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怕什么来什么

作品:《六零俏军媳

    “工作上的事情你我不懂,怎么开解。”丁海杏噘着嘴无奈地说道。

    其实她很清楚的知道战常胜为什么生气,轰轰烈烈的大比武只让大家高兴了百日,就从辉煌走向了尽头了。

    小沧溟听见战常胜的声音,将手里的卡片放在炕上,颠颠儿的跑出卧室,扑到战常胜身上道,“爸爸”

    “儿子。”战常胜扯出一个笑容抱起了小沧溟道,“妈妈、姥姥呢”

    “在屋里呢”小沧溟指着卧室说道。

    “妈,杏儿,我回来了。”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丁妈慌乱中忙不迭地说道,“哦回来了,好啊好”

    “爸爸我们进去看弟弟。”小沧溟指着卧室道。

    战常胜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笑容耐着性子问道,“儿子,今天在家乖不乖啊”

    “乖”小沧溟重重地点头道,每次回来都问这个问题,好烦啊妈妈说有问必答,他只好不厌其烦地说乖啦

    卧室内,丁海杏看着他们父子俩的互动,看向丁妈道,“妈,看没事吧”

    战常胜抱着小沧溟进来道,“怎么样我们小北溟今天乖不乖啊”

    丁妈腾开位置道,“来,快来坐,抱着他怪累的。”

    战常胜抱着小沧溟坐到炕沿上,小家伙坐在自己的腿上。

    丁妈看着他笑道,“我们北溟乖着呢不哭不闹,能是能睡”

    “不乖。”小沧溟嘟着嘴说道,“弟弟今儿尿床了。”

    “呵呵”战常胜摇头轻笑道。

    “弟弟臭”小沧溟捏着鼻子说道。

    “臭小子,你就不臭啦”丁海杏轻笑道。

    “我不臭,香香的。”小沧溟微微扬起下巴道,伸着胳膊道,“妈,闻闻”

    丁海杏将空碗放到了炕头柜上,“这小子。”作势上前嗅嗅鼻子,故意挥着手道,“哎呀好臭,好臭”

    小沧溟闻言顿时扁起了嘴巴,委屈的要哭的样子。

    “来让爸爸闻闻。”战常胜凑到小沧溟身上,郑重其事地说道,“不臭,不臭,我们沧溟一点儿都不臭。香香的。”捏捏他小巧的鼻子道,“小傻瓜,你妈妈逗你呢”

    小沧溟闻言破涕为笑,搂着战常胜道,“爸爸好”气呼呼地看着丁海杏,小脸上写着妈妈坏

    “你这丫头,有你这么当妈的吗天天这么逗孩子。”丁妈戳着丁海杏地额头道。

    “妈,很疼的。”丁海杏揉揉自己的额头道。

    “我给妈妈呼呼,呼呼就不疼了。”小沧溟探着身子,鼓着腮帮子,使劲儿的吹,脸憋的通红的。

    丁海杏得意地看着丁妈道,“看看,还是我儿子。”

    “你哟”丁妈看着费劲的宝贝外孙道,“快别呼呼了,你妈妈不疼了。”心疼道,“看把孩子给累的。”

    “不疼了吗”小沧溟看着丁海杏道。

    “是啊小沧溟呼呼过了,果然不疼了。”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儿子道。

    小沧溟脸上露出笑容,一副我很能干。

    aaaaaa

    “老战、老战”景海林站在门口喊道。

    战常胜把小沧溟放在炕沿上道,“跟妈妈玩儿,我去开门。”

    “去吧我看着呢”丁妈扶着孩子,坐在了小沧溟的旁边。

    战常胜黑着脸打开房门道,“老景,进来吧”

    景海林走进来,看着他的脸阴沉如锅底,再看看桌上的报纸,就知道为啥生气了。

    只好劝道,“你也看开点儿,胳膊拧不过大腿。”

    战常胜食指重重地戳着茶几上的报纸道,“老景你给老子瞅瞅,这上面都特么写的什么狗屁醪糟玩意儿。说什么部队上军事毛尖,政治不浓,还扯着他老人家的大旗,脱离了建军的路线。”咚咚食指敲着茶几道,“还什么鼓动人心,揭发大比武中的问题。对其横加指责,说什么犯了方向性的错误。”拍着最新的报纸道,“看看,一定要把政治思想工作放在首位,一定要突出政治。”气的他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景海林伸手搓搓自己后脖颈,他的预感没错,久未露面,一出来,就一系列的动作,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你怕什么咱们的思想教育抓的不错。”景海林宽慰他道。

    “喂别人不知道,我不信你看不出其中的用意。”战常胜横了他一眼道。

    “我知道啊所以现在谁也不能横加指责你放高音喇叭不对。说不定还要表扬你教育抓的好。”景海林看着他打趣道,只不过笑容有些苦涩。

    “去你的。”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你不会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吧”瞪着茶几上的报纸,“先制造舆论,然后以红头文件的方式正式的下发,跳梁小丑们拿着鸡毛当令箭,到时候好不容易挣来的大好的局面就付诸东流了。”

    “你是说五号。”景海林不由得担心地肯定地说道。

    “那是肯定的,我还担心全面铺开的话,这整日里看报纸,学习上级的文件精神,不搞训练,吃着大白馒头亏不亏心。”战常胜忧心地说道,随即叹声道,“政治是要挂帅,这没错,但是挂过了头,那就有问题了。”

    “这还不简单吗继续这样保持呗如果现在上面表扬你,那就说明你做的好,做的很好那五号还能改变什么吗”景海林琥珀色的双眸划过一抹幽光道。

    “哎呀”战常胜闻言眼前一亮道,拍着他的后背道,“这知识分子脑袋就是灵光。”嘴角微微翘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aaaaaa

    丁妈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可是这女婿的脸立马阴转晴了。

    “这博达爸爸还挺会劝人的,看看脸色立马好了。”丁妈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道。

    “我就说没事了,瞎操心。”丁海杏轻松地说道。

    “是是是你说的对”丁妈没好气地说道。

    丁海杏若有所思的看着客厅,现在只是上了开胃菜就火急火燎的,要是主菜上来,他这驴脾气可怎么办啊不由得忧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