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二选一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都忘了这茬了。”战常胜轻笑一声道。

    “对了,高大哥的院子分下来了。”丁海杏神秘地一笑道。

    “看你的笑容那么古怪,不会是三号院吧”战常胜挑挑眉峰,沉声道。

    “就是”丁海杏点点头道。

    “别人也许不知道,老高可是知道那三号院怎么回事”战常胜眸光深邃地看着他道。

    “总不能一直空着吧不符合住房紧张的现实,放着太浪费了。再说那房子整修的很好,放了半年了什么味儿都散没了。”丁海杏眸光闪烁着说道。

    “哦那老高现在成了三号了。”战常胜看着他打趣道,“会不会后悔没住进去。”

    “你舍得离开这里。”丁海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背着手又道,“又不是一号院,有什么好计较的。”

    “深得我心。”战常胜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了,“言归正传,天冷,你领着孩子在家,我和红缨去帮忙就好了。”

    “你得问问你儿子同意不”丁海杏指指扯着他向外走的小沧溟道。

    “爸爸走”小沧溟拽着他的手,指着外面道。

    “那就走吧”战常胜抓着儿子的手走到衣架旁,“我们穿厚点儿,在出去。”

    “你怎么同意了。”丁海杏惊讶道。

    “其实说是去帮忙,根本就不用咱们动手,也就动动嘴,布局一下,抬东西的有战士们。”战常胜给儿子裹的严严实实的,自己穿上军大衣,戴上军帽,抱着出了家门。

    丁海杏和红缨穿戴整齐了跟在他们身后出了家门。

    一出门就看见景海林一家三口道,“老景,你们这是”战常胜看着他们俩就问道。

    “老高的家属今儿搬来,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去搭把手。”景海林看着他们一家子道,反问道,“你们全家出动这是”

    “跟你一样”战常胜看着他们笑道。

    “抱着沧溟去”景海林哭笑不得道,“你这是去帮忙,还是去凑热闹。”

    “凑热闹。”战常胜没有一丝窘境,“小沧溟在家里闷坏了,带着他去放放风。”

    小沧溟蒙的跟蒙面侠似的,只露着两只眼睛,到了外面,叽叽喳喳的特高兴。

    看着雪白的雪,一直向下出溜,想下到地上踩雪玩儿。

    路上的雪已经被战士们给铲的干干净净的,雪都堆在了树下面,堆的高高的,可见雪下的有多厚。

    “不行”战常胜将孩子重新抱进怀里,“你的棉鞋,下去就踩湿了。”

    不让下去玩儿雪,怎么能行小沧溟闹起了别扭。

    眼看着要水漫金山,丁海杏看着他道,“二选一,要么咱们现在回家,要么爸爸抱着。”说着拉着战常胜停下。

    小沧溟不在挣扎,面色纠结了半天,“爸爸抱”重新搂着战常胜的脖子道,闷声道,“走”语气中,非常的不甘心。

    傻子都听的出来,大家抿嘴偷笑。

    红缨在树枝上找了些白雪,团了一个乒乓球大的雪球,塞到了小沧溟的手里,乍来的冰冷,让他颤抖了一下,缩着脖子。搞笑的样子,逗的大家直乐。

    战常胜嘴角上弯,轻笑道,“你天天就跟儿子这样相处。”

    “是啊”丁海杏瞥了眼他怀里的儿子道,“你不画好了圈圈,不知道他小脑袋瓜里想什么能闹腾死你。”

    洪雪荔轻笑道,“弟妹跟孩子相处的方式,让我想起了,人生就是一个不停在做的选择题,每一个选择都没有退路。”

    “我没那么多想法,简单粗暴,那就是我是妈妈必须听我的,等自己翅膀硬了,我想管都管不了。”丁海杏勾唇一笑道,白瓷一般细滑的肌肤在灿烂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光彩动人,精致五官眉宇间透出去一抹英气。

    “没错,从小就让知道什么是规矩、什么是纪律。”战常胜板着脸说道,语气沉稳且冷静。

    “你们这样会扼杀孩子的天性的。”景海林不认同道,“把孩子当做提线木偶,照着你们的方式会变的呆板。”

    “老景,小树不修不直溜,你不能看着小树长歪而不去管,任其自由生长,生而不养,不如鸟兽,养而不教,愧为父母。”战常胜声音低沉有力道。

    “你强词夺理。”景海林看着他们夫妻俩道,“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话怎么说呢”景海林组织了下语言道,“我怕你把我们的沧溟被驯化了,男孩子用该有血性,有闯劲儿,太规矩了就没多大的出息了。”

    丁海杏闻言眉目微动,“景老师的意思是规矩是用来打破的。”

    “对弟妹说的太对了。”景海林点头道。

    “规则必须遵守,这是任何一个组织维持运转、实现发展的前提和根基。”战常胜严肃地说道,“至于规矩是用来打破的,首先你得熟知规则吧连规则都不熟悉,谈何打破。打破那也说有前提的那就是实力,没有强悍的实力,还是老老实实的遵守规矩。”笑了笑,看着景海林道,“景老师,我家娃还不到一岁半,你给我将那些是不是太早了,等他有实力了,再来挑战我和他妈的权威好了。”目光慈爱地看着懵懂无知的小沧溟道,“乖乖的听我们的话,我很民主的,起码给了他两个选择。”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个二。

    “呵呵”景海林摇头轻笑,“我无话可说。”

    景博达和红缨两人听得若有所思,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

    两家人说话间直接去了三号院,战常胜走进院子,扯开嗓门喊道,“老高,帮忙的来了。”

    高进山推门出来,“快进来,快进来。”看着战常胜手里的孩子道,“这么冷的天,你咋把沧溟给抱来了,不怕冷啊”

    战常胜抱着儿子跨进了屋,“哟铺上木地板了,我说呢”难怪住进来了,木制的地板,刷着红漆,“我们给你踩脏了怎么办”

    “今儿这地就干净不了,一会儿人来人往的抬东西。”高进山浅笑一声道,“等收拾好了,这地才能彻底的打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