护想撞敌舰英勇就义,你还不够资格就你那破艇还没撞到人家就给轰沉了。”

    江五号闻言气炸了,特么的老子掩护你,把生的机会留给你,你特么的还不领情。

    战常胜接着破口大骂道,“想让老子照顾你们的家属,你做梦你们就不怕老子故意使坏,让你们死都不安宁。自己的责任自己担。别他娘的给老子怂。”

    “姓战的你特么的能说句人话吗”江五号气急地口无遮拦道,“老子要不是现在这样,我才不会高风亮节,把生的机会留给你,你个二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