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女人就是麻烦

作品:《六零俏军媳

    “也对”战常胜踩着地板蹬蹬作响,“那我就不客气了。”挑眉道,“这铺了一层木地板,感觉就是不一样。”

    “下来”小沧溟不耐烦被战常胜抱着,挣扎着要下地。

    “好好”战常胜将他放在了地下,屋里由于是集体供暖,所以温暖如春,将孩子头的裹着的帽子,围巾拆下,揉揉他的脑袋道,“乖,自个玩儿去。”

    红缨和景博达上前一左一右的拉着小沧溟,跟着他在客厅里打转。

    房间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家具都摆了进来。

    沙发、茶几,脸盆架子,桌子、椅子、高低柜

    “老战你这样子可不像来搬家的。”高进山看着他打趣道,看着站着的他们道,“坐,坐,我们坐下来说话。”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还得有一会儿才来呢现在去码头冻死了。”

    “你还真让我搬搬抬抬啊”战常胜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道。

    “是啊是啊哪里需要你亲自动手啊”高进山媚气道,“你是谁啊你是三号。”

    “去你的。”战常胜扫了一眼房间里的家具道,“看样子你都摆好了,就等着嫂子行李搬来后装进去了。”

    “来来来,让我参观、参观你的房子。”战常胜起身道,“这房间够多的,建国他们一人一间房都没问题。”说着推门进去。

    高进山跟着进去随口说道,“这有什么好参观的。”靠近他小声地说道,“你回来了,咱们的训练强度是不是在加强一些,来个冬季特训。”双眼放光兴奋地跃跃欲试道,被他们给刺激的,现在是干劲儿十足。

    “这个冬季特训要搞,这教育也得搞。”战常胜声音不高不低地说道。

    “呃”突然这么一句话,搞得高进山晕头转向的,这明显和昨儿说的话有些不对味儿。

    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老战,你别给我打哑谜,你什么意思”

    “政治觉悟怎么变低了。”战常胜漆黑如墨的双眸渗着幽光道,“亏你以前在我面前,天天的耳提面命地让我提高思想觉悟,不能做群众运动的绊脚石。”

    “可你”高进山上下打量着他道,伸手搭在他的额头上道,“不烧啊”

    “我没病”战常胜拂开他的手道。

    “没病,那就是被昨儿冷风给吹糊涂了。”高进山胡乱猜想道。

    “你才被冷风给吹糊涂了。”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

    “我说你是不是被五号给附体了,怎么这话跟他一个调调,一个鼻孔里出气。”高进山惊讶地看着他道,“这一个晚上变化也太快了。”快的让他措手不及。

    “我没变,当时指定训练计划的时候,就说了,要两条腿走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战常胜看着他面色冷峻地说道,“只不过现在要抓抓教育了。”

    “咳咳”高进山被他的话给惊的只咳嗽,“你啥时候转性了。”

    “不抓不行啊外部环境摆着呢”战常胜眸光幽深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道。

    “呃”高进山一时间有被人看穿的窘境,人也到爽利道,“你打算怎么做”事先提个醒道,“我可先告诉你啊你抓教育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挤占了训练的时间。”

    “这是当然了,我心里有些想法,还不成形,这事我的在琢磨、琢磨。”战常胜仔细思量道。

    尽管两人说话声音不大,但是以丁海杏的耳力自然听的分明,嘴角上弯,弯气一个完美的弧度,能上心就行。

    景海林他们听隐隐约约的听不明白,干脆不听了,看向满屋子像企鹅一样摇摇摆摆的小沧溟,怎么那么可爱呢

    新到一个地方,好奇心勾着,且能玩儿一会儿呢

    时间差不多了,高进山和战常胜出来道,“我们去码头迎迎,女人和孩子在家吧”

    “行。”丁海杏爽快地应道。

    时间算的还挺准的,大约半个小时后,高进山他们就进了门。

    “嫂子和弟妹是来帮你安置东西的。”高进山看着方巧茹开心地说道,他是打心眼儿里真心喜欢老婆、孩子过来。

    方巧茹不好意思地说道,“没啥好收拾的,真是麻烦你们了。”

    “红缨、博达,我们又回来了,这一回就不走了。”高建国看着他们高兴地说道。

    “老高这些东西放哪儿”战常胜看着寒暄的他们道,“战士们等着听从指挥呢”

    “哦哦”高进山闻言忙说道,“就放在客厅里得了。”

    战士们前后抬进了八口大箱子进来,个个都比樟木箱子还大一圈,把客厅摆的满满当当的。

    高进山机灵了塞了条大前门给战士中领头的,又将他们送出了院子才回来。

    景海林与战常胜将箱子上打的两指粗的麻绳给解开了。

    高进山看着方巧茹道,“先把铺盖卷,衣服都翻出来,锅碗瓢盆找出来都放好了,其他的东西你自个在家慢慢收拾。”

    “我也是这个意思,手使的东西先找出来,我在箱子上做着记号呢”方巧茹走到一个木头箱子前,绳子已经解开,麻溜的扒开,里面放的全是被褥。

    “我说老高,你这家底够丰厚的。”战常胜看着客厅中的箱子道。

    “都是你嫂子和孩子们的东西,谁知道咋弄了这么多,女人就是这么麻烦,哪里像咱们,两身衣服一个被子一叠打个行囊就算完事了。”高进山阔利地说道,“要我说那些破烂仍了得了,省的搬来搬去的。”

    “你知道什么不知道破家值万贯,哪个东西没有用,现在没用,不代表将来没用。”方巧茹直接怼道。

    “好好,有用有用行了吧”高进山抱着被子、褥子放进了卧室的床上,等回来孩子妈在铺床。

    衣服被子尤其是冬天穿的,都扒拉出来,放在了床上。

    打开其他箱子,战常胜看着成套的茶具、杯子,杯托、茶壶

    “我说,老高,你弄这些杯子、茶壶干什么”战常胜看着桌子上都摆满了,箱子里还有呢

    “这我哪儿知道”高进山微微摇头道,“我当时就说,弄这些个易碎的东西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