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找骂来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神色中少了刚才的谨慎与严肃,目光平和地看着丁国良。

    说实在话,他真的没有想到小舅子表现的如此的好。军龄满打满算才二年,没有接触过任何军事,如此出挑的成绩让人侧目,同时也表明小舅子是真的下了苦功夫的,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汗,才却得了今天的成绩。

    还有着这么大的机缘,比武回来那肯定是被鲜花与掌声淹没了,演讲那也是一个接一个。

    可以说是一步登天,未来只要不犯大的错误,说难听点儿就是混吃等死,熬资历,那么他前面将会一条平坦的大道。

    他还真怕小舅子飘起来,从而懈怠起来。

    “丁国良,多少载誉都已经成了过去,无论何时何地都别忘了自己是一名军人。”

    战常胜身上的肃杀之气,排山倒海似的向丁国良压了过去。

    丁国良感觉自己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头皮发麻,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姐夫之间的差距。经过血与火淬炼出的雄魂,自己在他的面前感觉弱的跟小鸡仔似的。

    丁国良没有退缩,硬着头皮迎上战常胜深邃的眸光,黑眸闪过种种情绪,最后目光平和,干净而清亮,挺直脊背,神色坚定地说道,“是我记住了。”

    “你姐夫说的对,虽然鲜花荣誉让你活在人们的赞誉中,可是”丁海杏眸光幽深,犀利地看着他道,“你将会活在人们的放大镜下,做的好是应该的,做的不好,嘴边放着的话什么吗就这么水平,不过尔尔。你明白吗”指指胸口道,“这里必须强大,才能抵得住赞誉与毁誉。保持着一颗平常心。懂吗”

    丁国良平静坦然地看着他们,眼神清透而纯粹,“我知道。”忽而嘿嘿一笑道,“其实我今天就是来找骂挨的。说实在话,自从回来后,这一个多月跟赶场子似的,无论机关还工矿单位都演讲,一群人围着你,确实有些飘。在铿锵有力的口号声中,说着各类的官话、套话,感觉自己开口都不会说话了。”

    战常胜和丁海杏两人相视一眼,四目相对,眼底闪过一丝欣慰。

    “呵呵”丁海杏不厚道的笑了,“臭小子,典型可不是那么好做的,现在才来找我们。”

    “我根本没时间,日程排的满满的,连吃饭是往嘴里倒的,上厕所是用跑的。”丁国良可怜兮兮地说道,“姐,你看我都瘦了。”

    丁海杏伸手捏捏他的硬朗的脸颊调侃道,“那姐姐给你好好的补补。”抬眼看了下墙上的挂钟道,“馒头熟了,你们去食堂打菜,我们边吃边聊。”

    “好的。”战常胜将儿子放在地上,“我去买吃的,你在这里乖乖的等着,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我也要去”小沧溟抱着战常胜大腿道。

    “儿子,跟妈妈在家,爸爸一会儿就回来。”丁海杏拉着小沧溟地手道。

    “不嘛我要跟爸爸去。”小沧溟抱着不撒手道。

    “你这孩子,爸爸刚回来,太累了。”丁海杏板着脸道。

    “我好久没见爸爸了。”小沧溟扁着嘴巴可怜兮兮地说道。

    一句话说的在场的人悻悻的,心里五味陈杂的。

    “爸,你们留下,我去买不就好了,这样就皆大欢喜了。”红缨出声道。

    “对啊我们提着篮子去买,多少都装的下。”景博达站起来道。

    “我也去。”洪雪荔跟着起来道,“我们三个应该够了吧”

    “我给你们拿饭票。”丁海杏扶着沙发的扶手想要站起来道。

    “你就别动了,我们知道饭票在哪儿”战常胜抓着丁海杏一起坐下道。

    “我来拿。”红缨走到高低柜抽开抽屉,拿出饭票和钱,然后和洪雪荔他们一起离开。

    丁海杏看着小沧溟道,“现在满意了。”

    小家伙害羞地躲进了战常胜的怀里。

    “时间到了,馒头蒸好了,快去揭馒头。”丁海杏拍着战常胜的胳膊道。

    “你别动,我这就去。”战常胜起身去了厨房,身后跟着小沧溟这个小尾巴。

    “杏儿,我在做个紫菜蛋花汤好了。”战常胜在厨房提高声音道。

    “行,你做主吧”丁海杏冲着厨房说道。

    战常胜闻言将馒头揭了下来,放在笸箩筐里,拿着钢精锅,想了想人口,做满了水,又切了些姜末放进了锅里。

    转身出了厨房,“你们聊,我去院子里摘些菠菜,香菜。”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姐夫,我去吧”丁国良起身道。

    “你跟你姐多聊会儿,下午就走了。”战常胜看着他说道。

    “那我就坐着等着吃现成的了。”丁国良不好意思地说道。

    “跟姐夫有什么好客气的。”战常胜轻笑道,拖着小尾巴去了院子摘了些菠菜、油菜与香菜,在院子里的水龙头下冲洗干净了。

    正好洪雪荔他们也从食堂打饭回来。

    摆好了饭菜,大家一起在坐在了餐桌前,边吃边聊。

    小沧溟坐在特制的餐椅上,洗干净的小手拿着花卷,战常胜喂着他菜,他啃一口馒头,吃欢实着呢

    景博达好奇地问道,“小舅舅,您都像他老人家汇报表演了什么成绩如何”

    丁国良咽下嘴里的大虾仁道,“我先汇报了射击,半自动步枪,对多目标速射,距离一百五十公尺,目标是钢板胸环吧”

    “成绩呢”红缨也好奇地追问道。

    “四十发子弹,命中四十个目标,且靶靶十环了,把靶子都给打掉了。”丁国良颇有些自得地说道。

    “你要是脱靶了,小心我竹板打你的手心。”战常胜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们还亲自验靶来着。”丁国良平静地说道。

    “还有吗”景海林好奇地问道。

    “还有百米射击灯泡。”丁国良停下手中的筷子说道,“到了那地方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说我的军龄短,有的今年三月才入伍,觉悟高、意志坚定,苦练、巧练,练出一身好武艺,双枪,也是弹无虚发。强中自有强中手,能人背后又能人,还有的表演,假如在战场上一条胳膊负了伤,也能开枪射击,枪枪命中。都赢得了阵阵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