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忧心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一回来,小沧溟就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了。

    “这是怎么了”战常胜看着儿子的黏糊劲儿问道。

    “爸爸坏”小沧溟噘着嘴说道。

    “我怎么坏了。”战常胜讶异地看着他道,“我就俩月不在家,儿子说话可长进了不少。”

    “怕你又一声不响的跑了呗”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中午吃饭时间长,小沧溟到点儿就困了,所以丁海杏抱着儿子先回卧室睡觉。

    战常胜走的时候轻轻松松,结果这小子午休起来,看不见战常胜,顿时就不乐意了。

    丁海杏陪着他疯玩儿的半天,又蒸了个鸡蛋羹才算是哄着他了。

    “你抱着儿子吧我和红缨摆饭。”丁海杏看着他们父子俩道。

    “爸爸喂”小沧溟坐在自己的餐椅上道。

    “好爸爸喂”丁海杏将给小家伙盛好的小米粥与勺子递给了战常胜道,“那就麻烦孩子爸了。”

    “我来。”战常胜接过碗和勺子,一勺一勺的耐心地喂孩子吃饭。

    吃罢饭,到了小沧溟睡觉的时间,“爸爸哄”坐在沙发上的小沧溟伸手要他抱抱。

    本来要进书房战常胜拐弯儿抱起儿子道,“好”抱着儿子回屋睡觉。

    丁海杏耳听着躺在婴儿床上的小沧溟的童言童语,与战常胜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抿嘴偷笑。

    “爸爸不走”

    “好不走。”

    “睡着了也不走。”

    “好你睡着了也不走。”

    “我乖不乖”

    “乖”

    没一会儿小沧溟就甜甜的睡着了,战常胜蹑手蹑脚的起身,却被肉乎乎的小手却抓着手,走不了。

    刚一撤回自己的手,小沧溟就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战常胜只好抓着小沧溟的手不松,轻轻地拍着他,哄着他睡觉,直到二十分钟后,小家伙彻底的睡着了。

    才轻手轻脚的松开孩子的手,悄悄地出了卧室。

    “怎么样见识了吧”丁海杏抿嘴轻笑道,手里织毛衣的速度一点儿都没放慢。

    “这小子,真是粘人。”战常胜笑骂着,眉宇间笑意盈盈,很享受的,“我还怕我走了两个月不认识我了,没想到记得这么清。”说着坐在了她的旁边。

    “咱俩的结婚照挂在墙上呢”丁海杏看着他说道,“你儿子天天看着照片念叨这是爸爸再说了儿子记性好,怎么可能忘记你呢”

    战常胜闻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了,“红缨呢”

    “睡了。”丁海杏看着他道,“这种冷天气,上炕最暖和了。”

    战常胜闻言笑了起来,“不早了,我们也休息吧”抓着她的指尖摇晃着,心猿意马了起来。

    “瞧你乐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丁海杏放下手中的毛衣道,伸手摩挲着他的脸道,“你看看你的脸这么粗糙,一直风吹日晒来着。”

    “男人嘛要那么细皮嫩肉干什么”战常胜眸色亮晶晶的温柔地看着她道,顺势拉着她的手,轻轻的揉捏着她的手道,“别一直织毛衣,手不疼啊还织那么快。”

    “你很高兴。”丁海杏将毛衣放到一边,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

    “当然喽”战常胜激动地说道,“你知道这次我见到谁了吗”指着房内挂着的元帅像的其中之一。

    “他非常肯定了我们的。”战常胜眉飞色舞地说道,“还亲自到场参观我们训练。”

    丁海杏伸手搓搓脸,看着他这么高兴,她真不想泼他的冷水。

    战常胜伸手揽着她的肩头,双眸幽深地看着她道,“杏儿,有烦心事”

    “爸爸村里也来了蹲点的工作队”丁海杏眸色微暗,一脸慎重地说道,“风向趋紧,有点到面,全面铺开了。”

    “这很正常啊”战常胜看着她道,拍拍她的肩头道,“别担心,不就洗洗手,洗洗澡,况且爸又没有做错事,爸为人正直,村里人有目共睹,就是犯小人,也难堵悠悠之口。”

    丁海杏拧着眉头,面色凝重地说道,“我听家属区有些老家来人说,在试点发生地,有些过激的行为,打人、捆绑罚跪、吊人等极端现象,乱搜查、重点集训、乱扣帽子、乱立罚规对其中的“坏中之坏“、“霸中之霸“,大张旗鼓地进行批判,打击其嚣张气焰,对于那些久不服气的“死顽固“、“牛皮筋“、“老狐狸“、“母老虎“、“老运动员“、“橡皮碉堡“等,可是动手打耳光,有的打得头破血流。”

    “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丁海杏靠近他的耳朵,小声的咬着耳朵道。

    “明白可是爸的出身摆着呢而且解放前为部队拉大炮,颁发的奖状还贴在家里,另外你忘了爸和杏花坡大队还贴了一张奖状。”战常胜安慰她道,“而且这次下去蹲点儿,有地方干部也有部队的干部,爸挨着海边肯定有部队的干部,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

    丁海杏烦躁了挠挠头,皱着眉头泄露了她的焦虑。

    “你到底在烦恼什么”战常胜不由得担心地看着她道。

    “你不看报纸,不听广播吗”丁海杏清澈的双眸满是忧心隐晦地说道。

    “报纸广播当然听了,听听最新的政策方针,这可是政治必修课。”战常胜点头道。

    “那就没看出点儿什么”丁海杏拧紧眉头,面色凝重地看着他道,“报纸广播,哪个不是强调,政治统帅业务。”

    “那都是地方上的那一套。”战常胜轻笑道,随即想到某种可能,讪笑道,“你真是胡思乱想,地方是地方,我们跟地方不一样,风不可能刮过来的。而且上级刚肯定我们,怎么可能朝令夕改呢”

    “还有一句话是翻手云覆手雨。”丁海杏面容纠结地看着他道,“我怕你枪打出头鸟,被抓了典型可怎么办”

    “我”战常胜不可思议地看看她,又指指自己道,“老子的出身又红又专,你也是根正苗红,谁能把我怎么样”双手捧着她的脸道,“有一点我们跟其他军队机关单位不一样,那就是我们是海防一线。”压低声音道,“不可能乱的。”朝她点点头,手扣着她的后脑勺道,“乖别胡思乱想。”说着笑了起来,“你看五号这次比我还积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