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待宰的羔羊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是什么”大家好奇地围着战常胜带上来的东西。

    “不知道”通体黑不溜秋,拎着还沉甸甸的。

    说它是个箱子吧可不知道从哪里打开,六面一模一样,严丝合缝的,看样子还不小,有普通的行李箱大小。

    众人一筹莫展,盯着箱子有人道,“我去拿锤子砸开得了。”

    “好好的东西干嘛毁了它。”

    “报告”从驾驶舱跑来一个人。

    “说”龙苍海说道。

    “五号问我们干什么呢”

    战常胜四周扫了一圈一眼,远处的江五号拿着望远镜,正瞅着他们呢

    战常胜抱起甲板上的箱子看着他们下令道,“解散。”他则抱着箱子回了船舱,放在了自己的床铺下面,自言自语道,“回去和老景一块儿好好的研究一下,看是个什么玩意儿。那怕是个废物,也是值得纪念意义的。”

    对于江五号的询问,战常胜理都没理,江五号甚至公器私用,用通讯报话机询问,而战常胜给了他个,违反规定

    气的江五号直跳脚。

    aaaaaa

    太阳彻底的升了上来,阳光明媚,照射在身上不冷不热的,很是舒服。

    站在甲板上的战常胜看着平静的海面上,深邃的双眸一凛,立刻凌厉了起来。

    大跨步的走驾驶舱,下令船速慢下来。

    龙苍海戏谑的问道,“三号,怎么又发现小可爱了。”

    “报告”瞭望哨兵说道,“前面水里漂浮着不明人物。”

    “注意警戒,靠过去。”战常胜拧着眉头下令道。

    炮艇靠了过去,将海面上人,打捞了上来,人还活着,被冻的不轻,人有些虚弱。

    “徐大海,你怎么在这儿”战常胜看清来人道。

    “战兄弟。”徐大海手捧着热汤同样惊讶地看着战常胜道,忽然跪下来道,“首长,快救救我们的人,快救救。”

    “到底怎么回事”战常胜看着狼狈的他道,“先喝口热汤,暖暖身子。”

    徐大海顾不得烫,抿了两口热汤,“我们被人家炮轰了,我们去了是我们经常打渔的海域。船被人家轰沉了,人都落海了。”说的语无伦次的,说着说着,还呜呜的哭起来。

    战常胜立马说道,“马上向上面汇报”

    “是”龙苍海立刻说道。

    战常胜经过询问已经知道了,这是一艘中小型的渔船,船上连船长带船员一共只有七个人。

    说话当中,他们又陆续了从海里救起两人。

    战常胜又详细的问了一下敌人的情况,得到的消息让他们倒抽一口冷气。

    而此时,江五号拉响了战斗警报,通过舰载雷达,知道了敌舰的具体位置后,逮着机会,自然要干他一仗。

    战常胜手里握着报话机气地朝他吼道,“你给我回来。”

    “战斗警报拉响那一刻我现在是指挥官”江五号气盛凌人的说道,“听我命令,把定,目标黑山口,全速前进。”

    娘的以往都是你出风头,千载难逢的机会,老子也要轰沉它。

    战常胜气的爆粗口道,“你混蛋,你无组织、无纪律,敌人的情况不明,你就擅自出击。”

    “老子是去救人。这帮狗杂种,连老百姓都不放过。”江五号冠冕堂皇地说道。

    战常胜黑着脸气急败坏一地说道,“你知道不知道据渔民报告,敌舰是一艘驱逐舰。你向上级请示了吗有作战命令吗”

    江五号闻言傻眼了,他也救上了一人,询问过敌舰情况了,特么的不是个中型舰艇吗怎么成了驱逐舰了,这可不能硬拼。

    战常胜同时又下令道,“向岸上汇报我们的具体情况。”

    “是”龙苍海立马说道,向岸上汇报完情况后。

    冷卫国立即下令,家里的两个编队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同时下令,战常胜与江五号不准贸然出击。

    上级的命令太及时了,给了江五号台阶下,立马调头,动作不可谓不迅速,可是架不住敌舰速度快啊

    当看见庞然大物如山一样乘风破浪的从远处碾压而来,心脏都骤停了。

    距离只有五海里,战常胜眉头紧锁捏了攥紧了拳头,“听我命令,一级战斗准备。”如此能否平安就要看老天爷了。

    命令下达后,战士们行动起来,迅速的进入战时状态。

    边打边撤退,这种情况只能这么干,大白天的,没有任何的遮蔽物,他们就是活靶子。迎头而上那不是英雄,那纯粹是去找死。

    敌人很显然也发现了他们,一颗炮弹打下来,前舰炮台就损毁了一半,起火了。

    敌人一颗炮弹下来,小炮艇就剧烈的晃动。

    很快就有人员受伤了,擦掉脸上的血污,继续战斗。

    实在不行了,立马被战友抬下去,而他的位置立马就有人顶替。

    而我们的炮艇主战炮的有效射程十九链,炮弹打出去,别说挠痒痒了,特么的基本是打了水漂,落在海里了。

    驾驶舱内,战常胜看着远处的敌舰问道,“现在距离多少”

    “三十链。”

    “三号你看。”龙苍海指着江五号所在的艇,前后炮台都黑烟滚滚,失去作战能力,好在驾驶舱完好无损,还能行动。

    “三号,五号那边有人坠海了。”龙苍海透过望远镜喊道。

    现在也不是救人的时机啊战常胜得为一船的人负责,红着眼眶,声嘶力竭地吼道,“靠近五号,给老子狠狠的打。”、

    “五号仍下去两个救生圈。”龙苍海报告道。

    他们根本无暇顾及坠海之人,靠近五号,掩护着他们。

    可是这样也根本就是去送死的,而敌舰依仗着自己强大的实力,就跟猫捉老鼠似的捉弄他们,明明可以一炮轰沉他们,却总是在戏耍战常胜他们。

    “五号,五号,我们得救了,三号靠过来了。”

    江五号气的爆粗口道,“得救个屁,上来也是送死的。”擦擦脸上的血污,他们现在就是待宰的羔羊,别说有能力还手,就是前后炮台没有被轰毁了,他们的炮弹也打不到人家。

    “五号,三号的前主站炮,起火了。”

    “老子看的见。”江五号气急败坏地说道。

    “这样不行,迟早大家一起完蛋。”战常胜阴沉着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