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一言难尽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是不是学校发生什么事了”战常胜出声问道,不然无缘无故的这么说话,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向老师走了,回老家了。”丁国良情绪低落地说道。

    “向南征教授舰载武器的。”战常胜想了起来,”就是那个身高一般,长相白净斯文,说话轻声细语被人戏称为吴侬软语那个老家在南方的教员。”

    “对,就是他。”丁国良点头道。

    “他怎么了他的出身应该没问题吧他也是劳动人民出身。”战常胜轻蹙着眉头道。

    “还是姐夫思想觉悟高。”丁国良看着战常胜说道。

    “行了,别买关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丁海杏拍着他的胳膊催促道。

    “向老师的母亲是贫农没错,问题出在他的父亲的身上。”丁国良不等他们发问,就说道,“他父亲是当地的大地主、好像还是个秀才老爷。”

    “这他母亲是被逼的。”战常胜黑着脸道。

    “也是被逼的。他母亲是被他原来的丈夫给卖给地主的。”丁国良说道。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战常胜听得一头雾水道。

    丁国良拍着脑袋想起来道,“这种情况叫典妻。”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他的亲生父亲是当地的大地主,地主婆不能生孩子。所以就想了个借肚子的主意。留子不留娘,原妻为正式母亲。亲生母亲是个采茶女,嫁给了茶农,结果身体孱弱久病不愈,无力还债养家糊口,便把年轻美丽的老婆以100块大洋“典”给大地主为期三年,为人家传宗接代。典妻时立有字据的,对于那些被出典的妇女来说无疑等于卖身契,被出典的妻子就得供人玩弄,为人生儿育女,最后还得与自己所生之子女骨肉分离。”

    “啊”红缨捂着脸惊呼道。

    “这有什么惊讶的这就是封建主义对妇女的迫害。”战常胜抬眼看向丁国良道,“向老师完全可以辩解的。”

    “唉这就不好说了,虽然是典妻之子,可他父亲与原妻子对他很好的。从心里上做不来划清界限之事,只能走了。”丁国良遗憾地说道,冷静地说道,“再说了今儿这一关过了,明儿又来了,万一不过呢始终是个事儿,悬在头上的利剑,来一次提溜出来一次。还不如回乡下,乡里乡亲的,没有利益冲突,或许能少受一点儿罪。”

    他们还能怎么办作为局外人,也只能感慨几下,过后就忘了。

    丁海杏微微摇头道,“富人典业,贫子典妻。被典者家庭往往经济贫困,丈夫或因病或无务正业等原因而无力维持生计;而受典者往往已婚无子,家财富足,需要子嗣。于是两个男人一拍即合,满足各自需求而租典妻子。是否租典一般由丈夫决定,有时候甚至不需要征得妻子的同意。但也有少数妇女因丈夫长期外出,在无以为生的情况下而自典的,搭伙过日子。”看着两位男士道,“都是男人不好,尤其是嗜赌成性烂人,将所有的财产都输光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会说,我还有个妻子,就以她做赌注。一旦输了,这个时候妻子就是别人的了。”

    “杏儿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再说了黄赌毒在解放后都给取缔了。”战常胜立马说道,说着端起了茶杯。

    “就是”丁国良立即附和道。

    丁海杏目光转向红缨道,“所以我们女人必须自强独立,才不会依附男人看人家的脸色生活。女人嫁人就要嫁唐僧,能过过,不能过就剁了吃肉,还能长生不老。”杀气腾腾的。

    “噗”战常胜口中的茶水,喷了出去。

    “哎呀姐夫。”丁国良大叫一声,疾步跑到脸盆架子上,拿了条毛巾过来,递给了战常胜。

    战常胜擦了擦嘴,红缨则跑去拿来抹布,擦了擦茶几。

    “杏儿以后不会这样对我吧”战常胜心有戚戚地说道。

    丁海杏摇晃着脑袋,粉唇轻启,“看你的表现喽”

    战常胜看向红缨担心地说道,“红缨,你可不能向你妈学的这么暴力。”

    “没什么不好”红缨柔声细语地说道,“唐僧乃七世金蝉子转世,长相帅气,难怪女妖精们前赴后继的要嫁给唐僧,能过则过,直接封神成仙,修成正果。如果不能过,直接杀了吃肉,则长生不老。”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直转,刮刮下巴道,“怎么算都合算,这可是西游记上阐释的,可见错不了。”

    “喂喂红缨。你可别被这种谬论给误导了。现在是新社会了,不会再有这种封建陋习了。”战常胜沉声说道。

    “是没有封建陋习了,可男人立不起来,受苦的可是女人。”丁海杏非常认真地说道。

    “非常对”红缨点头道。

    战常胜干脆转移话题道,“你们学校里的运动搞的这么激烈吗”

    “嗯进入下半年以来,搞得非常凶猛,如果不是大比武,情况只会更糟糕。”丁国良紧皱着眉头说道。

    “外部环境,大势所趋,你就是把想破了脑袋都没办法。”丁海杏非常无奈地说道。

    丁国良闻言垂头丧气的,丁海杏不忍心地说道,“想要帮助他们,就必须隐藏好自己。人心难测,明白吗”担心地说道,“我可不是危言耸听,万一你的好心,被人家举报了怎么办”

    丁国良烦躁地挠挠头道,“怎么才能隐藏自己呢”

    丁海杏黑眸清亮地看着他道,“隐藏树叶最好的地方是森林中。”

    丁国良敛眉沉思,战常胜拍拍他的肩头道,“别多想了,先照顾好自己,别让我们担心。”

    “嗯”丁国良点点头道,看着墙上的挂钟道,“我该走了。”

    “我送送你。”战常胜起身道。

    “嗯”丁国良点点头道,“我去和师父、师母告别。”

    “好吧”战常胜跟着他进了景家,与景家人告辞后。

    战常胜送丁国良出去的路上道,“回去那些演讲能推就推了,别忘了咱的职责是什么”

    “我知道。”丁国良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