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抓周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临近小沧溟的生日,丁爸、丁妈寄来了包裹,丁国栋和丁国良也寄来的包裹,都是孩子穿的、用的,玩儿的,有沧溟的,也有红缨的一份。

    丁海杏特意做了寿包,小寿桃。

    叶子呢用菠菜汁和面,红色过去丁妈用红纸染的,丁海杏知道那是化学染剂,对身体不好。

    所以这红色丁海杏西红柿榨汁,蒸出来的效果还不错。

    洪雪荔看着笼屉上蒸新出炉的寿桃,“今儿谁过生日啊”

    “我家沧溟一岁啦”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弟妹怎么不早说,周岁生日,我们什么也没准备。”洪雪荔颇有些懊恼地说道,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小孩子过什么生日,我做寿包也就应个景,好玩儿根本没有大操大办的意思。”丁海杏看着她笑了笑道,“现在可是提倡艰苦朴素啊他的爸妈还没过生日呢”

    洪雪荔闻言还真是她和孩子他爸,博达也是好多年不过生日的。敢买生日蛋糕,那么多人盯着,说不得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他们就吃不了兜着走。

    “嫂子,不用放在心上,真的”丁海杏将寿包拿下来,放在馒头笸箩里。

    洪雪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事回去跟孩子爸商量一下。

    晚餐桌上,战常胜看着精致小巧的小寿桃,只有手心儿那么大,“你还会做这个。”

    “这有什么难的”丁海杏温柔地笑着说道。

    小沧溟看见小寿桃,红艳艳的很好看,高兴的喜欢地直拍手。

    丁海杏喂小沧溟吃饭,将寿包掰下来一块儿塞到他的嘴里,乐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可见很喜欢。

    “妈,小沧溟要抓周吗”红缨好奇地问道,又满脸笑容地说道,“我记得在村里抓周,家里没什么东西。就随手可见的东西替代。例如葱代表聪明,蒜表示善于算术,芹菜表示很勤劳,还有晒干的麦秆表示从事农业活动”

    “抓你爸准备的。”丁海杏看着她心无芥蒂放下心来。

    “我爸肯定希望弟弟抓枪。”红缨笑道,“子承父业。”

    “那是当然了。”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

    吃了晚饭,收拾干净了,趁着小沧溟还精神,战常胜把准备好的抓周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有书、钢笔、尺子、枪、还有博达用芦苇杆拼的大军舰

    “就这些”丁海杏问道。

    “你还想要什么不怕孩子挑花眼啊”战常胜抱着小沧溟笑了笑道。

    “把你的印章拿来,还有”丁海杏直接从兜里掏出一张毛票放在上面。

    “你怎么把钱放上来了。”战常胜好笑地说道,“俗不俗啊”

    “我们生活在俗世里,不知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丁海杏振振有词地说道。

    “有工作,不就有钱了,还用得着专门放上来啊”战常胜理所当然地说道。

    也是啊现在基本上接班制,以孩子爸来说,儿子的未来也不用担心,子承父业当兵去,那是一句话的事情。

    外部环境也是越穷越光荣的年代,有工作就不愁吃穿了,可是等小沧溟长大了,这世道又变了,物欲横流。

    “不起眼,就摆上吧”丁海杏坚持道。

    “随你。”战常胜随意地说道,看着茶几上摆着的东西,“差不多了吧”抱着小沧溟道,“儿子,那咱就抓吧喜欢什么拿什么”

    “咚咚”房门被敲响。

    “这是谁来了”战常胜与丁海杏四目相对,看着对方说道。

    “老战是我。”景海林站在门外道,调侃道,“天还没黑呢关着房门,干什么坏事呢”

    “胡说什么呢”洪雪荔扯扯景海林的衣服道。

    “嫂子看见我蒸的寿包了。”丁海杏小声地说道。

    “去开门吧”战常胜的下巴朝大门点点道。

    “来了。”丁海杏边走边说道,打开了房门笑着道,“景老师,嫂子,博达,快进来。”侧身让开,他们进去后,丁海杏关上了房门,并插上。

    景海林看着茶几上的东西,笑道,“这是抓周呢”

    “抓着玩儿。”战常胜指着沙发道,“请坐。”

    “景妈妈、景爸爸、博达。”红缨在他们进来的那一刻,就从沙发上起来,让开了。

    “这可不是抓着玩儿。”景海林坐在沙发上道,“做父母的都关心孩子的未来,希望透过各种智力测试与性向分析,来获得更多关于孩子潜能的资讯,以帮助孩子规划出最适合的教育方式,与最佳的学习效果。可是有科学依据的,古老的五行占卜术也能解释的通。”

    “行了,别长篇大论了,等你说完,我们沧溟就要睡着了。”洪雪荔赶紧出声道。

    “好好好,让沧溟抓了周再说。”景海林赶紧说道,慈爱地看着沧溟道,“来,沧溟看着喜欢什么抓什么”

    “老战你松开沧溟,你把孩子困在你身前,他只能抓你眼前的东西,这可有作弊的嫌疑。”景海林提醒他道,老战的眼前一艘大军舰,还有一把枪,这意思很明显。

    “哦”战常胜被拆穿了不好意思地赶紧撤回自己的手,“抓吧抓自己喜欢的。”对着小沧溟轻声说道。

    “老战你起来,不许干扰我们沧溟。”景海林扯着战常胜胳膊道,看着他轻笑道,“你还真相信啊”

    战常胜讪讪一笑向后坐了坐,让小沧溟可以围着茶几来去自如。

    一行人眼巴巴的瞅着小沧溟,“快抓啊”

    “喜欢哪个抓哪个”

    小沧溟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终毫不犹豫的抓起刚才近在眼前的手枪。

    可把战常胜高兴坏了,抱着儿子亲亲,“真是我的乖儿子。”

    “又不是真的,那么高兴干什么”景海林忍不住泼冷水道。

    “我就高兴了,怎么了。”战常胜上下打量着他道,“你今儿是专门来扫我的兴的。”

    “我是来给小沧溟礼物的。”景海林说着从兜里掏出长方形的盒子。

    战常胜不客气地拿过来打开一看,“钢笔。”笑了笑道,“这还差不多。”目光看向小沧溟道,“爸先给你收着,儿子等你能用了,再给你。”

    丁海杏看着派克金笔,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