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忧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爸哪有你这样的,太丢脸了吧”丁国良哭笑不得地说道。

    “你不知道你爸没别的爱好,就喜欢这杯中之物。”丁爸唏嘘道,“前两年闹灾,吃的糠麸都没有,就别说酿酒的粮食了。这女婿孝敬我的,就这一瓶。”一脸的珍惜。

    “以后我也孝敬您。”丁国良看着可怜兮兮的丁爸道。

    这话听在丁爸耳朵里好比大夏天吃了冰棍一般舒心着呢

    丁妈闻言却酸溜溜地说道,“这儿子白养了,心里只有他爹了。”

    丁国良立马说道,“都孝敬、都孝敬。”

    “呵呵”丁姑姑和应解放抿嘴轻笑。

    “吃菜,吃菜,就别光想着聊天。”丁妈招呼他们道,“国良、解放,这里面有些海鲜有的是咱们自己养殖的,尝尝看,味道好着呢”说着给两人夹菜,不大一会儿这碗里就冒了尖儿。

    闲话少说,咱先填饱肚子再说,吃的差不多了丁爸不自觉的又问起来丁国良大比武的事情。

    即便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都不厌烦。而丁国良也是一遍一遍的说,没有一丝的不耐。

    “就你这些事情,够你爸吹嘘一辈子了。”丁妈摇头失笑道。

    “那当然了,这是多大的机缘,儿子才能向他老人家汇报表演,是他老人家的好战士。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丁爸脸颊红红的不知是兴奋的,还是喝了酒的缘故,估计都有吧总之今儿真高兴

    “就是国良争气,还不许咱显摆啊这也不是显摆,这是事实嘛外面的人不知道多羡慕呢”丁姑姑与有荣焉地说道,“外人提起咱国良,那个不竖起大拇哥。”

    应解放双眸贼溜溜的一转道,“妈,那我也像我二哥学习,做出成绩,也去给他老人家汇报表演。你说好不好”

    丁姑姑闻言警铃大作,立马说道,“不好”

    “为什么二哥可以,我为啥不可以,我给您争光不是更好。”应解放不解地说道,满脸迷惑地看着她。

    “你是我儿子,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不就是想说服我让你当兵。哼”丁姑姑瞟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少在我面前玩儿花招,当兵你就别想了,你以为是个人家都能见到他老人家,和他握手啊那全军几百万人,得出类拔萃才行。”

    “我也不差啊”应解放挺直脊背,挺胸抬头道,“妈您就这么小看您儿子啊”

    “比你不差的人多了,也不是谁都能见到他老人家的。”丁姑姑看着年轻气盛的儿子道,

    看着儿子越来越像的他的脸庞,当兵就当她自私了。别想了,没想到兜来转去的,他成了侄女婿的上司了。

    以后儿子也别想去看他姐与姐夫,这万一碰上了,就那如出一辙的长相还不露馅儿了。

    “我希望你考大学,今年七月份,妈等着你的好消息。”丁姑姑希冀地看着他道。

    应解放忙不迭地应道,“好好好,我考大学。”到时候填报志愿的时候,我直接填军校,给他来个先斩后奏。

    应解放自得的想着美事。

    “学问大了,说不定也能见到他老人家。”丁姑姑随口安慰他道。

    “妈,我不是三岁小孩儿。”应解放噘着嘴不满地说道,“成为他老人家的好战士,还有可能。”

    “不行了。”丁国良就事论事道,清透的双眸看着他。

    “二哥,你咋就泼我冷水呢”应解放面色不悦地说道。

    “以后将不会在进行大比武了,所以你也没机会了”丁国良看着他们如实地说道。

    “啊”四个人齐齐看着丁国良道,“快说说怎么回事”

    丁国良将来龙去脉说了一下,丁妈遗憾道,“这好事,咋说不办就不办了。”

    “国家想的啥,那是咱小老百姓想的明白的。”丁爸摆摆手道,“别讨论这事了,咱也做不了主。”

    丁姑姑则挑眉道,“国良,物以稀为贵,这对你今后进步可是一大资本”

    “姑姑”丁国良面色不愉不太赞成道,没想到姑姑这般的俗气。

    “怎么觉得姑姑太俗啊功利性太强,荣誉怎么能缠搅合着个人进去呢”丁姑姑看着他轻笑道,“傻小子,一根筋儿,只有站得高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让大哥跟你讲讲”

    丁爸看着他道,“也别说我们官迷儿啥的,有道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之常情。你们口号不是只要第一,不要第二嘛说白了第一除了带来的荣誉,还有就是好处有时候好处微不足道,一根猪尾巴。”顿了一下又道,“我不说别的,前两年你在家,这运动、那运动的目不暇接,咱隔壁村为了上边的表扬,亩产万斤,大放卫星。我呢硬着头皮报了千斤,给了顶落后的帽子,可后来呢你报的多,交公粮就交得多。咱虽然报的少,可土地贫瘠。前几年多少人饿死的,也没人敢向上面要救济粮。”

    这些丁国良都知道,如果不是靠着海,早就饿死了。老爸当时厚着脸皮,拼着这大队长不干了,向上面要了些救济粮,才平平安安的度过去了。

    “你看看吧如果当时都像那些人拼命的媚上,咱特么的坟头上的草都老高了。”丁姑姑看着他道,“关键是这里。”她指指他的胸口道,“为公还是为私,公私兼顾有啥不好的。”

    丁国良挠挠头,好像被他们给说说动了。

    “道理都是相通的,想想自己要的是什么想干什么”丁妈慈爱地看着他说道。

    “当然是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了。”丁国良立马说道。

    “上阵杀敌你这业务就的熟练吧”丁妈轻蹙着眉头说道。

    “妈,我不会荒废训练的。”丁国良拍着胸脯保证道,“我要是敢荒废,姐夫就能打断我的腿。”

    丁妈笑了笑道,“有你姐夫看着我放心。”皱着眉头说道,“可听你的意思,什么都得给政治让路,你一枝独秀也不行啊军队是个大集体,就跟前些年大炼钢铁,地都这么荒着,到时候打起来可咋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