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老天爷不长眼

作品:《六零俏军媳

    “农民就要想着种好地,多打粮食,工人想着干好工作,当兵的要想着时刻准备打仗,保家卫国。各司其职,生活才会安稳。”丁妈不解地说道,“这当兵的天天讲政治,万一打仗了可怎么办”

    “这事国良这个大头兵可管不了,从军校出来能当个排长还是连长,芝麻绿豆的官儿能顶屁用。”丁爸出声道。

    “爸,您当时,不现在还是比芝麻绿豆还小的官,怎么就敢不大放卫星呢”丁国良不怕死的调侃道。

    “臭小子皮痒了是吧别以为你是大学生了,你爸就不敢拿着笤帚疙瘩揍你了。”丁爸挥舞着手臂道。

    “当兵的,战争年代,靠军功晋升,和平年代就得靠这些军事比武展露头角。现在取消了,我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丁妈满脸疑惑地说道,“将来靠什么成为他老人家的好战士。难道满口的口号。”

    “你说这些干什么”丁爸看着丁妈微微摇头道,“他懂什么又能做什么”

    “我没说非要让他干什么管不了别人,起码管住自己。还有上级的命令,自己也要实事求是。”丁妈指指脑袋道,“用脑子想想,别人云亦云的。”

    “你妈说的对”丁爸点头道。

    “当然也不说让你硬抗,是让你三思而后行。多想想。”丁姑姑看着他说道,“别头脑发热,义气用事。”拍着他的肩膀道,“现在知道我说的话的意思了吧你即使熬资历,也会慢慢的进步的。凭自身上去,有什么好俗的。”

    “既然进入组织内,甭管是军还是政,少不了要面对这些。他老人家都说了,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丁姑姑看着他道。

    丁国良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感觉自己的认知被打破了,原来脉脉温情的面纱下,是赤果果的利益,同时眼底变得坚定起来。

    同样受到不小冲击的还有应解放。

    “当然要更严格的要求自己。”丁妈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个不用我们鞭策,大家的眼神都让他不得不力争上游。”丁姑姑偷笑道。

    “跟我姐说的一样。”丁国良学着丁海杏的口吻捏着嗓子说道,“不能放松自己,沾沾自喜,骄傲自满了。”真是惟妙惟肖。

    “呵呵”丁妈笑了起来,“你姐说的对”

    “对了,这一次大比武我还见到他了。”丁国良贼兮兮地说道。

    “谁”丁爸好奇地问道。

    “别买关子老实地快点儿说。”丁妈催促道。

    “就是那个陈世美啊”丁国良噘着嘴嘟囔道。

    “怎么那混蛋也向他老人家汇报演出了,那种人也配”丁妈当即火大的说道。

    “他也跟他老人家握手了。”丁姑姑黑着脸道。

    “没有,他参加的是第二天的炮兵团体表演。我看见他,他没看见我。”丁国良生气道,“他那样的人居然去得了团体第一名,真是老天不长眼。”

    “他没参加个人赛,像是射击、格斗啊”丁爸好奇地问道,“虽然不想承认,他弹弓打的好。”

    “强中自有强中手。”丁国良双眸放光的说道,“到了那里才真是大开眼界,才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

    就是他也是因为姐夫教的军体拳,不然凭自己一点儿基础没有的乡下小子,怎么可能在格斗中,技压群雄呢

    别看陈世美比自己早穿军装几年,有些事情跟时间没关系。

    “团体上露脸了,有了这个资本,是不是也能高升了。”丁姑姑语气不悦地说道。

    “谁知道呢反正再怎么爬也不可能爬到姐夫的高度的。又不是战争年代,连升三级。”丁国良冷哼一声道,“他就慢慢的一级一级的熬吧”

    “不是有个高官岳父。”丁爸忽然说道。

    “那也不能一手遮天吧”丁姑姑立即说道,“现在风声这么紧,他也得敢呢”

    “算了,管他呢他过的是好是歹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丁妈平和地说道。

    “像他这种过的好了,真是天理难容。”丁姑姑气呼呼地说道。

    “然而事实是像他这种负心汉,尤其是攀高枝儿的负心汉,通常过的非常的好。背靠大树好乘凉,娇妻美眷儿女成群的。日子过的幸福又舒心。”丁姑姑仰着头道,“老天爷不长眼啊”

    “行了,别唠叨了,大过年的别提让人扫兴的事情。”丁爸目光转向应解放道,“今年的高考有信心吗”

    “有”丁国良信心十足地说道。

    “你有信心有个啥子用。”丁姑姑闻言哭笑不得地说道。

    “我高考时的资料,全给了解放了。”丁国良看着他们道,“才两年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谁说没变化这工作队可是下乡蹲点。”丁爸立即说道。

    “我想说的是数理化,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当然政治时事肯定紧跟现实。”丁国良赶紧说道,随口说道,“我是军校生,现在南边打的厉害,我们又在抗美援越,说不定有考题哦”

    应解放重重地点头道,“我会留意的。”

    没想到丁国良信口开河的一句话,当年高考题目居然是给越南人民的一封信很耐人寻味的题目。

    “妈,舅舅、舅妈,放心吧有二哥帮着我复习,我相信自己的实力。”应解放满怀信心地说道。

    丁姑姑轻轻拍着应解放的肩头道,“儿子放轻松,考不上也没关系,你的学问够高了,就是回来也不用种地,妈托人给你找关系在公社上班。”

    “我才不去公社上班呢”应解放撇撇嘴道,他还要上军校呢即便不上军校,他也不想在老妈手地下工作,一言一行都被老妈看着。

    孩子感觉自己长大了,都想展翅高飞,脱离父母的掌控。

    当他们真的长大了,才能体会到家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地位。

    “妈的意思,别逼的自己太紧了。”丁姑姑慈爱地看着他道。

    仿佛刚才不是她让儿子保证考上大学。

    “妈,我心里有数,二哥只复习了半年,就考上军校了。我可是高一就拿出了考大学的劲头来学习的,两年时间足够了。”应解放俏皮地说道。

    他一定考上大学,让苦了半辈子的妈高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