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余波

作品:《六零俏军媳

    蘑菇弹爆炸,整整庆祝了一夜一天,就连第二天上班大家都在讨论都是它。

    冷卫国看着战常胜冷哼一声道,“老毛子不是说咱们二十年也造不出来,现在怎么样傻眼了吧和咱交恶才四年就炸了。这也可以说是一颗争气弹。”

    “那是我们又不比他们傻,走就走,靠我们自己力量照样给造出来了。”战常胜非常硬气地说道。

    老毛子单方面撕毁协定,撤走全部核专家时,当时的核工业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已“处于技术真空状态”,老毛子叫嚣着,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们20年也搞不出蘑菇弹,但是,第一颗原子弹研制并没有因此而中断,相反,国人坚持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研制出原子弹的热情和斗志被激发出来了。

    那一年,老毛子留下的摊子,不能说是一个烂摊子,但绝大多数工程也是名副其实的半拉子工程。

    面对老毛子毁约停援的紧要关头,还能怎么办勒紧裤腰带彻底实行自力更生方针。

    虽然老毛子专家撤走,自然会造成若干困难,并且势必延长一些建设的时间。但是,这也是一件大好事,它逼着国人非学会自力更生的本领不可。

    老毛子的毁约停援反而促成了国人自行研制蘑菇弹弹的历史性转折,鞭策国人在较短时间内研制出了一颗“争气弹”。

    这不就炸了好好让他们看看,没有你们我们照样能行

    “最最主要的是,新闻公报和声明的发表,可是第一颗蘑菇弹爆炸宣传和政治斗争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公开宣示的方式,不仅主动击破了一切污蔑和挑拨性的阴谋,还树立了核国家通过核战略保卫世界和平的光辉典范。那蘑菇弹就是个纸老虎,政治力量不可忽略。”战常胜沉声说道,

    因为此前,美洲鹰、老毛子、约翰牛、高卢雄鸡在掌握核武器技术后,均没有作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的郑重承诺,也没有提出全面禁止和销毁核武器的建议。

    “说的对”冷卫国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战常胜认真地说道,“言归正传,你来”

    两人谈起了工作上的事情,汇报完工作,战常胜起身离开。

    aaaaaa

    吃过晚饭,景海林敲开了战家的大门,聊聊天,消消食。

    景海林看着傻笑地战常胜道,“小心笑的下巴掉了。”

    战常胜笑而不语,甭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高兴。

    “景老师来了,吃了吗”丁海杏拉着小沧溟走过来坐在了沙发上。

    “吃过了。”景海林笑着点头道。

    “爸爸”小沧溟朝着战场扑了过去,战常胜接住他道,“怎么不叫人”

    “景爸爸。”小沧溟乖巧叫道,然后趴上沙发坐到了战常胜的旁边。

    景博达听见屋内说话声,站在门口喊道,“爸我就猜到你在这儿。”

    “快进来。”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景博达推门进来,拉了张椅子坐在长辈们的面前。

    “哥哥”小沧溟看着他甜甜的叫道。

    “你姐呢”景博达随口问道。

    “刷碗。”小沧溟回答的干脆利落。

    “有那么高兴吗”景海林好奇地问道。

    “当然了。”战常胜想起往事,感慨道,“你知道我曾经参加过朝鲜战争对吧”

    “嗯”景海林简单的应道。

    “当时我们抓了个美军俘虏,一个小小的下士,竟敢在我的面前大声的喊叫扔个蘑菇弹让我们尝尝,给我们做做外科手术,气的我当场踹他狗日的。落后就要挨打,我忘不了,我的战友被凝固汽油弹炸成了火人,他们挣扎着,喊叫着,喊着爹、喊着娘”红着眼眶,哆嗦着嘴道,“伤员更是可怜啊没处躲,没处藏的,就在我的身边哀嚎着,我救不了他们,渐渐的没有了声音。尽管这样我们勒紧裤腰带,造出了蘑菇弹。”

    “他们仗着有蘑菇弹就特别嚣张,动不动就威胁你。赫鲁晓夫有一次到美国搞演讲,他的口气非常的狂妄,一个美国记者就采访他说是你在演讲,还是你的蘑菇弹在演讲,是你在唱歌,还是你的氢弹在唱歌。赫鲁晓夫大言不惭地说是我的核按钮在陪我演讲。是我的蘑菇弹,氢弹在陪我伴唱。”景海林唏嘘道。

    “没错,他们就是这样威胁,讹诈我们的。我们就是在赫鲁晓夫的逼迫下,才自力更生的。”战常胜声音低沉有力道。

    “爸,我们不仅要造蘑菇弹,还要造比蘑菇弹更厉害的氢弹。”红缨义愤填膺地说道。

    “这个上面比咱想的多,说不定哪一天氢弹也炸了。”战常胜勾唇浅笑道,“蘑菇弹造出来了是好事,可那没我们什么事那都是陆地上的事情。什么时候咱海军也能造出核潜艇,就跟咱有关了。”

    “你倒是能想。”景海林惊讶地说道。

    “他老人家几年前就说了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我相信能造出蘑菇弹,就能造出核潜艇,不都有个核吗”战常胜紧攥着拳头,憋着劲儿说道。

    景海林微微摇头,看着这个乐观天真的家伙,在这点儿上跟他是说不清了。

    景海林看着他轻蹙着眉头说道,“看过最近的军报吗”

    “看过,这是政治必修课”战常胜点点头道。

    “没看出什么吗”景海林挑眉看着他道。

    “你也看出来了,有一个人好久没有露面了。”战常胜眸光幽深道。

    “嗯”景海林点点头道。

    “谁没露面”景博达好奇地问道,一头雾水的他又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红缨擦着湿漉漉的手从厨房走过来道,“景爸爸,博达。”

    “过来坐。”景海林招手道。

    红缨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景博达旁边。

    “爸,你们在说什么快点儿说”景博达追问道。

    “我们在再说你们要多看报纸”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道,也是有意的教他们。

    “报纸有什么好看的。”景博达撇撇嘴道,“除了口号,就是假大空,无聊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