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 吃醋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尽管有的人将电影看了许多遍,那台词都倒背如流,可散场后,影片的主要内容,情节、人物、对白成为青年男女议论的话题,特别是主题歌,离开的时候,大家欢喜的哼唱着九九艳阳天总之,看一次电影等于开一次眼界,高兴好几天。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战常胜起身道,“走吧咱们也回家。”

    丁海杏和红缨拿着小板凳,打着手电筒,一起跟战常胜回家。

    景家三口也紧跟在身后,洪雪荔嘀咕道,“这天还真凉了,幸亏穿的厚。”

    “今儿晚上天公作美,风小,不然露天看电影真是受罪。”景海林看着战常胜怀里的沧溟道,“孩子没有冻着吧”

    “没有”战常胜轻笑道,“我们沧溟都穿上薄棉袄与棉裤了。”

    “小家伙睡了吗”洪雪荔问道。

    “啊啊”小沧溟出声表达自己的存在感。

    “这是听见我们说什么了”战常胜轻笑出声道。

    “这电影都看过多少遍了,一听说放电影还是那么的激动、兴奋。”洪雪荔笑了笑道。

    “电影太少了,看多了自然就见怪不怪了。”丁海杏笑道。

    “不过这个电影百看不厌,拍的十分细腻,它的行船能让人感受到水流,非常有质感,非常有女人味”洪雪荔感性地说道,“不愧是第一位女导演导出来的片子。”

    “男人是要实刀实枪的去拼江山,流血杀敌。女人更善于抚平战争的创伤,把人们从紧张的状态下解救出来,恢复到一个正常的感情。”丁海杏声音柔美温婉地说道,“所以有的时候不必遮遮掩掩的。”

    有孩子在,这关于爱情的话题,也是点到即止。

    “我最喜欢里面的风景,水乡的风车、杨柳、板桥、轻舟的优美的像幅画,可惜说黑白的,如果是彩色的就好了。”景海林略微遗憾地说道。

    “结局大团圆最好了。”红缨突然说道。

    “这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不过真实的故事就没这么美好了,故事里的男主人公,也就是副班长徐金成和房东姑娘好上了,两人并没有约定,徐金成担心自己说不定哪一仗吃一颗“花生米”牺牲了呢,害她白等。一语成鉴,那个曾经想留在地方上工作的副班长徐金成在南下的战斗中胸口中弹,牺牲的时候只有20岁。”

    “那姑娘呢”景博达好奇地问道。

    “解放后徐金成的战友找到房东家,那位姑娘也下落不明这就是真实的柳堡的故事。而且故事也不是真实发生在柳堡,只是那里风景优美,就写在那里了。”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

    当然天黑的情况下,红缨可看不见战常胜在说什么景博达则拿着手电筒打着手语翻译给红缨。

    听完整个故事,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果然电影都是骗人的。”红缨轻叹一声嘀咕道。

    丁海杏闻言赶紧说道,“只这一部电影啊太少了吧”

    “大家都过节,都放电影,哪有那么多片源。”战常胜看着红缨道,“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看霓虹灯下的哨兵、红色娘子军”

    “呵呵”洪雪荔闻言笑了起来,“演了霓虹灯下的哨兵有的小伙子就说“我找媳妇就找春妮那样温柔贤惠的姑娘”演了红色娘子军有些姑娘在征兵时便疯了似的要报名去参军。”

    “这就是电影的魔力。”丁海杏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道。

    他们说的那么起劲儿,小沧溟不甘示弱的出声,引起大家的注意,“啊啊”

    “沧溟啊已经一岁了,应该会说话了,怎么没听他说话。”景海林边走边说道。

    “男孩子说话晚,咱家博达也是一岁多才开始说话,刚开始更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向外蹦。”洪雪荔赶紧打圆场道,这人现在说话怎么不过脑子。

    丁海杏笑了笑,她知道小沧溟没问题,只是个懒家伙,不需要用语言沟通。

    “爸爸”小沧溟突然叫道,吐字清晰,字正腔圆。

    寂静的夜晚大家听得分明,战常胜激动地看着小家伙道,“儿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小沧溟看着他这么高兴,张嘴大声地喊道,“爸”

    “老景,听见了吗我儿子叫我爸爸了。”战常胜开心地说道。

    “这都是我的功劳。”景海林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儿子会说话了,跟你有啥关系。”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道,“这种功劳你也抢。”

    “我们沧溟是听了我的话才反驳的。”景海林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种话,真亏你说的出口。”战常胜彻底无语了,“还说我脸皮厚,我看你也差不多。”

    “呵呵”

    大家都笑了起来,无论如何小沧溟开口说话了。

    一行人踏进月亮门,各回各家,天已经很晚了,丁海杏先给儿子洗漱一下,哄着他睡觉。

    战常胜洗漱回来,就看见丁海杏噘着嘴,很明显不高兴了,“怎么了这嘴噘的能挂油瓶了。”

    “你儿子真没良心,先叫爸爸,不叫我。”丁海杏酸溜溜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先是一乐,随即赶紧哄孩子妈,脑子转了转道,“今儿是我抱着儿子,所以就叫我了。”

    “真的吗”丁海杏抬眼看着他,旋即一笑道,“真亏想的出来。”摇摇头道,“好了,我没事”

    “妈妈”小沧溟吧唧着叫道。

    战常胜眼底迸发惊喜道,“快听听,儿子叫你呢”

    两人奔到婴儿床边,小家伙正睡的香甜,丁海杏轻笑道,“你儿子睡的跟小猪似的,哪里叫我了。”

    战常胜一拍手夸张地说道,“你看儿子多喜欢你啊梦里都在练习叫妈妈”

    “噗嗤”丁海杏摇头失笑道,“这种借口真亏你想的出来。”倒在他身上笑道,“真是服了你了。”

    “妈妈”小沧溟粉嫩的小唇咕哝道。

    “听听我就说嘛”战常胜搂着她双眼温柔地看着小沧溟道。

    夫妻二人又听见小沧溟嘴里蹦出个“奶”字,末了嘴还不停的嘬,这是想吃乃了。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吃货。”丁海杏嘴角含笑地看着睡的香甜的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