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后勤保障充足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哈哈”战常胜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他睡觉也这么好玩儿吗”

    “你这家伙。”丁海杏俯身捏捏他的包子脸,温柔地说道,“醒着的时候不叫妈妈,睡着的时候叫,有你这样的吗”

    夫妻俩就这么眼巴巴的看了他一会儿,丁海杏才道,“我去洗漱。”

    洗漱完,热闹了一天了,都累了,上炕睡觉。

    一夜无梦到天明。

    aaaaaa

    热闹的过完了国庆,战常胜又投入了新的工作中。

    秋季与兄弟部队比武,这次比武旨在提高部队训练、作战水平。课目设置着眼实战需要,从空中到地面、从海上到水下、从白天到夜间。

    战常胜与江五号、亲自带队,参加这次比武。

    景海林作为技术支援也同去参加。

    这次与兄弟部队在军事训练对抗,在南方进行,那边的天气正合适。

    战士们要接受耐力和战斗技能的全面的考验。

    比武竞赛中翻越绳墙、空降兵携装定点伞降、攀绳登舰、划舟前进、水下训练

    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月,一直到了年底才回来。

    营区里的男人一走,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感觉时间都慢了下来。

    加上进入了冬天,屋外天寒地冻的,家属们都猫在屋里过冬。

    战常胜咯吱咯吱的踩着厚厚的雪踏进了家门。

    “我回来了。”战常胜站在了家门口喊道。

    丁海杏闻言飞快的打开了门,就看着他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着一双眼睛,身上落着厚厚的雪花。

    战常胜拉下脖子上的围巾,露出自己的脸,展开双臂道,“我回来了。”

    小沧溟摇摇摆摆地走过来,抱着他的腿,仰着脸,眨眨黑葡萄似的奶声奶气地叫道,“爸爸抱抱”

    “儿子。”战常胜高兴地叫道。

    “抱抱”小沧溟抱着他的腿不撒手。

    战常胜刚伸出手,想起来道,“我身上都是雪,不能抱你。等会儿”

    丁海杏拿着毛巾将他肩膀上的雪扫掉,“你赶紧跺跺脚,快进来,外面太冷了。”然后抱着儿子进来。

    小沧溟冲着战常胜喊道,“爸爸、爸爸”

    “小没良心的,我整天看着你,也没见你对我这么腻味。”丁海杏抱着他进屋道,“你爸爸不走了,别担心。”指着进来的战常胜道,“你看这不是进来了。”

    小沧溟看着他进来,摘下帽子,脱掉身上的大衣挂在墙上的挂钩上。

    “爸爸”小沧溟像企鹅一样摇摇摆摆的走过去,抱着战常胜的大腿,仰着脸道,“抱抱”

    战常胜一下子把儿子给抱了起来,兴致高昂的他,抱着儿子飞飞。

    乐的小沧溟咯咯直笑。

    丁海杏满眼温柔地看着他们父子俩。

    “红缨呢”战常胜将小沧溟抱在怀里坐在了沙发上道。

    “还在学校呢”丁海杏看着他说道,“景老师也回来了。”

    “当然了,我们一起的。”战常胜笑着说道。

    “那咱们中午好好的热闹一番。”丁海杏看着他说道,“我们吃火锅如何酸菜鱼头火锅。”说着站起来,去厨房着手准备。

    “好”战常胜看着她食指蹭蹭鼻尖道,“杏儿,你就不问问我这次比武如何”

    丁海杏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双眸灿若星辰地看着他道,“看你春风满面的样子,还用说吗成绩一定是”竖起了大拇指,“这个。”

    “我跟你说我这一次去比武简直是大开眼界,大开眼界。”战常胜双眸兴奋地看着她道,“到了外面才知道山外有山。”

    丁海杏弯腰看着他拍拍他的肩膀道,“沧溟他爸,你肚子不饿吗我们有的是时间谈。先让我做饭好吗”

    “好的,好的。”战常胜看着她忙不迭的点头道。

    丁海杏带上了围裙,战常胜看着道,“你就这样出去,不穿上大袄。”

    “厨房在屋里呢”丁海杏抬脚朝屋里新开辟的厨房走去。

    “在屋里”战常胜抱起儿子跟着进去道。

    “你不在家,天冷了。一号交代后勤重新垒了个锅台。这样也不用出去受冷了。”丁海杏指着新厨房道,“你看跟外面的厨房修的差不多,就是没有接进来自来水。冬天太冷,接水的话还得刨坑挖土,还得防冻,一时半刻弄不好。反正也不用自来水做饭,所以索性就不弄了。”

    “这屋里挺暖和的。”战常胜抱着儿子坐在自己的腿上,屋里说捂暖如春都不假。

    “刚一入冬后勤就把烧炕的煤和做饭的煤球都按时按点儿的送进来。还有冬储的大白菜、萝卜、土豆,都给送来了。我们娘几个在家过的好着呢你不用担心。”丁海杏嘴角微翘,嘿嘿一笑道,“知道我家男人在前面为了集体荣誉浴血奋战,所以这后勤保障,做的足足的。”

    “什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了味儿。”战常胜哂笑一声道。

    “是是,组织对我们娘几个诸多照顾,让你没有后顾之忧。”丁海杏侧头看着他温文一笑道。

    丁海杏就这么备着食材,做着鱼头酸菜锅。。

    向战常胜唠唠叨叨的说着家里的事情。

    总之一句话家里都好。

    战常胜听着她柔柔软软的嗓音,叙说着家里的点点滴滴,心里分外的安宁。

    “你们这日子的过的好不惬意、自在。”战常胜扬眉一笑,语气却酸溜溜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回头看着他,笑容甜甜的,清甜的嗓音中不缺温柔,“我们过的舒心,那是因为有你挡风遮雨啊”

    丁海杏忙活的将淡绿色的汤再锅里翻滚着的黄铜锅放在餐桌上,各色的蔬菜,鱼丸,虾球,肉丸子摆在四周。

    羊肉与牛肉那都是稀罕物,不好弄来,丁海杏就弄了各色丸子来替代。

    “妈,我回来了”红缨站在门口摘下来帽子与围巾,待看见挂钩上的军帽与大衣,惊喜地问道,“我爸是不是回来了。”

    战常胜探头看过去道,“闺女,快进来,饭做好了,咱们边吃边聊。”

    “爸,你终于回来了。”红缨在脸盆架上洗洗手后,蹬蹬跑了过来。

    “俩月不见,咱家红缨是不是长高了。”战常胜看着明显窜了半扎长的红缨道。

    “是啊光着脚丫子都一米六了,照这个样子,还上长的空间。”丁海杏又笑着招手道,“快坐下吃饭,咱们边吃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