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吓傻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彭福生耳边只听朱爱军如魔鬼一般的声音,“还敢说没有,这里面说的我们听不懂的鸟语,不是敌台是什么”

    “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收听,我是在学习。”彭福生大喊冤枉道。

    “学习,你糊弄鬼呢学习鸟语。”朱爱军嗤之以鼻道。

    “少废话,带走,关到禁闭室去”江五号挥手道。

    朱爱军把彭福生交给了王志军他们后道,“五号,这个收音机怎么办”

    “这还用说吗这是物证一同拿走。”江五号同时又吩咐道,“留一个人在这里守着。”

    “是”朱爱军让其中一个人留下。

    他则抱着物证,其他人则押着彭福生出了办公室。

    “五号,它它怎么不响了。”朱爱军听着滋滋啦啦的声音,看着手里的收音机慌张地说道,“这下子没证据了。”

    “你见过谁家的收音机一直响的,证据,你我听的清楚,他跑不了的。”江五号冷冷地看着彭福生道,“收音机是学习,宣传马列主义,与伟人思想,和宣传上级指示的重要工具。你居然用来收听敌台,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彭福生的好友刘小军正好看着他被江五号与朱爱军押着,立马朝景海林的住处跑去。

    aaaaaa

    战常胜看着慌里慌张的景海林,北风呼啸,天空飘着细小而密集的雪花,此时的他,趿拉着军靴,大衣随意的披在身上,军帽也没带。

    “别慌、别慌。有事情慢慢的说。”战常胜拍拍他的胳膊道,“你总得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景海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现在人落到了五号的手里,他是我的属下,凶多吉少。”

    “收听敌台用自制的收音机”战常胜听的感觉挺神奇的,“真的能收听到。”

    “老战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关心听不听的到。”景海林大冬天里额头上泛起密密麻麻的冷汗,“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收听也只是他听而已,怎么姓江的还敢把屎盆子扣到咱俩头上不成。”战常胜大大咧咧地说道。

    “我说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不知道什么叫攀扯,为了自保,什么话都敢向外说,不知道什么叫莫须有。”景海林急得直跺脚道。

    “我知道啊可是捉贼捉赃,无凭无据的量他也不敢找老子的茬。”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挠着下巴看着他道,“除非老景你知道他听了不该听的东西。”

    景海林闻言脸色发白,低垂着头,躲避着他犀利的视线,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这个人真的不能留了。”战常胜阴沉着脸冷酷地说道。

    “老战”景海林闻言抬头看着他不可思议地说道,怎么能说出这么冷酷无情的话。

    战常胜异常冷静地说道,“现在的关键是把你给摘出来。”

    潜台词老景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情关心他。

    “那孩子绝对没有听过,他在我面前发过誓的,不再听的。”景海林激动地抓着战常胜胳膊道。

    “你果然知道。”战常胜看着他严厉地警告道,“现在这个事情不要再对任何人提及,死死的给老子烂在肚子里。明白吗”

    “老战你得救救那孩子。”景海林使劲儿抓着他的胳膊道,“那孩子也只是无意中播到的波段,就是蘑菇弹爆炸的消息,是外媒先爆出来的。我严厉警告过他的,他答应我不再听的。”

    “那现在怎么回事,被江五号给逮了个正着。”

    战常胜冷冰冰的话,让景海林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那现在怎么办”景海林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慌张地看着战常胜。

    “你们一定要站在门口说话吗不怕冻着啊”丁海杏看着傻站在门口的两人道。

    “你怎么出来了。”战常胜赶紧将丁海杏给推进了屋内,顺便拉着景海林进来,关上了房门。

    “景老师,发生了什么事看你的脸色煞白煞白的。”丁海杏担心地看着摇摇欲坠地景海林道。

    “你进去吧还没满一百天,别着凉了。”战常胜不推着她道,这事还是别让她知道,跟着担惊受怕了。

    “不就是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吗”丁海杏不以为然地说道,“景老师你就死不承认不就得了。”

    “你都听见了。”战常胜看着她说道。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抬眼看向他们两个道,“我现在问你们俩,你们真觉得收听了不该听的东西,是不是罪该万死,什么这个罪,那个罪的。”她得先知道他们俩的态度。

    敌台是冷战时期特有的产物,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了半个多世纪。美洲鹰国际广播电台、约翰牛广播公司bb的对华广播均始于四十年代,当时是他们设在亚洲的对抗法西斯轴心的“宣传武器”,二战后一度缩小规模。

    进入5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就陆续在社会主义各国周边地区设置几十座广播电台、发射台和转播台,推行其冷战战略,广播的规模和实力仅次于对老毛子。为了抓住听众心理,这些西方电台除意识形态宣传外,也举办了吸引听众的文艺节目。于是,在思想禁锢、文艺刻板的岁月,冒着风险偷听行为,成为一部分国人了解外部世界,满足求知欲望,甚至是娱乐渴望的特殊途径。

    曾几何时,在这个时候干这种事就是犯罪。在这个年代,每到夜深人静,一些人就拧开短波收音机,或于枕边、或于案头,让耳畔响起那来自大洋彼岸的蹩脚普通话以及吱啦吱啦的噪音。当然,为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麻烦,此时另一只耳朵还要保持着警惕。

    这些大陆以外的华语或者英语等广播电台,主要特指当时的“敌对”国家和地区的广播电台,如“美国之音”、“bb”、来自弯弯自由之声等。当时收听这些电台只能通过短波收听,并在夜里进行。如果缺乏耳机这样的设备,人们往往需要把音量调到最小,所以这种偷听行为一旦被发现,轻则收缴收音机,被停职、审查、严肃的批判、检讨,戴帽子,重则进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