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带兵之道,奇正相合

作品:《六零俏军媳

    “就这事啊让他们闹去。”战常胜非常随意地说道,“也值当的大惊小怪的。”

    “这样闹下去不利于团结,要是引起斗殴打群架,到时候咱可是要吃挂落的。”高进山提醒他道,“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斗气斗出格了可咋整。”

    “你是不是特别在意团结。”战常胜抬眼看着他道,食指轻叩着自己的膝盖道。

    “当然了”高进山立马说道,“我们来自五湖四海,这么多人,如果不团结怎么能行,一盘散沙,还怎么打仗,还谈什么战斗力。所以就要将他们拧成一股绳,团结就是力量”

    “错大错特错。”战常胜斜睨着他上下打量着他道,“我说,老高你是不是这么多年在学校呆傻了,忘了怎么带兵打仗了。”

    “老战说话文明点儿我哪儿傻了,傻子也不能当教员啊”高进山顿时不乐意道。

    “对啊这是他老人家的名言之一团结就是力量还有抗日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景海林惊讶地看着他道,“怎么到了你这里就错了。”

    “哎老景这话说对了。”高进山阴阳怪气地说道,“那我就虚心求教一下,我哪里错了。”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战常胜手指重重地点着眼前的石桌道,“带兵的奥妙,你都忘了一干二净了,你是不是还把这些兵当做你的学生了,要给予他们爱护,当什么母鸡爱护鸡仔儿啊”顿了一下道,“你忘了战争年代在战场上攻山头时,谁担任主攻,谁担任辅攻,都能争个头破血流的。”

    高进山闻言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眼底有一丝明悟。

    战常胜着急地看着推门道,“哎呀我说你傻,你还不承认,我都提醒的这么明显了,还不明白。”

    “难道你是故意的,想让他们两个中队常常的争一争,闹一闹。”高进山抬眼看着他恍然道。

    “对,必须的要常常的闹一闹,和平年代,没有争强好胜尚武的精神就不会有进步。别看这奖励只是一盒午餐肉,可它去激发了军人该有的血性,一支没有血性的军队还怎么保家卫国。”战常胜竖起食指道,“第一,常常的争一争,他们才会有傲气,有志气,有血气、有怒气。就像是新鲜的鱼一样,活蹦乱跳的。有了这几股气,不用你苦口婆心的劝,不用你鞭子催,他就会拼命的向前跑,不用你天天耳提面命的说提高警惕、常备不懈。他睡觉就会提溜着耳朵,瞪着眼睛。”慷慨激昂地说道,“他们想进步的那股子劲头,你想压都压不住。这是你在学校,办公室里看不见的吧”

    “基层带兵的奥妙就在这里。”高进山眼睛里闪烁着神采。

    “第二,他们要是团结的如一人,啥事都没有,我这个三号就成了摆设了。”战常胜意味深长地说道,“到了打仗的时候,他们怎么可能服从我的命令。”缓了口气才道,“最好的局面就是他们虽然在不停的闹腾,但是这一切都必须在我的掌控之中。”嘴角微翘道,“他们就像是从海里刚打捞上的盆子鲜鱼,而我就是那个端盆之人。这个鱼一旦跳出盆子,我就把鱼捡起来,再放回盆子。”挑眉道,“怎么样老高,这还要不要去调解了。”

    “调解要,当然要调解,想吃肉,那就得下死力气训练赶上。”高进山意味过来道。

    景海林突然看着战常胜揶揄地问道,“老战,那你是谁盆子里的鱼呢”

    “你说呢”战常胜挑眉笑道,“带兵之道,奇正相合,古今皆然。回去好好的琢磨琢磨吧”

    高进山看着他坦白道,“幸亏不是你的敌人,不然被玩儿死了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战常胜笑而不语,景博达好奇地看着他道,“战叔叔,你就不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

    战常胜看着自己的徒弟,微微一笑,这小子还是像着自己,没白疼他一回。

    战常胜悠悠抬起深邃的黑眸微微流转,看着他道,“你不知道什么叫留一手吗”神色淡然地扫过他们,目光平视着他们,“就有一点儿你怎么都学不会。”

    “什么你有什么我们学不会的。”高进山不相信道,“这你是人,我们也是人,我就不信我拼命学,还追不上你。”

    “噗嗤”丁海杏抿嘴偷笑。

    “弟妹笑什么”高进山转头看着她道,“你知道啊”

    “我知道”丁海杏微笑着点头道。

    “沧溟他妈,说说看。”战常胜双眸充满兴味,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道。

    “我家常胜能做到官兵一致。”丁海杏轻声说道,在夕阳落在她的身上,衬得她精雕细琢的脸庞更加柔美。

    “嗨我当什么呢这我们也能做到。官兵一致,同甘苦,是我军的优良传统,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高进山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

    “不不,高大哥做不到。”丁海杏微微摇头道。

    “弟妹,瞧不起人是不是”高进山不服气地说道。

    “老爷兵”丁海杏轻轻吐出三个字,兵营之中,强者为尊,或许你有着无匹的智慧,或许你拥有至高的谋略,但想要赢得所有士兵的尊重和敬仰,你就必须拿起武器,与他们并肩作战同生共死方为弟兄。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小道都不是问题。

    “噗嗤”景海林摇头笑道,“老高,咱们不能跟老战这个变态的体力相比,去年实习时,他在军事各项技能上把人家这里最好的兵,给虐的体无完肤的。”

    “他这留一手,我们真是拍马也追不上啊”高进山摇头苦笑一声道,“谁能跟你这个变态相比。”

    “好了,不聊了。”高进山叫上高家兄弟道,“建国、双庆,走了,回家睡觉。”

    “爸,天还没黑呢”高建国指指天道。

    “早点儿睡,明儿你们该进城了。”高进山说道。

    “爸,离开学还有几天呢我们开学那天回去都不迟。”高建国嘟着嘴不乐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