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 穷酸

作品:《六零俏军媳

    “怎么了这可不像你,说话吞吞吐吐的。”丁海杏挑眉看着他道,“坦白从宽,老实交代,背着我干什么坏事了。”

    战常胜想了想,还是先说高兴的事,“杏儿,告诉你个好事情,你侄女出生了。”一脸笑意地看着她报喜道,“我们升级做姑姑和姑父了。”

    “我侄女、姑姑”丁海杏一脸惊喜地说道,“是嫂子生了,生了个女儿。”

    “嗯大舅子打电话报的喜,昨天顺产下一个六斤八两的大胖闺女。”战常胜高兴地说道。

    “我做姑姑了。”丁海杏指着自己开心地说道,“不对这喜事,值得你那么犹豫吗”食指戳着他的胸口道,“快说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他又寄来东西了。”战常胜干脆说道。

    丁海杏一开始没意味过来,随口问道,“谁又寄来东西了”

    “他呀就是你不待见的,那基地的五号。”战常胜隐晦地提道。

    “啊他又寄东西来了。”丁海杏惊讶道,当即黑着脸道,“他寄来来干什么这还有完没完了。”

    “那个生气归生气,先让我把东西搬进来。”战常胜小声地提醒道,话落拉着儿子就走,走到门口先给儿子穿上大棉袄。

    战常胜出去将包裹给提了进来,小沧溟看着包裹双眼都冒绿光,实在是最近这段时间见过好多类似包裹,里面都是好吃的。

    包裹放在了茶几上,小沧溟肉乎乎的小手就抓着不撒手了。

    “打开,打开。”小沧溟仰着纯真的小脸,贼溜溜的双眸看着战常胜,“爸爸,打开。”真是叫的人心都化了。

    “等姐姐来了打开。”丁海杏看着他们父子俩道。

    战常胜蹲下来看着小沧溟道,“妈妈发话了,等姐姐回来,我们在打开。”

    小沧溟偷偷地瞥向了黑着脸的丁海杏,看妈妈的样子,凶巴巴的,那就是没得商量,他哭也没有用。

    噘着嘴,可怜巴巴的说道,“那好吧”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瞅着包裹道,“妈,姐姐什么时候回来。”

    “对了红缨怎么没回来。”战常胜想起来问道。

    “学校组织什么春节大合唱,在排练呢”在厨房忙活的丁海杏说道。

    “大合唱咱闺女如果独唱还可以,大合唱能行吗”战常胜惊讶道,耳朵听不见,怎么大合唱,就是独唱,也得音乐配合她才行。

    “我也说了,可是集体活动,不参加不行。”丁海杏无奈地说道,“最后大不了光张嘴不出声,反正是大合唱。”

    “这是滥竽充数。”战常胜哭笑不得地说道。

    “我去厨房,你看着他,不许拆”丁海杏严重警告道。

    “知道,知道。”战常胜为了转移儿子的注意力,陪着玩儿玩具。

    “我回来了。”红缨推开门走了进来道,看见战常胜与小沧溟都在客厅叫道,“爸,沧溟。”

    小沧溟一看见她进来,扔掉手里的玩具,立马摇摇摆摆如鸭子似的朝着红缨冲了过去。

    “姐姐,快。”小沧溟拉着她就走,着急的红缨连头上的帽子和围巾都没挂在挂钩上。

    “这是谁寄来的包裹。”红缨看着茶几上的包裹惊讶地问道,看着收信人的一栏里写着丁海杏的名字,“这是寄给妈的。”

    “打开、打开。”小沧溟肉乎乎的小手拍着包裹道,经红缨无意中的提醒,小家伙脸立马看向厨房道,“妈妈,姐姐回来了。”

    “拆吧拆吧”丁海杏走出来,无奈地说道。

    红缨麻溜地拆开,打开了箱子,看着里面的东西,“爸妈,跟上一次东西差不多。”

    小沧溟个头还不够高,所以看不见箱子是什么,“爸爸,抱抱。”

    “这家伙,挺会找外援的。”丁海杏揉揉他的脑袋道,“把给孩子们吃的拿出来,至于其他的老规矩。”

    战常胜点头道,“听你的,这下子他们又得如狼似的嗷嗷叫了。”说着将奶粉、麦乳精,还有一包大白兔奶糖拿了出来,递给了红缨。

    小沧溟看一堆的东西,却无从下口,他不认识。只好眼巴巴的瞅着红缨道,“姐姐”

    “红缨别喂他糖,他还不能吃。”丁海杏赶紧制止道。

    红缨直接去厨房,倒了一点儿水过来,打开麦乳精,舀了些,放到了水里,搅拌了一下,舀了一勺喂到了小沧溟的嘴里。

    香香甜甜的滋味儿,小家伙双眼刷的一下亮晶晶的,砸吧砸吧嘴,这么好喝。

    红缨喂着他喝水,小孩子对甜水无法抗拒。

    “报告”

    丁海杏与战常胜两人四目相对,嘀咕道,“这时候谁来了”然后丁海杏去打开门,门口站着一名战士,“嫂子,这是你们的包裹。”将包裹递给了丁海杏。

    “谢谢啊”战常胜走过来看着感谢道。

    “三号,这是我应该做的。”他敬礼后告辞离开。

    战常胜接过包裹,转身回屋。

    丁海杏关上房门,自言自语道,“这又是谁寄来的”

    “收件人是红缨。”战常胜看着红缨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道。

    “我的”红缨不敢置信地说道,“谁会寄东西给我。”

    “快看寄件人的地址。”丁海杏催促道。

    “京城寄来的。”战常胜将包裹放在了茶几上。

    丁海杏闻言,苦笑一声道,“我知道是谁寄来的”

    “我也知道了。”战常胜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是老苏。”

    既然是寄给红缨的,自然就是孩子们吃的、玩儿的、还有两身童装。

    “看来我又得大出血。”丁海杏烦恼地说道。

    人情往来就是如此,人家给孩子寄来的东西,让丁海杏无从拒绝。

    可是丁海杏肯定不能白拿人家的东西。得想着如何回礼。

    战常胜也看出了她的烦恼,对方寄来的礼太重,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

    “杏儿,礼轻情意重。”战常胜眸光深沉地看着她道,“咱家什么情况,他二人明了,心意到了就成。”

    “心意”丁海杏挠挠下巴,清澈的双眸划过一抹幽光道,“那我把家里腌的咸菜当做还礼如何不会显得穷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