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郁闷

作品:《六零俏军媳

    “哎你看着我干嘛”战常胜看看他,又看看自己道,“我有什么不妥吗”

    “你也太奸诈了。”景海林食指点着他道。

    “我也没办法,老岳只是只听其声,未见其人。”战常胜单手托着下巴,“不能一击即中,被他们反咬一口,破坏同志团结,扰乱军心,可就惨了。”神色清明地说道,“这些都是小道,还得大局为重。”

    “还说我肚子里九曲十八弯,花花肠子多,我看这当官儿,才真是心眼儿跟蜂窝似的多啊”景海林轻轻扬眉看着他说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战常胜摆摆手道,翘着二郎腿,慵懒地说道,“相对于我来说,他们等不到结论才日夜不安呢”

    “错”景海林竖起食指摇摇道,“他们的脑子不能用常人的逻辑来理解。没有一丝的愧疚之心。说不定人家心安理得,而是庆幸没有被发现。”

    “你说的对”战常胜点头道。

    aaaaaa

    狗特务的事情尘埃落定,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丁海杏他们的生活又平静了下来。

    景海林的在技术上有了重大的突破,经过会议决定后,新装的雷达开始了试运行。

    这新旧对比是立竿见影。

    冷卫国拍着景海林的肩膀激动地说道,“老景啊终于可以把这f动派的祸害给淘汰了。”

    “都是领导有方。”景海林谦虚地说道。

    “行了,别谦虚了,你居功至伟。”冷卫国哈哈大笑道。

    冷卫国看着那个旧的,生气地说道,“赶紧把他给我拆,给老子炼了它,老子看着这些破铜烂铁就生气。”

    “别别”景海林赶紧说道,“这些精密仪器,修修改造一下还是能为我们所用。”

    “好好,听你的。”冷卫国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新雷达投入使用,非但没有让战常胜高兴,反而更加的郁闷因为他在雷达上看着人家耀武扬威的,却打不到。

    这些日子战常胜都黑着一张脸,吃罢晚餐,小院内,战常胜手里扇着扇子呼呼作响,也扇不灭这心头火。

    “你甭扇了,跟铁扇公主的芭蕉扇似的,越扇火越旺。”景海林忍不住劝道。

    已经八月末了,海风这么一吹,一扫白日的暑气,小院里,凉快的很,闻着阵阵蔬菜的香味儿,惬意的很。

    “我这不是着急吗真想自个扛着炮轰他丫的。”战常胜将手中的扇子仍到桌子上道,“运输大队长整天叫嚷着反攻大陆,依仗着美帝的飞机、军舰,隔着个海峡有恃无恐的。”

    “你也别急了,由于海上养殖业蓬勃发展,他们也不敢像往常一样,靠近近海。”高进山出声道。

    “在家门口溜达,虽然探听不到有用的信息,可看着恶心。”战常胜咬牙切齿地说道,砸吧着嘴道,“看着煮熟的鸭子在眼前晃悠,不吃到肚子里。心不甘啊”

    “人家也学机灵了,大白天的没有任何的遮蔽,在你眼皮子下面溜达。”景海林抿了抿唇,紧绷着下颚道,“晚上人家就在公海上,咱连第一岛链都出不去。”

    战常胜纠正道,“确切的说,连通过弯弯海峡都困难”

    丁海杏闻言黑眸轻闪,岛链对我们主要是航运能力上的距离考验,没有谁实际上阻止过,跟踪防备并非阻止,虽然现在偶尔通过这些国际水道,但是65年之前我们南北方海军,力量实在太弱了,调动也只是通过弯弯之东的几个海峡包括宫古海峡和巴士海峡,后来65年两岸两次海战之后,我们海军才走弯弯海峡。

    连日本九州岛附近的大隅海峡也是国际水道,海军也通行过,而第二岛链大部分水域是国际公海。可是没办法自身航运能力的不足,计划经济时代闭关锁国而且技术能力只能在近岸活动。直至后来参与了全球自由贸易后,走向深海是日常活动了。

    普通训练高于偶而通过2013年,海军穿越日本周边海峡前往西太平洋训练,在训练活动级别上是“突破第一岛链”。

    这郁闷可想而知了。

    所谓“岛链”,它既有地理上的含义,又有政治军事上的内容,其是五十年代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提出的岛链战略,用途是围堵亚洲大陆,对亚洲大陆各国形成威慑之势。美国著名军事家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甚至把第一岛链称为“不沉的航空母舰”,因为该岛链仅距我们只有160公里,从这里能够向整个大陆东部沿海地区投射力量。

    根据他的理论,在第一岛链的“封锁链条”中,最为关键的是宝岛。它位于第一岛链的中间,具有极特殊的战略地位,掌握了宝岛就能有效地遏止东海与南海的咽喉战略通道。也有了与“第二岛链”内海域的有利航道及走向远洋的便捷之路。

    这一条在岛链在以后的发展中,成遏制海军向大洋发展的两条战略阵线中的之一。

    “不就是欺负咱船没有人家的跑的快,炮没有人家的利,咱拿什么跟人家拼。别说老战郁闷了,我特娘的都郁闷。”高进山愤愤不平地说道。

    “在孩子们面前文明点儿。”丁海杏提醒几个爸爸道,孩子们近在咫尺,可都坐在凉席上玩儿呢

    “就是,语言别那么粗俗,不怕孩子有样儿,学样儿。”洪雪荔随声附和道。

    “我们注意,注意。”高进山摆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以往雷达不争气也看不到,索性眼不见为净。现在雷达争气了,看得到了能不生气嘛

    “我们不说这个了,这个我们鞭长莫及,我们现在说说,能管的”高进山愁眉苦脸地说道,“龙苍海和潘大海他们又差点儿打起来了。你也不管管。”

    “为什么”战常胜明知故问地说道。

    “你故意给我装傻”高进山指着他道,“他们两边现在争的厉害,都说龙苍海是你的亲信,潘大海他们说自己是后娘养的,凭什么同样的训练,龙苍海有肉吃,为啥他们连口汤都喝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