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惨烈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一直都保持着超好的心情,直到上炕了,这脸才耷拉下来,虽不至于长吁短叹,却依然心事重重。

    丁海杏凝眸看着他道,“还在担心啊”

    战常胜闻言微微一愣,盘腿坐在炕上,单手托腮,平静地看着她道,“你听见了。”

    “那么大的声音想不听见都难”丁海杏神色担心地看着他道,“不是已经想到招儿了。”

    “就是憋屈的慌”战常胜手放下来,放在膝上,绞着手指不安地说道,“不知道会持续多久。”

    那要持续很久了,丁海杏微微眯起眸子道,“你还压不住那些作祟的小人。”握住他的双手道,“我男人的脑袋可是非常聪明的哟”

    战常胜闻言一怔,随即笑道,“我是很有信心,小人作祟我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轻蹙着眉头道,“可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海军咱不说,差人家太多,拿我们的强项陆军来比,虽然不想承认,可帝国主义的武器装备,更新换代速度快或者改良,大踏步的向前迈进。而我们的本来国家就底子薄,你知道因为那颗蘑菇弹,花了多少钱吗28亿,是28亿。在武器装备上落后得很。听老景说人家会囤积重型装备,甚至超编制装备武器,以保证有些装备出问题的时候,还可以满编。”微微摇头道,“我们别说超编了,连满编都做不到。”痛心地说道,“我们只有靠的就是官兵们的军事技能,团结一心。现在倒好,要突出政治。军事技能这种不训练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可怎么办”

    “也别唯武器论好不好”丁海杏紧抓着他的双手给他力量道,“我们也不差啊陆军的作战能力极其完整,走打吃住藏样样全能。”琉璃似的大眼睛轻转,俏皮地说道,“大不了干老本行,打游击啊”

    战常胜一脸错愕的看着她,哭笑不得道,“真是个小傻瓜,我们这是九百六万平方公里的国家,打游击可守不住。”

    “不行吗”丁海杏心虚地看着他道。

    “当然不行了,”战常胜讪讪一笑,微微摇头道。

    “不要长别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咱们的兵员训练我看着很努力,干部培养,舆论宣传都是最棒的。全民皆兵,让敌人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丁海杏竖起大拇指道。

    “那样的话,还要我们这些穿军装的干什么保家卫国不就成了空谈了。”战常胜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我们还有不怕牺牲的精神啊”丁海杏红唇轻启,故意说道,

    “扯淡有不许再说这种话。”战常胜黑着脸爆粗口道,双手不自觉地捏着她的肩膀。

    “痛痛”丁海杏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要被他给捏碎了。

    战常胜赶紧松开手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着解开她的棉袄,“让我看看。”扯开里面的秋衣领口,果然看见自己的杰作。

    白皙的皮肤此刻红红的指印,丁海杏若无其事的说道,“我没那么脆弱。”

    “你现在正做月子呢”战常胜懊恼地说道,“我真是使那么大的劲儿干什么明儿一准黑青了。”

    “肯定青不了,你没使那么大的劲儿。”丁海杏宽慰他道,她用真气护体来着。

    他那种无意识的劲道,尤其又带着怒气,丁海杏都能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让他给捏碎了。

    “我说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这不怕牺牲的精神,现在不是还特别的提倡的吗”丁海杏嘟着嘴不满地说道。

    “那是杏儿没见识过战场的残酷,子弹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声响,击中身体时带出一长串血线,炮弹横飞将士兵撕碎并抛起。那并不是美好的记忆,鲜血四溅,肢体横飞,染红了雪原,看着你的战友一个个用血肉之躯,趟出一条血路来,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战友,下一刻看着战友们在敌人的炮火中倒下,心里真不说滋味儿。”声音嘶哑哽咽了起来。

    “我再也不说这种话了。”丁海杏直起身子,将他搂进怀里道,“精神可以发扬,但不能做无谓的壮烈和牺牲。”

    战常胜还没告诉她最惨烈的战斗,入朝之初,我们二十万人,包围美帝的陆战一师两万五千人。

    结果呢煮熟的鸭子飞了,被包饺子的美帝陆战一师,不但突出包围,奇迹的是带走了所有完好的重装备,还带走了跟随的8万名平民,没抛下一个伤员,连能找到的己方官兵的尸体都一个不拉。

    美帝陆战一师在整个战役中的表现的训练有素,让人侧目,说实话人家也没那么差。

    阵亡人,伤506人,伤重死20人,失踪7人,另空运重伤员1000人至日本,20万人给对方造成的人员伤亡仅1616人,平均每天击毙6人,打伤不到100人。

    而反观我方呢官方没有给出具体的数字,但亲临战场的他,清楚的知道,一个军只剩下两千人,有的师在追击“逃敌“时居然凑不齐200人。几乎是全军覆没,多少人被冻成了冰雕。

    真不愿意在回想起来,现在还感觉冷入骨髓。

    丁海杏看着他浑身难掩哀伤,打气鼓励道,“经过这么年的努力,我们取得长足的进步,长距离行军不只是靠腿,炸碉堡打坦克不是只能靠炸药包爆破筒和爆破小组了。”

    “我们进步,人家也发展的更快。”战常胜唏嘘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赶紧睡觉,坐月子呢不能累着了。”轻轻推开了她。

    “你也别胡思乱想了。”丁海杏轻拍着他的肩头道,“邪不胜正,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而且你根正苗红怕他个球时间会证明你是对的。”

    “我本来就是对的。”战常胜臭屁地说道,催促道,“快睡觉。”

    “二小。”丁海杏看向婴儿床道。

    小沧溟现在跟丁妈睡,那么婴儿床现在就成了小北溟的。

    “有我呢”战常胜起身,去看看二小画地图了没。

    解开包被,果然画了一个大大的世界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