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 出招

作品:《六零俏军媳

    童雪求欢未果,躺在床上独自生闷气,让我捧着他,自己在他面前伏低做小的,心里怎么都有些不情愿。可是想起父亲的话,想想以前的随着父母被下放的闺蜜们,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嫁个老农民,好像对他温柔小意也不是那么难捱的。

    郝长锁闭上眼睛的在心里琢磨着,童家这条破船他无论如何不能随着覆灭的。

    既然童家已经警醒了,自己行事就要更加小心了,千万不能让他们察觉自己有了贰心。

    同床异梦说的就是他们。

    本来童雪的底气还足一些,结果第二天大年初一大院里互相拜年。

    以往有多么的热闹现在就有多么的冷清,真是门前冷落鞍马稀。

    年后上班后在药房的体面且清闲的工作也没了,直接把她支使到了后勤工作。

    说是工作其实就是打杂的,清洁工,洗被单、被罩,细嫩、白皙的双手泡在冰冷的水里,皴裂裂了口子,痒起来恨不得把手给剁了。

    她也不敢有意见,敢炸毛,那就是不好好改造自己的思想。

    孩子他爸的成分成了最好的护身符,不然的话她就被安排去打扫厕所了。

    以前有多风光,现在就多落魄。

    童雪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低到了尘埃里,以往不干的家务活全部由她来干,也极力的讨好的婆家。

    郝长锁非常的侧目,高高在上的公主,居然有这么大的韧劲儿,这云与泥测心里落差不是每个人都承受的住的。

    而郝长锁抖起来如大爷似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步步的试探着她的底线。

    其实前世郝长锁娶了童雪后,还真是平步青云,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跨越两级成了正营级干部。

    自然就不用辛辛苦苦亲自下场参加大比武。而现在由于丁海杏从中作梗,到现在屁股始终没挪动一下。

    好处没有享受到一丁儿点,反而被拖了后腿,心态自然不一样了。以前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厌恶,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极端。

    佳偶变怨偶,且他的思想也急剧的发生了变化,权势如蚀骨毒药侵蚀着他,女人算什么

    而童家落魄时,郝长锁哄着童雪与童家划清界限断绝了关系。

    他这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投机分子,心够黑、够毒、够辣,但却目标明确,一心一意的向上爬。

    脚踩钢丝,左右逢源,当然这离不开他的政治敏锐,也离不开他翻烂的明史。

    只是人心沟壑难填,毕竟只是凡人,话说回来,如果是完美的圣人,丁海杏还怎么有机可乘报复成功。

    aaaaaa

    无论郝长锁怎么样的算计,路都是自己选的,后果也由他自己承担。

    春节过完,一切走上正轨,孩子们开学,丁海杏则抱着小的,拖着大的,每天的生活急匆匆的,幸好有洪雪荔帮忙,她不当老师了,就彻底的清闲了下来。

    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还真是非常感激她了。

    过完年,战常胜也出招了,光明正大,让江五号无法反驳,那就是机关干部以身作则,亲临第一线巡航。

    给出的理由,就是学习上级文件精神的成果。

    这两年工作组下去蹲点儿,连高层都下去了,就别说他们了。

    谁敢不紧跟上级,这是要与上级唱反调,乌纱帽不要了,还是活腻味了。

    江五号气的直跳脚,因为巡航一次,大约要一个星期,明目张胆的逃掉政治大讨论,赤果果的阳谋,你确无可奈何难怪年前他抛出意向的时候,姓战的还问来着,巡航的也要参加吗原来那时候那家伙就算计上了,只不过先让自己高兴、高兴而已。

    “别气了。”齐秀云看着脸鼓的如青蛙似的他劝说道,“毕竟我们跟内陆一般的部队还不一样,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海防。这个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江五号就是知道,所以这心中有气的还得憋着。

    “以后那家伙就是海阔凭鱼跃了。”江五号咬牙切齿地说道,“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你以为他能干什么”齐秀云诧异地说道,“只不过干人家应该干的,履行职责而已。”

    “我的威信被挑衅了。”江五号指着自己的脸道,“脸上无光。”

    “脸面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给的。”齐秀云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你到营地走走、看看,听听战士们的心声。”

    “他们懂个屁,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江五号指着她道,“他们满意了,上面就不满意,他们不满意,顶多嘴上嘀咕、嘀咕。上面不满意了,你男人我的随时可能被替换掉。”食指点着茶几道,“这样的二选一,你说我选让谁满意啊傻子都知道该站在那一边儿。”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齐秀云细若蚊声地咕哝了一句道。

    “你说啥我没听清。”江五号挪挪屁股坐到她的身边道。

    “我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齐秀云不怕死地又说了一遍。

    “你疯了,这种话也敢说。”江五号瞬间黑着脸道。

    “那你上纲上线的抓我啊”齐秀云攥着拳头,伸出双手道。

    “胡闹”江五号严肃地说道,“以后不许拿这话开玩笑。”

    “你就折腾吧看以后谁还敢说话。”齐秀云没好气地说道,“我就不相信你说话就不出错。”

    “我说,齐秀云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事事跟我唱反调,就这么看不起我,我在你心目当中怎么一点儿地位都没有。我执行上级的命令有错吗”江五号双眸盯着她说道,指着自己道,“外面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不敢尊重我的,是不是”

    “所有的人尊重你”齐秀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这话有些托大吧”

    江五号特别尴尬地改口道,“当然有几个冥顽不明的,但那不影响大局。”语气也没那么足了,忽然又抬头挺胸地看着她道,“我在这个家,就那么没有地位吗到底谁是这个家的领导。”

    “我是这个家的领导。”齐秀云拍着沙发的扶手道,“怎么想改天换地不成。”

    天才本站地址。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