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深得我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哦”齐秀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道。

    “你哦的一声,什么意思”江五号不明所以地看着她道。

    “没什么意思。”齐秀云想了想又道,“我想说的是你还像个军人。”

    “什么叫像个军人,老子就是军人。”江五号拍拍自己身上的蓝军装道,“再说了我跟着上级政策走,不会错的。”

    齐秀云撇撇嘴道,“穿上军装就是军人吗那倒未必,得有军人的魂才行。”

    “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这就是军魂。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江五号双眸炯炯有神铿锵有力地说道。

    齐秀云闻言一怔,随即轻笑出声,“我竟无力反驳。”

    “那就证明我说的是对的。”江五号微微扬起下巴,得意地说道,凝视着她道,“听你的口气好像不太赞成。”

    齐秀云点点头道,“是有些出入。”

    “那说说你理解的意思”江五号掏掏耳朵,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军魂,是肩负着保家卫国的重任和使命;军魂,是心系人民群众的安危与和平;军魂,是随时准备牺牲自己,为国捐躯的英雄气概;军魂,是永远冲锋在前,用血肉之躯筑成的不朽长城;军魂,更是脱下军装,依然战斗在祖国四面八方的岗位精英。”齐秀云正色地说道,秀美的脸此时一脸正气。

    江五号算是听明白了,好笑地看着她道,“你这是变着法的劝我呢”

    “那你也要听劝。”齐秀云挑眉看着他道。

    “听党的话,跟党走,我不认为我错,突出政治,批判资产阶级单纯的军事路线很有必要。”江五号固执己见地说道。

    齐秀云看着打鸡血的他一脸的无奈,“人家三号也是很抓思想教育的,他不是说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不然你以为那小子能安稳了,早就让他天天写检查了。”江五号黑着脸说道,“这小子真是命好,还得到了上级的表扬。”当他知道原因后,真是吐血三升。

    现在高音喇叭操课时间照样播放,只不过内容从马列著作,到了伟人的军事思想理论著作。

    那家伙真是会讨巧,你还不能说他错,真是个狡猾的家伙,也是他的劲敌。

    但是上级的文件精神,就被压缩到了很小的时间段儿内。

    三号,给老子等着,咬牙切齿地在心里说道,让人恨的牙根痒痒的。

    江五号好不甘心,次次开会都给他状况百出,实在是欺人太甚,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眼底闪着寒芒。

    aaaaaa

    丁海杏看着吃罢晚饭,还在炕上逗小北溟的战常胜。

    “二小,长的像你。”战常胜捏捏他肉嘟嘟的脸庞道,“看这皮肤白的,一个小子长这么白做什么”

    “才半个多月,能看出什么来”丁海杏摇头失笑道,“再说了晒晒就黑了。”

    “看沧溟小时候的画像就知道了。”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笑了笑,好奇地问道,“奇怪了,你工作不忙吗怎么不去书房了。”斜靠在被子上半躺着。

    “怎么,你困了。”战常胜抬眼看着她关切地问道。

    “那倒没有,只是好奇你而已。”丁海杏很随意地说道。

    “要写今天学习会议精神的发言稿,明儿还得交给五号。”战常胜烦躁的挠挠头道,“真不想写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演讲稿简直是浪费时间。”

    “外部环境如此,你只能适应,可别硬抗着,那是自讨苦吃。”丁海杏忧心地看着他道。

    “我知道。”战常胜点点头道,“我告诉老高,认识是深刻的、学习是努力的,教育意义是重大的,思想受到前所未有的洗礼。”

    “这不是挺明白的吗”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明白是明白,但是不想写。”战常胜非常幼稚地说道。

    丁海杏看着以往稳重的他,突然变的这么消极怠工,“你好可爱。”

    “可爱”战常胜闻言满脸黑线,低头看着睁着忽灵灵大眼的小北溟说道,“他才是可爱。”

    “这次运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你一直这样可不行。”丁海杏挠挠下巴又道,“我觉得这会你还得参加。”

    “竟说些屁话,听的我火大,当场我就想拍桌子骂娘。”战常胜气的爆出口道,“去特么的。”

    “你看你,你这急脾气,我让你去开会,又没有让你认真学习。”丁海杏捶着他的肩头道,“你不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啊他念报,你睡觉,开会撒尿常溜号,吃饭要吃饱,喝酒要喝少,发言看火候,能跑赶紧跑。”

    “呵呵”战常胜闻言一愣,随即笑道,“这个好,深得我心啊”

    丁海杏想了想事先给他打预防针道,“再说了,训练并没有减少,嫂子的课程也没有关闭,人家给足了你面子,你也要积极学习。”

    战常胜现在无比庆幸自己下手早,让上级表扬了他们的在政治思想教育方面行动。

    战常胜打起精神道,“我现在就去写。”

    “孩子爸,辛苦你了。”丁海杏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道。

    “这太敷衍了吧”战常胜不满地说道,朝她使使眼色,怎么着也得啵一个。

    “你不嫌我臭啊”丁海杏轻笑出声,红唇轻启道,黑而大的瞳孔发出莹莹亮光,“坐月子的味道可不怎么好。”

    “能比我在战场上臭。”战常胜微微一笑道,“我不嫌弃的。”低沉浑厚的声线和徐徐吹拂在她的脸颊上,那热烫的气息让丁海杏双颊绯红。

    战常胜看着刚刚生产完圆润的她,肌肤白里透红,漆黑的眼瞳波光潋滟。以实际行动表示,山不就我,我就山,慢慢地靠近她。

    丁海杏眼帘低垂,眼睫如蝶翼般轻轻颤动,白皙的双颊晕染上两团诱人的红晕,精致柔和的五官在晕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娇艳无比,诱人采撷。

    “杏儿,鲫鱼汤面做好了。”丁妈的声音极富有穿透力的传来。

    战常胜闻言赶紧撤离,一本正经的坐好道,“那个我去书房。”急忙起身道,“妈,让杏儿多吃点儿。”

    丁海杏捋了捋耳边的碎发,借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