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被抓

作品:《六零俏军媳

    寒风凛凛,冷风如刀,营地内一片寂静,天空黑漆漆的,雪粒子越下越密集。

    很快地上就铺满一层银霜,路灯如豆,只能照着方寸天地。黑暗的道路上,走过一个人影,脚步匆匆,一步三滑的,看着如幽灵一般再飘。

    “咚咚”急促地敲门声响起。

    “这么晚谁来了。”齐秀云听到敲门声边走向大门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朱爱军跺着脚,缩着脖子,“真特娘的冷啊这鬼天气。不过想想刚才获得的情报。”激动的搓搓手,总算抓住他们的小辫子了。

    前些日子姓战的占了上风,五号又忙着训练,自然就和五号的关系疏远了起来。

    谁知道风水轮流转,他现在是想尽办法积极的像五号靠拢,所以瞪大了眼睛如探照灯一般盯着姓战的那伙人。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逮着机会了。

    朱爱军听见门吱呀一声开了,看向来人道,“嫂子。”

    “朱bu zhang 。”齐秀云看着他肩上的雪粒子道,“哦下雪了。”

    “是啊”朱爱军看着她又笑道,“五号在家吗”

    “在,快进来,外面冷。”齐秀云侧身让开。

    朱爱军刚想抬脚进去,想起来事情紧急,看着人家擦的锃亮的木制地板,自己从雪里走来,赶紧说道,“嫂子我就不进去了,麻烦你叫一下五号出来,我有急事。”

    “那好吧”齐秀云见状点点头道,“请稍等。”转身穿过客厅,进了卧室,看着正脱衣服的江五号道,“快,别脱了,穿上,后勤的老朱找你。”

    “这大晚上的来找我什么事。”江五号穿上衣服问道。

    “只说有急事”齐秀云将大衣递给他道。

    江五号穿上大衣,边系扣子边朝大门走去,“老朱什么事,这么着急。”

    朱爱军见他走过来,激动地说道,“五号,有重大发现,彭福生在收听敌台时,被我们发现了。”言语中毫不掩饰自己兴奋之情,“这一次可是铁证如山。”

    江五号闻言漆黑的双眸中迸发出狂喜,冷静下来问道,“真的”

    “真的,我们的人正守着呢”朱爱军一脸窃喜地说道。

    江五号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脑子飞快的计算着此次事件运作的好的话,将会给姓战的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走”江五号大手一挥道,连军帽都忘记带了,踏入了白茫茫的夜色中。

    齐秀云追到门口提高声音喊道,“你这么晚了上哪儿去啊”

    “别等我了,你和孩子们先睡吧”江五号挥着手消失在她的眼前。

    “真是的,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忙活什么呢”齐秀云边说边关上了房门。

    江五号与朱爱军两人疾步匆匆的朝景海林的仓库办公室走去。

    aaaaaa

    冬日里黑的早,吃过晚餐,战士们就以班为单位在宿舍里,坐在小马扎上,由班长带领学习会议或者文件精神。

    原来这个时间段,是自由活动时间,现在因为要突出政治,充分的利用时间来抓思想教育。

    学习完后,彭福生直接去了办公室,虽然他现在是少尉了,有自己的单人宿舍。

    可是他现在干的事情还是避讳着点儿好,离熄灯时间还早,班会结束后,就直接来办公室了。

    激动地搓着手打开了自己装配的无线电收音机。

    样子虽然丑了点,可收听效果非常的清晰。

    从书桌中拿出纸笔,认真的记录起来。

    江五号与朱爱军赶到了办公室外,拿着手电朝守在门口的人打了打信号。

    很快就见有人走了过来,朝他们两位行礼道,“五号,朱bu zhang。”

    “行了,行了,快说里面的情况。”朱爱军不耐烦地说道。

    “还在里面听着呢都是听不懂的鸟语。”来人立即汇报道,“通常他会收听二十分钟左右,现在才十分钟。”

    “好,干的好。”江五号喜形于色地说道,看着眼前的壮小伙道,“挺机灵的,叫什么名字。”

    “报告,我叫王志军”他小声地说道。

    “好,等抓到了叛徒,给你记头功。”江五号高兴地许诺道。

    “是”王志军高兴地说道。

    “五号,现在我们怎么办”朱爱军压低声音问道。

    “直接冲进去,来他个人赃并获。”江五号眼底闪着嗜血的笑意道,“走”

    蹑手蹑脚地朝办公室走去。

    江五号感觉地上明晃晃的,歪着头怒视着朱爱军道,“把手电关了。”

    “我这不是怕天黑,看不见路。”朱爱军非常狗腿地说道,仓库这边一到晚上就黑漆漆的。

    “还不至于,你赶紧关了灯,小心暴露了,打草惊蛇了。”江五号厉声轻斥道。

    “是是”朱爱军忙不迭地关掉了手电筒。

    王志军小声地说道,“彭福生背对着门,所以看不见咱们。”

    朱爱军感激地看向王志军,这机灵的小子,老子没白照顾他。

    “小心为上。”江五号稳重地说道。

    朱爱军闻言悄悄把已经放在开关上大拇指转了方向。

    三人靠近了仓库改装的办公室,门前还守着两个人。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朱爱军可是下了血本了。

    江五号透过门缝射出来的灯光,朝他们四个比划了下手势。

    五个人齐力撞开了大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背对着他们的彭福生。

    “不许动,举起手来,动就打死你。”江五号厉声道。

    此时的彭福生披着棉被,办公室由于是仓库改造的,没有暖气,冷如冰窖。

    彭福生裹的跟头熊似的,此时突遭变故都给吓傻了。

    机械的举起双手,被子滑落在椅子上。

    朱爱军一个箭步上前,抓着他离开收音机,就怕他一时情急,毁灭的证据。

    “老实点儿。”朱爱军将他双手反剪押在他办公桌上道。

    “五号,你听,这玩儿意还讲着鸟语呢”朱爱军激动地说道,“这下子罪证确凿,收听敌台,这是收听敌台罪,现行fg罪,思想fd罪”罗织了一系列的罪名,“任何一条罪名,都能给他吃颗花生米吃吃。”

    冷静下来的彭福生激烈的反抗道,“没有,没有,五号,我没有收听敌台。”

    朱爱军给了他一拐,打在他的后心上,彭福生痛苦的趴在办公桌上,好半天没有喘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