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准备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端起眼前的茶杯,揭开盖子,缓缓的喝水。

    “不是我好战,是他们不消停,天天叫嚷着反攻大陆。”战常胜不屑地撇撇嘴道,“做他的春秋大梦,现在咱们有蘑菇弹了,怕他个球,逼急了也扔颗让他尝尝。”

    “噗咳咳”景海林侧着脑袋低着头直咳嗽。

    “啧啧喝口水都能呛着了。”战常胜一副调侃的口吻说道,“还不如我家二小子呢”

    小北溟听见有人叫他二小子,抬眼看着战常胜,嘴里呜啦呜啦的,吐着泡泡,好像在认同他说的话。

    战常胜低头看着小北溟轻笑道,“对吧儿子。”

    景海林平复情绪道,“你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你知道蘑菇弹的威力有多大,广岛和长崎夷为平地了。”

    “哈那正好,变成废墟正好重建。”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随后又道,“我那是开玩笑的,蘑菇弹就像他老人家说的纸老虎,吓唬人的,真是爆发核战争,地球都不够炸的,大家同归于尽得了。再说了,一颗蘑菇弹得好多好多钱,咱也拼不过人家。”心疼地说道,“对付一个小小的弯弯,我可舍不得,杀鸡焉用宰牛刀。”

    “还是他老人家高瞻远瞩。”景海林不得不佩服道,“首先声明不先使用核武器,制造蘑菇弹那也是被逼的,被威胁的。”

    战常胜忙不迭的点点头,“他老人家的智慧不是我们普通人领悟的了得。”

    “明儿又要下基层了。”景海林看着他问道。

    “这一走一个星期,我家那口子就拜托嫂子多多照顾了。”战常胜看着他说道,老人们不在身边,全靠着左邻右舍互相帮助。

    “这你就放心吧我会让雪荔帮忙照顾小北溟的,雪荔很喜欢孩子的。”景海林担心地看着他道,“家里你不用担心,我反而担心你,明儿跟艇巡航,五号跟着一起,你可得管着自己的脾气。”

    这江五号也邪性,非得屁股后面跟着战常胜一起下基层,这脑袋里想什么,还真是一般人想不出来。

    “知道了,知道了。”战常胜随意地说道,“又不是第一次下去,前两回不都是平安无事,反正又不在同一条艇上,甭担心了。我会谨言慎行,不会跟他正面起冲突的。”他在三声明,抱着儿子起身道,“好了不耽误你忙了,我出去了。”

    “慢走,不送。”景海林抬眼看着他轻声说道。

    小北溟举手挥挥,景海林见状会心一笑摆摆手道,“再见”

    战常胜抱着儿子出了书房,看见洪雪荔端着饭菜进来,“嫂子,我走了。”

    洪雪荔客套地说道,“留下来吃饭吧”

    “孩子妈做好了。”战常胜说着看向红缨与沧溟道,“你们俩还不跟我走啊”

    “走”小沧溟拉着红缨的手道,“我们回家吃饭。”

    战常胜他们告辞离开,丁海杏已经做好了晚饭。

    红缨洗洗手帮忙摆好了晚餐。

    丁海杏看着笑容不断地战常胜笑着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能看出来”战常胜摸摸自己的脸道。

    “这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丁海杏指指自己的嘴,浅笑如月道。

    “老景那边有进展了。”战常胜喜形于色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挑眉轻笑道,“那是好事情。”

    “妈妈”小沧溟举着空碗叫道。

    丁海杏忙不迭给儿子盛饭,这小子也就没心思去细问了。

    等孩子都睡了,丁海杏心思就琢磨着把空间里收集出来的合适宜的技术资料送出去。

    以前丁海杏倒是想,可有个牢头看着,她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钻进空间内。

    现在有机会了,这家伙出海,丁海杏也有办法送出去了。

    这样没有任何的后遗症,谁也不会怀疑远在千里之外她做的手脚。

    现在正是大三线工程轰轰烈烈的时期,这些资料应该用的上。

    出格的丁海杏可不敢贸然行动,有些资料给了也没有,材料达不到。

    战常胜从书房回来时就看见丁海杏端坐炕头一脸的沉思。

    “想什么呢这么入迷”战常胜在她面前挥挥手道。

    “没什么”丁海杏摇摇头道,“我在给你准备明天出海的换洗衣服。”

    “给我准备衣服,我看我穿不上。”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手里的儿子衣服道。

    “我把晾在外面洗干净的衣服都收回来了。”丁海杏赶紧将衣服叠好了,放在衣柜里,将他的换洗衣服放在了行李袋里,然后又将药品放了进去。

    夫妻俩收拾一下,躺到了炕上,战常胜就像八爪鱼似的缠了过来。

    “干什么”丁海杏看着他四处点火的手道。

    “这还用问吗”战常胜低沉浑厚的声音在丁海杏耳边乍响,“未来一个星期都要吃素,现在当然要吃饱了。”

    如大提琴般富有磁性的嗓音和徐徐吹拂而过的热烫气息叫人耳根子发麻。

    丁海杏感觉自己双颊发烫,看着他故意地说道,“明儿累的起不了床,可是有损你的威严。”

    “杏儿,通常是你累的爬不起来。”战常胜一脸笑意地看着她调侃道。

    “找揍是不是”丁海杏不客气地捶着他的肩头道,媚眼如丝地看着他。

    战常胜闻言顿时酥了半边,“杏儿,你知道我最喜欢听你说这句话了,真是媚到骨子里了。”

    “受虐狂。”丁海杏伸手环着他的脖子,轻笑道,“想并肩作战可以,戴上保险。我可不想在有个小的,哎呦那真是要老命了。”

    “遵命”战常胜拿出橡皮套子道。

    两人颠鸾倒凤闹的很晚,战常胜如餍足的猫儿似的,盘腿打坐,尽快的恢复体力。

    战常胜悄悄地走了,怕孩子们哭着嚷着,走的悄无声息。

    不负责任的爹,孩子醒来后,怎么哭闹,就不是他的事了,有孩子妈呢

    丁海杏起来那是兵荒马乱,红缨懂事了,小北溟是不懂事,就中间的小沧溟那个嚷着找爸爸。

    一早上都鸡飞狗跳,每次都来这么一出,丁海杏都有了免疫力,反正哭够了,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