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威逼利诱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以往阴森漆黑的禁闭室,此时亮如白昼,江五号与朱爱军坐在房间靠门的位置,身前摆放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放着证物收音机。

    桌子的一侧坐着王志军,手里的拿着记事本与钢笔,记笔录。

    三人的架子摆的足足的,而彭福生坐在离他们三米远的椅子上,头顶上一百瓦的炙烤着他。

    彭福生感觉头昏脑涨的,到现在都恍恍惚惚的。

    江五号双手交握放在办公桌上,面色和善地说道,“彭福生看见我身后的字了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吧”

    “彭福生,此次事情所造成的影响有多坏你知道吗你说你在大熔炉里深受组织教育这么多年,怎么会做出如此的事情来。”朱爱军痛心疾首地说道,“我和五号,我们希望你向组织坦诚的说明情况,说明事实。”

    “好的”彭福生紧张的紧攥着拳头手不停的摩挲着。

    江五号与朱爱军两人相视一眼,到底是年轻,一吓唬就打算什么都招了。

    “有这个态度就好”江五号脸色柔和地看着他道。

    “那就说说吧你为什么收听敌台。”朱爱军朝他点点下巴道,目光转向王志军,示意他别忘了记录。

    彭福生急切地说道,“组织一定要相信我没有收听敌台。”

    朱爱军火大道,“没有收听,那明明就说的是鸟语,不是敌台是什么”

    “那绝对不是敌台,那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英文广播。”彭福生急切地说道。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狡辩,糊弄鬼呢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吗”朱爱军气急败坏地说道。

    “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彭福生急忙说道,急切的想证明自己道,“你们只要将节目听完,最后一句话就是主持人用中文说的谢谢大家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英文节目。我绝不敢对组织撒任何的谎。”

    江五号与朱爱军两人四目相对,看这小子信誓旦旦的样子,难道不行谁知道他是不是为了开罪,知道他们听不懂鸟语,故意这样说的,实在太卑鄙狡猾了。

    江五号阴沉着脸道,“你可真是不老实,转移我们的视线,我问你,这收音机谁给你弄的。”

    “我自己组装的。”彭福生颇有些得意地说道,此时他心里想的是只要自己说明情况,就没事了,所以有什么说什么。

    朱爱军闻言立马心领神会的反驳道,“胡说,你怎么会弄那种精密的玩意儿。”厉声道,“说,是不是景海林组装的收音机。”

    “不是,不是,真的是我自己装,跟景bu zhang没有半点关系。”彭福生慌乱地摆着手道。

    “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你说话也靠谱一点儿,在景海林手下工作之前,你都没有摸过那精密的玩意儿,你怎么让我们相信你会组装收音机呢小彭怎么说也穿了几年军装了。”江五号苦口婆心地说道,“对于自己犯的错误,要向组织老老实实的说清楚。”语带威胁道,“这关系到你的前途,懂不懂”

    彭福生不解地看着他们道,“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半点儿隐瞒,组装收音机真的很简单的。我看看就会了。”撸起袖子道,“我现在就能给你们组装一个。”

    这是给我们装傻充愣呢

    江五号眼底划过一抹幽光道,“看看就会了,你倒是能干”和颜悦色地说道,“小彭啊现在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铁证如山,你就不要在狡辩了,作为年轻人,一时糊涂犯点错误,啊在所难免,只要坦白从宽,还是可以改造好的。”

    朱爱军再烧上一把火道,“爹妈养大你爸妈不容易,我知道你的家庭出身是城市贫民,这军队和地方的生活,相信你清楚的很。”顿了一下又道,“我记得你到线了,成为研究员,才保住这身军装,提干的吧也只是一个芝麻绿豆的少尉,排长吧”

    这就是赤果果的威逼利诱了,听老子的让你升官从此平步青云,不听老子的,让你卷铺盖卷滚蛋回家。

    彭福生眼神游移地看着他们,神色紧张不安。

    江五号见状看火候差不多了于是道,“你才摸了精密仪器几天,能组装出来收音机吗但是景海林却不一样了,他是高级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刚来了就修理电台,还改进雷达,对于这些精密仪器熟的不能再熟了,从这里看出来,他的问题要比你严重的多。所以你现在要讲实话,你要真是的向组织交代清楚。好不好”一副诱哄的口吻。

    “五号,朱bu zhang ,请组织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彭福生红着眼眶,哭哭啼啼地说道,“收音机真的是我自己的组装的。”

    朱爱军闻言气的太阳穴直突突,“你当我们是傻子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说实话。”啪的一下拍到桌子上道,“姓景的就没有指点过你,他有没有与你一起有偷听行为。”

    “三号经常去景海林的办公室,他有没有和你们一起偷听。”江五号拍着办公桌厉声说道。

    “没有,没有,那个节目只有晚上那个时间段才播出。那时候三号与景bu zhang都下班回家了。”彭福生摆着手慌张的说道,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眼底平静无波,冷静的很

    他们不但污蔑自己,还想拖景bu zhang,甚至三号下水,他们根本没有做过的事,自己怎么能说做过呢

    江五号看着冥顽不明的家伙,气的火冒三丈。

    aaaaaa

    洪雪荔听完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食指放在唇边仔细思索了片刻,冷静下来,脑子告诉运转,忽然眼前一亮道,“福生一定听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英文节目。”

    “嫂子,为何如此的肯定。”丁海杏诧异道。

    “因为那些精密仪器有不少是解放前缴获来的美帝货,上面标的都是英文字母。”洪雪荔眼神发亮地又分析道,“而且这个时间段只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英文节目播出。”

    “嫂子,怎么这么清楚。”丁海杏随后就道,“嫂子别误会,我的意思是”

    洪雪荔不以为意地摆摆手道,“我明白,因为我听过,后来就不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