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2章 夹紧尾巴

作品:《六零俏军媳

    “放心做的足够多。”丁妈将鲫鱼汤面垫着毛巾递给了丁海杏道,“估计吃不完的话,你和红缨也喝点,不然就浪费了。”

    “是妈”战常胜笑着说道,“我走了。”目光看向丁海杏。

    丁海杏不厚道地朝他咧嘴一笑道,“孩子他爸,好好干。”

    战常胜眸光幽深地看着她,使眼色道给老子等着。

    丁海杏俏皮地朝他娇媚一笑,尽情的撩拨他。反正坐月子期间,他不能把自己怎样所以她就有恃无恐。

    aaaaaa

    方巧茹在孩子们都睡了后,回到卧室,忧心地看着高进山道,“建国他爸,看着现在的军报,要加强政治,突出政治,咱们这里不会也像我们单位似的。”

    “不会,组织又没有找我谈话,也没找你。”高进山闻言放下手里的书,宽慰她道,“你别胡思乱想。”

    “我看你这些日子会议多了起来。”方巧茹不由得担心起来道,不是她胡思乱想,实在气氛如紧绷的弦似的,令人害怕。

    “学习上级文件精神,正常的会议而已,别担心我不是没事吗”高进山语态轻松地说道。

    “可我听说五号今天会议上批评了你。”方巧茹浑身打着冷颤道。

    高进山上前拥住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这么快就知道了,这家属区真是个漏勺,屁大点儿事,立马传的人尽皆知。”

    “怎么你还想瞒着我不成。”方巧茹捶着他的后背道。

    “没想瞒着你,只不过会上发言说错了话,后来没有,发言让他挑不出错来。”高进山轻笑道,“再说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说错话咱就写检查呗老子检查,那就是最挑剔的人挑不出错来。老实说,写检查可比在会上发言容易多了。”

    “说什么傻话。”方巧茹破涕为笑道。

    “可不是吗那狗屁发言,我真说不出昧良心的话,有道是捉贼捉赃,没有真凭实据,我凭什么批判人家。还是写检查简单。”高进山轻扯唇角,露出一抹笑容道。

    “那你也不能总是写检查吧五号能放过你。”方巧茹推开他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哦这就要说中华文字博大精深,让他无话可说就好了。总之我的态度绝对的端正,我也想明白了不跟他硬杠,人家拿着上级政策来压,咱也抗不过。”高进山轻笑道,只不过这笑容多了一丝苦涩,忽然又道,“老子根正苗红,他也不敢咋地我,也就穿个小鞋,刁难、刁难而已,谁让现如今东风占了上风。”

    “真是辛苦你了。”方巧茹看着他心疼地说道。

    “比起那些被下放的人来说,这些磋磨不算什么能保住身上这身军装,比什么都强。”高进山混不在意地说道,“放心,这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aaaaaa

    同一时间,景海林和洪雪荔也在谈开会时所发生的事情。

    洪雪荔听完景海林叙述完,他们俩当着江五号的面,把人大摇大摆的拉走。

    微微摇头道,“沉不住气。”

    景海林看着她道,“怎么这么说我们。”

    “你知道这股风什么时候停歇,这些年,风就不断的吹,刚停吧它就又来了。今儿这才刚开始,就这么做,一次、两次可以,还能让你们事事都得逞啊”洪雪荔没好气地看着还得意洋洋的他道,“你精明,人家也不傻。”

    “呃”景海林闻言脸上的笑容退却,“我这不是怕老战脾气倔,当场和五号争执起来,可怎么办所以才想着让他离开的。照你这么说,倒不是好事了。”

    “你自己想,五号小肚鸡肠的,你们这么落他的面子,他能不伺机报复吗”洪雪荔忍不住担心道,“自从战教官来了,五号就没从他手里讨到便宜,这一次大义站在他的那边,人家拿着鸡毛当令箭。他还不等着抓你们的辫子,打你们的棍子啊”

    “让你这么一说,今儿是我鲁莽了。”景海林被吓得冷汗渗渗道。

    “知道了吧”洪雪荔看着他说道,“这事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这样我明儿跟老战好好说道说道,形势比人强,咱不能跟人家硬顶。”景海林一脸严肃地说道。

    “希望他听的进去劝。”洪雪荔希冀地说道。

    “老战那人粗中有细,而且会审时度势,会听劝的。”景海林非常有信心道。

    “呼”洪雪荔长出一口气,“咱们的尾巴又得紧紧的夹着了,那五号对待自己的同志还这样,就别说我们了。”

    景海林点点头,又摇头道,“不对,我也是同志啊”

    “你这同志,人家可是抱有成见的,再说了同志也分着三六九等的。”洪雪荔没好气地说道。

    “明儿一早也要告诉博达,这尾巴夹紧夹紧再夹紧。”景海林满脸严肃地说道。

    “当然得夹紧了,五号睚眦必报的个性不知道怎么算计咱呢”洪雪荔担心道。

    “要算计早算计咱了,我只是个小小的研究部的bu zhang,跟他没有利益冲突。算计我们做什么”景海林轻笑道,“别瞎琢磨了。”

    “不能这么想,我们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想什么”洪雪荔凝视着他道,“谁都知道咱跟老战家走的近,打击你更容易,咱们的出身问题就是最大把柄。”

    景海林横眉倒竖拍着炕立即说道,“他敢拿出身问题说事,我就敢提他苏修,他还是从老毛子那里留学回来的。大不了同归于尽。”

    “你这么一说,这也许就说他不动我们的原因。”洪雪荔闻言眼前一亮道,随即又道,“那我们也得夹紧尾巴了。”

    “谨言慎行,不论什么时候都对。”景海林感慨道。

    aaaaaa

    第二天早餐桌上夫妻俩对景博达耳提面命,让孩子夹紧尾巴。

    上班的路上,景海林看着他劝说道,“这开会啊学习大讨论什么的,我看你还是参加吧”

    战常胜停下脚步,诧异地看着他道,“怎么睡了一晚上,这态度就一百八十度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