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干杯

作品:《六零俏军媳

    出了战常胜的办公室,江五号脸色不愉地自言自语地说道,“一点儿反抗都没有,真是好没成就感。”典型的得便宜还卖乖。

    江五号一走,高进山就发飙道,“老战,你怎么一点儿反抗都没有,就答应了。”

    战常胜重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挑眉看着他道,“我不答应行吗”

    “呃”高进山被堵得语塞,真是无力反驳。

    “唉”高进山长叹一声,真是大势已去啊“人们常说事不平,有人管,路不平、有人铲,如果路不平了谁都不管,没人站出来,铲除不平。那我们自己脚下的也好走不了。你都鸣金收兵了,我就别蹦跶了。”

    “别这么沮丧吗”战常胜微微翘起嘴角浅笑道,“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说的容易,我能不沮丧吗连你着根正苗红的都不敢反抗,我还是夹起尾巴老实做人,随波逐流好了。”高进山无奈地说道,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的底气都不足,自己就更加的不足了。

    高进山站起来道,“我走了,不打扰你了。”话落起身离开。

    战常胜摇头失笑,“这个老高,不过谨言慎行也好。”他心里是有些想法,可是眼看着马上要过年了,一切等过完年再说,就让姓江的先高兴、高兴。

    傍晚下班,战常胜先去找了景海林,回家的路上,战常胜告诉他道,“嫂子教师生涯又结束了。”

    “嗯”景海林点头应了一声。

    “不说点儿什么”战常胜双眸充满兴味地说道。

    “意料之中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甚至比我想象的还要晚一些。”景海林神色淡然地说道。

    “嫂子如果想继续当老师的话,寒假过去,去当小学教员,她的文化水平那么高,学校巴不得呢”战常胜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说道,“这事交给我来办”

    “不用了,让她在家歇着也好,我没啥负担,这工资足够我们一家三口生活了。”景海林眸光深沉地说道。

    这事他与洪雪荔早就商量过的,随着风声趋紧,他们还是尽量的别出现在别人的视线中好了,免得晃荡出事来。

    不当老师了正和他们的意,这种时候,他们还是尽量低调些好。

    春节就在这样的政治氛围浓厚的气氛中到来了。

    整日里大会、小会不断,江五号为了讨好上级,过年都不放松,一样要学习。

    真是吾辈之楷模啊

    营地除了红旗招展,大门上写着欢度春节,是一点儿的节日气氛都没有。

    没有节日气氛,但是从家里的餐桌上丰盛的年夜饭可以看出这是过年什么时候这年夜饭都不能糊弄过去,妈妈们绞尽脑汁为了这团圆的一餐早早的就开始筹备起来了。

    aaaaaa

    相较于今年春节营地冷清,杏花坡却是热闹的很

    丁国良这个尖兵的回来,可把丁爸与丁妈还有丁姑姑给高兴坏了。

    去年过年丁国良为了大比武集训,年都没有回家。

    今年是载誉而归,自然受到了村民们的拥戴。

    尤其丁国良又与伟大领袖握手,哎呀整个村子都炸了窝了,推着丁国良讲讲上京大比武的事情。

    让他们开开眼

    杏花坡才不管外界风云如何流转,他们就想听。

    直到年三十大家才放过丁国良。

    团圆饭上,丁爸乐的合不拢嘴,“老婆子今儿高兴,可以多喝一杯酒吧咱家国良得了这么大的机缘做梦都不敢想象,见了那么多的大人物,不但露脸了,还给老丁家长脸了。真是做梦都能笑醒。”激动地滔滔不绝地说道。

    “我们也要来一杯,庆祝一下。”丁妈眼波流转,计上心来。

    丁爸才管那么多,有酒助兴,他高兴的很,大手一挥道,“老婆子,去把常胜他们寄来的茅台酒打开。”

    “舅妈,您别动,告诉我在哪儿我去拿。”应解放开心地说道。

    “就在炕头柜里。”丁妈打趣道,“你舅舅不看看,晚上都睡不着。”

    “那是女婿孝敬的。”丁爸振振有词地说道。

    他们说话当中,应解放从炕头柜里将茅台酒拿出来,打开,为在座的长辈们斟上。

    丁爸举起酒杯高兴地大声地说道,“来来,干杯。”兴奋的还没喝酒呢就满脸红彤彤的,虽然国栋与杏儿两家没能回来过年,有些遗憾但是大儿媳妇生了个孙女,杏儿又生了个小子,添丁进口都是件高兴的事。

    更不用说,杏花坡今年大幅度的有了进项,虽然土地依然贫瘠,出产勉强糊口,但海上养殖蓬勃发展,国家的水产品收购的价格不高,但架不住量多,兜有余粮心不慌。

    虽说有余粮,可没有票证他还是花不出去,但是孩子们上学的钱有了,娶媳妇底气足,嫁给女有了压箱底的钱,不怕在婆家受气。

    “大哥,大过年的说点什么”丁姑姑看着兴奋地丁爸道。

    “这说什么呢”丁爸高兴地一时词穷,好事情太多,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这老头子,平时那官话套话张嘴就来,还一套一套的,怎么今儿就说不出来了。”丁妈好笑地看着他道。

    “你懂什么那官话套话,我背的滚瓜烂熟的,那是张口就来。”丁爸轻哼一声道,“自家人就不用那么端着了。”

    “老头子,你就随便说两句,孩子们都饿了。不需要你长篇大论。”丁妈提醒他道。

    “爸、舅舅请简单明了。”丁国良和应解放齐声说道。

    他们可清楚的知道,这官话让官员们,别管大小,说起来可真是长篇大论,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你们这些臭小子。”丁爸嗔怪地看着他们俩道。

    “孩子们又没有说错,这又不是你向上级汇报工作,又不是做报告。”丁姑姑立马随声附和道。

    “好好好我简单明了。”丁爸琢磨了片刻道,“为社会主义好,祝我们的国家更加的繁荣昌盛。可以了吧简单明了。”大声地又道,“干杯”

    “干杯”大家齐声高贺道。

    大家轻抿一口,应解放辣的直撇嘴,“这酒真没那么好喝。”

    丁爸见状直乐道,“第一次喝酒都这样。”同时窃喜道,“不能喝的话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