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8章 离婚

作品:《六零俏军媳

    郝长锁停下脚步,站在路灯下,一张俊脸在晕黄的路灯下,忽明忽暗,“爸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借着酒劲儿说道,“我想离婚。”

    “离婚”郝父诧异地看着他道,“儿子你不会说醉话吧爸虽然不满意她这个儿媳妇,对她有诸多意见,可也没打算让你离婚你离婚了我孙女怎么办”顿了一下道,“这离婚了有碍你的名声。”

    名声,郝长锁黑眸轻闪,没说不同意,只是担心对他不好

    “能告诉我好好的为啥不过了。”郝父琢磨了一下问道。

    郝长锁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郝父气的捶着他的后背道,“你这个孽子,你说这好日子让你给折腾没了。你说你当初没有悔婚多好,杏丫头比你现在这个好千倍、好万倍。人家都生了俩带把的,她呢生了个丫头片子还不跟咱亲。我们见孙女一面,你那老婆跟防贼似的防着我们。嫌弃我们脏,这粮食和蔬菜还是大粪种出来的,有本事她别吃,餐风饮露得了。”真是提起来都是泪啊“现在倒好,背负着陈世美的骂名,害得我们连村里都不敢提。”

    “这谁也没有长着前后眼,我哪儿知道风向变的这么快。”郝长锁气的火冒三丈道,尤其是原来是他手下的的排长,想跟自己一样抛弃城市贫民的未婚妻,娶一个有助力的媳妇儿。

    结果他未婚妻死活不同意,放话道他要是敢取消婚约,就扒了身上这身皮。

    权衡利弊后,同未婚妻如期完婚,去年就成了连长了,这次大比武后,直接是营级干部了,连着跳。

    就因为人家的政审没问题,又红又专的。

    而他曾经爱慕的高干已经被打落尘埃了。

    哪里像他还在连长的位置上徘徊着,郝长锁这心里瞬间就不平衡了。

    尤其那家伙还没参加大比武。郝长锁现在一肚子委屈,结果被没得到安慰,反而被训了一顿。

    “儿子,你可不能再当陈世美了,咱远离杏花坡,你是没听见那些怎么说咱的。”郝父语重心长地又道,“你以后可是要在这里生活的,是躲不过去的。我们的根基浅,一个好名声对你来说太重要了。即便倒了,人家还有三亲六故呢想捏死咱容易的很这婚不能离。”

    郝长锁闻言眼前一亮,那就是责任不能在他,不能再做陈世美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一回他会做的天衣无缝的。

    漆黑的双眸晦暗不明,他得仔细琢磨着这事该怎么办经过这几年的历练,他不会在如当初那么莽撞了。

    而且还得想好后路了,这一次在找,得找一个家庭成分好的,还又是高官。

    他们怎么说还在台上,这事得慢慢来。

    郝父不知道儿子和他想劈叉了,“你们分开了我孙女怎么办这每一段婚姻都是迁就着凑合的过,我和你妈就是这么过来的,千万别做傻事。我们已经进城了,你弟弟、妹妹生活的也很好,你慢慢熬资历也能上去。就别在折腾了。”

    郝长锁怎么能甘心呢尝到权利的滋味儿,怎么舍得放弃呢眼前的绊脚石一定踹了。

    “爸我去那边了。”郝长锁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道。

    “去吧去吧”郝父目送他离开,才转身回家。

    郝母看着他去的时候挺高兴的,回来时阴沉着脸,问道,“儿子跟你说什么了”

    “孩子们呢”郝父盘腿坐在炕上说道。

    “哦铜锁领着去外面放炮了。”郝母随口说道,“跟小孩子似的。”捣捣他的胳膊道,“跟儿子说什么了”

    郝父压低声音道,“儿子不想跟她生活了。”

    郝母闻言高兴地说道,“好啊早休了她好,老娘早看她不顺眼了,总看不起我们,咱娶的不是儿媳妇,整娶回来一祖宗。到现在咱儿媳妇没有给咱做过一顿饭,没给咱洗过衣服。”

    “她把咱都弄进城了,也给铜锁他们找了工作。”郝父没想到她对童雪的意见这么大。

    “那是我儿子的本事,跟她有什么关系,找的那些工作,差点儿没把你个累死。”郝母越说越生气道,“我们进城,是因为买了这个破院子,足足掏干了老娘攒的家底。这他娘的就是她的功劳屁”使劲的啐道,“连个蛋都不下。”

    “这是有孙女吗”郝父说道。

    “我要孙子,带把的孙子,这妞妞都快三岁了,她也不想着生孩子。”郝母提起来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我私下问过长锁,是她不想生,怕疼。娘的,生孩子哪有不疼的,她那娇气样儿,别结婚得了。”看着老头子道,“我跟你说我坚定的站在儿子这边。”

    “想当初你也站在儿子这边把人家杏丫头给踹了。”郝父看着她说道。

    “我哪儿知道那丫头,恁不是东西呢”郝母板着脸说道,“这次你可别在劝和不劝离了。”

    唉那儿媳妇也太不像话了,自从进了城,见面的次数十根手指都数的过来。郝父现在真是一言难尽啊

    aaaaaa

    郝长锁去了童家,得到了童父热情的接待,如果不知道事情的原因,他或许会受宠若惊,现在只觉的假的很。

    郝长锁给妞妞在卫生间洗脸洗脚的时候,“妞妞晚上吃的什么啊”

    “丸子、肉,还有鱼。”郝妞妞高兴地说道,溜圆的大眼睛看着他说道,“爸爸,告诉你哦姥姥、姥爷吵架了。”

    “吵架”郝长锁洗着她白白的小脚丫,随口问道,“为什么吵架。”

    “姥爷让妈妈对你温柔点儿。”郝妞妞揪着自己的朝天辫,“还说什么,划清界限,我也不懂”

    郝长锁眼里闪过一抹狠厉,真是老狐狸给闺女洗好了,抱着进了卧室,哄着她睡了。

    童雪如八爪鱼的缠上了郝长锁,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我们再给妞妞生个弟弟吧”

    “妞妞还没睡着呢吵醒了怎么办”郝长锁婉拒道,“明儿一早还去拜年呢早点儿睡。”

    郝长锁躺在了妞妞的身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里腹诽着看看人就是这么现实,风水轮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