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还幸亏孩子妈提醒了我,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不能次次都躲吧也没有那么多借口。”景海林无奈地说道,接着又劝道,“别总是那么犟,咱也多看看社论,多学习学习,得跟上形势。亏你还是带兵打仗的,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开会怎么知道他们的意图呢”

    战常胜手放在脸颊旁刻意压低声调道,“你这是要我打入敌人内部。”

    “怎么不乐意。”景海林挑眉看着他道。

    “乐意,不乐意也不行啊大势所趋。”战常胜无奈地说道。

    “就算你心里边对他们有意见,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们。咱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跟他们对着干”景海林又说道,“如今是非常时期,大意不得,小心为上。”

    “我知道,曲线救国嘛”战常胜勾唇浅笑道,乐观的又道,“机器不擦要生锈,人不学习要落后嘛我会非常认真的学习的,希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就不信他们是铁板一块。”

    景海林欣慰地点点头道,“这才对嘛”随即又道,“不过呢咱也不能让人压着打,怎么着你也是苦大仇深,根红苗正对吧”他的出身可以让他底气十足。

    战常胜看着他道,“别担心,咱也经历的多,我知道该怎么做。”拍了拍公文包道,“这里面的是我连夜写好的发言稿。”看着他道,“相比起我,你更加小心才对。”

    “明白。”景海林点头道,“这局势越来越让人看的迷糊了。”

    “好在这里是军营,都非常的克制,这要是在地方上,还指不定怎么着了。”战常胜拍着他的肩头道,“幸好咱到这儿了。”

    “是啊”景海林点了点头。

    两人满怀心事的上班去了。

    aaaaaa

    转眼间丁海杏就出了月子,出了月子那天,她去澡堂子好生的洗了洗澡。

    由于风声趋紧,所以小北溟也没有办满月宴,只是在家里做的丰盛一些,一家人,应该是两家人和对门一起吃顿好的。

    出了月子,丁妈就打算离开了,能把小沧溟养的白白胖胖的,乖巧可爱,对孩子们养育方式她可是非常放心。

    丁妈来的时候大包小包的,走的时候也大包小包的。

    送走了丁妈日子又恢复了从前,小沧溟又回到了丁海杏身边。

    小沧溟躺在炕上,高兴的看看左边一会儿躺着爸爸、右边的是妈妈。

    弟弟独自的睡在婴儿床上,虽然感觉得不对,但他就是高兴。

    “小傻瓜,这么开心啊”丁海杏侧身看着笑得都眯起眼睛的小沧溟道。

    小沧溟投入丁海杏的怀抱里,“妈妈香香的。”

    丁海杏挠挠他的咯吱窝,“咯咯”小沧溟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儿子也香香的。”丁海杏亲亲他雪白可爱的小脸颊。

    战常胜推门进来时,就看见他们母子俩玩儿的开心着呢

    “爸爸。”小沧溟看着进来的战常胜开心地叫道。

    战常胜坐在炕沿上,揉揉小沧溟的脑袋道,“这么开心啊”

    “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小沧溟高兴地说道。

    “小家伙已经二岁多了,该分床了。”战常胜看着丁海杏道。

    “我要跟你们睡。”小沧溟扒在丁海杏身上不下来。

    “冬天天冷,孩子蹬被子了,也不知道。”丁海杏看着他说道,“等明年夏天再说。”

    战常胜点点头,“那好吧”一抬头看向婴儿床,小北溟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着他们,不哭也不闹,“你看看二小还咧嘴笑呢”

    “呵呵”丁海杏笑着说道,“我们二小就是乖。”

    “我也乖,我也乖。”小沧溟不甘落后地说道。

    “是是,都乖。”战常胜将儿子搂进怀里道,目光转向丁海杏道,“二小没事吧看着咱们闹作一团,怎么没有一点儿反应。”

    “你要他反应什么小月娃能懂什么”丁海杏轻笑道。

    “你不是说孩子再小,他也有人之常情吗这不吃醋吗”战常胜小声地说道。

    “我家二小大度。”丁海杏随口说道,随后又道,“会笑不就得了,看他笑的多开心,这口水都流出来了。”

    “呵呵”

    丁海杏看着他怀里的小沧溟道,“你笑什么听得懂我们说什么吗”

    小沧溟嘿嘿一笑道,“晚饭没有醋啊”

    夫妻俩闻言呵呵大笑,真是太可爱了。

    “爸、妈你们笑什么呢”小沧溟抓着自己的脑袋,看着他们不明所以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笑你可爱。”战常胜看着他笑道。

    “行了,天不早了,赶紧睡觉。”丁海杏拍拍他的荞麦皮小枕头道。

    “哦”小沧溟笑着说道,“爸爸给我拖衣服。”

    “好”战常胜给孩子拖了衣服,然后钻进了丁海杏叠好的被窝里。

    “我去看看二小画地图了没。”战常胜起身给儿子换了尿布,“我去书房了。”

    “嗯”丁海杏点点头,“把灯给拉了。”

    战常胜熄了灯,走了出去,看见红缨从外面进来,“从你景爸爸那儿回来的。”

    “哦跟博达一起制造军舰呢”红缨笑嘻嘻地说道。

    “早点儿睡。”战常胜嘱咐她道。

    红缨看着主卧黑着灯,“爸,我妈和二小睡了。”本来还想进去看看,这下子只好作罢。

    “嗯”战常胜点头道。

    “爸,您也早些休息,别在书房干的太晚了。”红缨看着他道,“我给你泡杯茶吧”

    “不用,不用。”战常胜摆摆手道,推开门进了书房。

    红缨则洗漱了一下,回房间睡觉。

    书房内战常胜打开台灯,伏案奋笔疾书。

    夜色渐深,漆黑如墨的天空下起了雪粒子,扑簌扑簌的打在窗户上,窗外北风呼啸,吹的树枝风中瑟瑟摇摆。

    “咚咚”门被人急切的敲响了。

    “这马上吹熄灯号了,谁来了。”战常胜疾步走出去开门。

    景海林一看见他出来,抓着他的手道,“老战,彭福生被当做狗特务给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