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内行看门道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这小子,胡说八道”景海林沉着脸说道。

    “我也就在家说说。”景博达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道,“以后不敢了。”

    “看看,典型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战常胜弹了他个爆栗,转移话题道。

    “小的请教您二位看出什么了。”景博达虚心地求教道,“到底谁没有出来。”

    景海林与战常胜两人四目相对,异口同声的说道,“双木。”

    “你们呀这报纸的字里行间能看出许多东西的,慢慢学吧”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道,“谁这么长时间露面,再出来一定有大事发生。谁一直活跃在报纸上,突然间销声匿迹,这里面的事就值得琢磨了。”

    至于好事还是坏事目前就不得而知了。

    “报纸还能这么看”景博达惊讶道。

    “这就叫内行看门道。”战常胜看着他轻笑道。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玩儿。”战常胜起身去了书房。

    景海林也跟着起身道,“你们玩儿吧我也走了。”

    “爸,你们都走了,怎么不告诉我双木是谁啊”景博达追着问道。

    “这么简单,自己慢慢想”景海林看着他道,随即起身离开。

    “这还猜不出来啊”丁海杏看着他轻笑道,食指虚空写下他的名字。

    “儿子,困不困我们洗脸刷牙睡觉去。”丁海杏看着哈气连天,揉眼睛的小沧溟道。

    “哦”小沧溟伸出手被丁海杏拉着离开。

    “原来是他啊”景博达恍然道,看着神色如常的红缨道,“你早就猜出来了。”

    “就那么几个人,还用猜吗”红缨轻笑道。

    aaaaaa

    蘑菇弹的爆炸余威,那就是拉开了冬季训练的序幕。

    而在立冬的这一天,丁海杏在警区医院顺产生下了二小,六斤重的男娃娃,战北溟。

    因为预产期在十一月,所以丁妈在十月底就来了。

    丁海杏在生完孩子检查过后,就出院了。

    不到送暖气的日子,所以医院比家里还冷。

    而家里因为烧炕,自己烧的所以家里被战常胜给烧的热乎乎的。

    “我要看弟弟。”小沧溟扒着炕沿踮着脚尖,黑溜溜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瞅着睡的香甜的小北溟。

    丁妈看着小沧溟费劲的样子,将小家伙抱到了炕上,“这样我们就能好好的看了。”看着他轻笑道,“弟弟好看吗”

    “不好看”小沧溟噘着嘴巴说道,“他好小,不会说话,不会陪我玩儿。就知道睡觉,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低头看着他道,“一点儿都不好玩儿。”

    “你以为弟弟是什么你得玩具吗”丁海杏笑嘻嘻地看着数落个不停儿子道。

    “等弟弟长的跟你一样高了,就可以陪你玩儿了。”丁妈揉揉小沧溟的脑袋道,“你也是从这么小,一点一点儿的长大的”

    “什么”小沧溟嘴巴张成个o型,手比划、比划,“姥姥,我也这么小。”

    “对啊你生下来,也这么小。”丁妈笑着说道。

    “这么说我不说妈妈捡来的。”小沧溟大大的喘口气道。

    “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你和弟弟都是你妈妈生的。”丁妈脸色不愉地说道。

    丁海杏笑了笑,指定是营地内,大人们逗孩子故意这么说的。

    真是屡禁不止,无可奈何你要义正言辞的说,人家还说你小题大做。

    小沧溟抓抓自己的脑袋,好奇地问道,“姥姥,我这么大,怎么钻进妈妈肚子的”眨眨眼看着丁妈,虚心地求教。

    “呃”丁妈对这个尖锐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丁海杏出声解围道,“儿子喜欢弟弟吗”

    被转移注意力的小沧溟看向丁海杏道,“喜欢”

    “你刚才数落弟弟那么多缺点,怎么还喜欢”丁海杏诧异地看着他道。

    “因为他是弟弟啊”小沧溟奶声奶气地说道。

    理由就这么简单丁海杏捏捏他婴儿肥圆润的脸蛋儿,“小机灵鬼儿。”

    “哎哟”丁妈笑着将小沧溟搂进怀里道,“我外孙怎么这么可爱呢”看向丁海杏道,“才两岁多,你瞧那小嘴巴巴的,咋说的这么好呢”

    丁海杏斜靠在叠好的棉被上指指自己道,“这就是我的功劳。”

    “都两个孩子的妈了,还这么小孩子气。”丁妈嗔怪地看着他道。

    小沧溟趁丁妈不注意的时候抓着弟弟的手,来回摇晃,“快醒来,别睡了。”

    “我的小乖乖,弟弟才刚睡着。”丁妈抓着小沧溟的手道,“你妈马上该吃饭了,正好他睡了。”说着就起身道,“你乖乖的,姥姥给你拿蒸好的鸡蛋羹。”

    “嗯”小沧溟点点头。

    丁妈端来小米粥碗底垫着毛巾递给了丁海杏,而丁妈端着鸡蛋羹喂小沧溟。

    aaaaaa

    养了一个孩子,丁海杏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加上小北溟比小沧溟还好带,抱也行,不抱也行,整日里躺在床上也不会哭,吃了睡,睡了吃。

    只有饿了,才会嚎两声,也是个爱干净的小家伙,不暖湿窝,拉了、尿了不舒服了也吼两嗓子。

    掌握了规律后,小北溟乖的很,很好照看的。

    而小沧溟被丁海杏说的要有哥哥样儿,冬日里天气冷,被圈在屋内,小沧溟像小尾巴似的,跟着丁妈,姥姥前,姥姥后的。

    小家伙心里不禁道当哥哥还真累人。不过弟弟好可爱,一天一个样儿。

    家里大人多,完全照看的过来,两个小家伙。

    aaaaaa

    战常胜推门走了进来,将军帽挂在门口的挂钩上,扯开自己的风纪扣。

    气的将手中的军报扔在了茶几上,站起来在客厅如焦躁的老母鸡似的,来回的踱着步。

    丁妈透过玻璃看向客厅,看着女婿的样子,神色不安地问道,“杏儿,常胜这是咋了”

    “没什么,工作上有啥不顺心的事。”丁海杏端着鸡汤面道,“这时候别管他,气撒完了就没事了。”随即又道,“妈,放心,你女婿不会把工作上不快的情绪带到家里来,拿老婆孩子撒气的。当然前提是你别往枪口上撞。”

    “我哪儿说这个,咱们不去开解、开解他。”丁妈担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