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我果然是捡来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事你直接找校长说,不行的话,我给校长打电话。”战常胜干脆说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找校长说就好了。”丁国良赶紧说道。

    “那好吧”战常胜将丁国良送到后勤采买的车上,才转身离开。

    一路回到了家,就听见小沧溟在找爸爸的哭声。

    “来了,来了,爸爸来了。”战常胜拍着手进了家门。

    “我都告诉你了,爸爸去送舅舅了,很快就回来。”丁海杏指着刚刚进来的战常胜道,“看回来了吧”抬眼看着他道,“你儿子睡醒了,看不见你,以为又走了,不见了。你看看,哭得像个小花猫似的。”

    战常胜走过去将儿子抱在了怀里,“好了,好了,不哭,爸爸不走了。”掏出儿子兜里的手绢擦着他的眼泪道,“我们去找景爸爸如何”

    “这么粘你爸爸,真是的你爸爸就那么好。”丁海杏语气酸溜溜地说道。

    “爸爸是大英雄。”小沧溟抱着战常胜的脖子用他特有的小奶音说道。

    战常胜配合地微微扬起下巴,我是大英雄

    “你知道什么是大英雄吗”丁海杏笑意盈盈地看着宝贝儿子道,看他那小脑袋里想些什么

    “爸爸打坏蛋”小沧溟童言童语地说道。

    “那妈妈就不是英雄喽”丁海杏逗着儿子说道。

    “呃”小沧溟苦恼的抓抓自己的脑袋,“妈妈妈妈”

    战常胜看着被刁难的儿子,微微一笑凝视着丁海杏,眼底全是她的身影,甜言蜜语道,“儿子,妈妈是幕后英雄。”

    “对,妈妈是幕后英雄。”小沧溟咧嘴一笑道,虽然他不知道幕后英雄是什么不过有英雄两字,也是英雄啦

    丁海杏柔媚地一笑,琉璃般的大眼睛横了一眼道,“咱们中午没吃糖啊嘴那么甜干什么”

    “这几个月辛苦你了。”战常胜静静地看着她,刚要将她拥入怀里却发现被她的大肚子顶着。

    丁海杏见状不厚道的笑了,战常胜揽着她的肩头道,“这样可以了吧”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道,“晚上在好好的抱你。”

    “妈妈抱抱。”小沧溟展开肉乎乎的双臂道。

    “妈妈现在可抱不了你。”战常胜立马说道。

    小沧溟闻言扁着嘴巴,一脸的不高兴,“妈妈都好久没有抱过我了。”

    “亲亲妈妈好了。”丁海杏眼眶一红将脸凑过去道。

    “我要妈妈抱。”小沧溟冲着丁海杏展开双臂执拗地说道,肉嘟嘟的小脸一脸的委屈。

    这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夫妻俩四目相对,丁海杏一个机灵道,“那妈妈亲亲你好不好。”

    “不好”小沧溟扭过去脸,背对着丁海杏。

    这小子脾气还真大,战常胜看看怀里的儿子,“我们去找姐姐玩儿。”四下张望道,“红缨呢”

    “红缨去景老师家学习了,学校的功课简单,所以孩子们加了些课程。”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会不会太辛苦了。”战常胜心疼两个孩子道。

    “天气转凉,出去玩儿的时间少了,孩子们多学点儿总不差的。”丁海杏笑了笑道,“总比淘气好吧”

    小沧溟还等着妈妈来哄自己呢现在倒好他们聊上了,我果然像他们说的是被捡来的。

    “爸爸”小沧溟嘟着嘴叫道。

    “哦我们沧溟不生气了。”战常胜转头看着小家伙道。

    啪小家伙的头转到另一边,正好对着丁海杏,无处可藏,最后埋在了战常胜的脖颈处,再也不出来了。

    “儿子,你如果不亲亲妈妈的话,那让爸爸先亲亲了。”丁海杏双眸微微轻闪,笑眯眯地说道。

    “我可要先亲亲妈妈了。”战常胜作势靠近丁海杏道。

    小沧溟闻言捂着战常胜的嘴,“吧唧”亲了丁海杏一脸的口水。

    战常胜一脸错愕地看着小沧溟,闷声说道,“这小子,你亲妈妈,还捂着我的嘴。咋这么可爱呢”重重的亲亲小家伙肉嘟嘟的脸蛋儿。

    “什么在刺我。”小沧溟躲避着他道。

    “你的胡子该刮了,看看扎了儿子的脸蛋儿都红了。”丁海杏指着他下巴上的青鬃道,“在外面也不说刮刮胡子。”

    “太忙了。”战常胜笑了笑道,“我晚上刮。我去老景那边。”啵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抱着儿子离开。

    丁海杏右手轻抚着脸颊,压低闪过一抹娇羞,也不怕儿子看见。

    果然听见儿子的抗议声,“你亲妈妈。”

    “你亲不许我亲啊”战常胜理直气壮地说道。

    小沧溟抓耳挠腮的,满脸的困惑,淘气包怎么斗的过大尾巴狼。

    aaaaaa

    战常胜抱着儿子进了景家,红缨与景博达趴在茶几上学习,看见他们进来立马站起来道,“爸,战爸爸。”

    “乖,坐。”战常胜看着他们俩道,目光转向刚刚放下书本的洪雪荔道,“嫂子,我来找老景。”

    “在书房呢”洪雪荔指着书房说道。

    “爸爸,我要下来。”小沧溟扭着小屁股说道。

    战常胜将小家伙放下,嘱咐道,“你要乖乖的。”

    “我一直很乖的。”小沧溟坐在沙发上道,一脸你真啰嗦。

    红缨把一堆小卡片递给了小沧溟,让他认上面的小动物。

    这些动物都是景博达画的,惟妙惟肖,跟真的一样。

    战常胜看儿子乖了,朝他们指指,进了景海林的书房。

    aaaaaa

    “在写什么呢”战常胜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道。

    “总结报告。”景海林一脸烦恼地说道。

    “看你愁眉苦脸的,怎么不好写啊”战常胜轻松自若地说道,“照实写不就得了。”

    “你说的容易,忘了上一次你的总结报告咋写了。”景海林没好气白了他一眼道。

    “那你怎么写的。”战常胜拿起刚刚写好的一张,一目十行的看完,瞠目结舌地看着他道,“这就是你写的。”

    “啊怎么不对吗”景海林指着他手里的稿纸道,“我把咱们夸的跟一朵花儿似的,不好吗”

    战常胜仅仅看了一张,里面夸赞他们作战十分勇猛,极尽华丽的辞藻,夸的他的不好意思了,牙都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