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机缘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朱爱军闻言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真是乍一听到老岳被抓了,被吓傻了,生怕自己被咬出来。

    现在想来,两人并没有面对面的交谈过,而是夜黑风高,谁也看不见谁,自己利用的则是老岳贪财,银货两讫。

    还怕他个球啊一下子瘫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江五号嫌恶的撇撇嘴,“看你那点儿出息,一有风吹草动就给吓成这样,镇定点儿,别露出一副心虚的样子。”

    “是是是”朱爱军忙不迭地说道,你有老爹罩着,大不了换个地儿做,说不定还高升了。

    老子爬到现在不容易,赔了多少笑脸,被人当猴似的耍着玩儿,才走到现在。

    要是因为这事卷铺盖卷滚蛋,还是不光彩的回去,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老子要是有你的底气,比你混的好。

    两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结果愣是半点儿消息没漏出来,还真是见了鬼了。

    苏崇波将老岳与崔敏收押后,来感谢冷卫国他们做出的帮助。

    “都是干革命工作,分内之事。”冷卫国客套地说道。

    “哪里,没有你们的帮助,这次不可能这么顺利。”苏崇波谦虚地说道,看向战常胜道,“对你们只能提出口头表扬了。”

    “我明白”战常胜点点头,神色淡然地说道,隐蔽战线上的即使颁发勋章与奖状,也不可能公开的进行表彰会,就别提他们这些圈外的人了。

    给个口头表扬,已经说意外之喜了。

    “老战,有没有兴趣去我那里工作”苏崇波眼里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在这次抓捕潜伏特务老岳的过程中,他展现出来的敏锐的观察力、沉稳的心态、机智的头脑着实让他侧目。

    比他的两个手下可好太多了,这还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经过专业训练后,假以时日实力肯定能赶上他。

    吹捧别人,不忘称赞一下自己。

    冷卫国闻言着急地说道,“苏崇波同志,你这就不地道了,当着我的面挖墙脚啊”目光看向战常胜,使使眼色,你可得给老子稳住啊

    战常胜微微勾起唇角,平静自若,坦坦荡荡地说道,“谢谢老苏的赏识,我还是喜欢和敌人真刀真枪的干,您的工作太累。”

    “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苏崇波看着耿直的战常胜轻笑道,眸光越发的深邃。

    干他们这行的,不只是累,还有心中越积越多的秘密,连说梦话的权利都没有。更多对家人亏欠,来如风、去如风,没有一句解释。

    轻叹一声郑重地说道,“感谢你和你的家人们的配合。”家人两字咬的特别的重。

    即便崔敏什么也不说,一副死扛到底顽固的样子,苏崇波通过子母蛊也找到了受害人,远远的看着景海林平安无事,即使没有见面也知道这里隐藏着一个高手。

    苏崇波很就没有这么兴奋了,兴致所来,与丁海杏隔空切磋了一下,没想到功力似乎隐隐在他之上。

    两人达成了默契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苏崇波不怕心里再添一个秘密。

    战常胜黑眸轻闪,如无其事地说道,“谢谢”

    这两口子,还真都是少有的妙人

    苏崇波拿出一个礼品篮子道,“这是给孩子们的,我们的小英雄的奖励。”

    “我替孩子们谢谢你了。”战常胜不客气地收下道。

    当丁海杏看到了战常胜拿来的奖励,嘴角直抽抽,那个家伙,当日两人切磋时,最终丁海杏助其一臂之力,闯入了炼神化虚的境界,以武道来说由内劲转为化劲的层次了。

    别小看内劲与化劲一字之差,有人终其一生也达不到。

    武术有明劲、暗劲、化劲三个境界。

    明劲者,即练精化气,易骨之道也。

    暗劲者,拳中之柔劲也,柔劲与软不同软中无力,柔非无力也,即练气化神、易筋之道也。

    化劲者,即练神还虚,亦谓之洗髓之功夫也。是将暗劲练到至柔至顺,谓之柔顺之极处,暗劲之终也。柔劲之终,是化劲之始也。

    在内家看来只把明劲视为修行刚起步,最低层的见山是山,这一层是要彻底修掉,不能停留的。

    内家把暗劲视为修行第二层的见山不是山,这一层是要再度升华,不能停止的;内家最后是要修到行最高层化劲的重新见山是山,才算真正进入内家之门的。

    内家到达最高层化劲的见山是山,是和最低层明劲的见山是山,虽然同为见山是山,内涵却是完全不同的。

    最高层化劲的见山是山,是透过第二层的见山不是山的焠炼修行而成的,化劲修成之后,外人看起来虽然看似和明劲没有差别,同样柔和舒缓而极柔软,或同样虎虎生风而极坚刚,内在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形象的比喻一下,明劲和暗劲都来打冬瓜,明劲之人扎好马步一拳就把冬瓜打得粉碎。而暗劲之人只是用脚一踢,冬瓜纹丝未动,然后用刀剖开,只见冬瓜里面早已化作一瓢浑水

    到了暗劲那是落地无声,且震断砖石。

    有句口诀是暗劲打人如挂画。意思是说,用暗劲打人,就好像把一幅中国水墨画,挂到墙壁的钉子上,打人如挂画。挂中国水墨画的动作,一定是两手轻轻柔柔往前伸,然后轻轻柔柔把画挂到墙上去。因为装裱后的中国水墨画,是很薄、很轻、很脆弱、也很容易撕破的纸质艺术品,如果粗手粗脚,随随便便去挂,甚至用强力去挂,或用蛮力把画摔在墙上,那是绝对不成的。

    化劲是出神入化,可以随时灵活运用,身上无时无刻都合着规矩。也就是“拳无拳,意无意”的功夫了。

    明劲伤人筋骨,暗劲伤人五脏,化劲伤人神气。

    明劲用法起如钢锉,落如钩杆。起如风,落如箭,打倒还嫌慢,追风赶月不放松。足打七分手打三,五行四梢要合全。气连心意随时用,硬打硬进无遮拦。打人如走路,看人如嵩草。

    明劲有声,暗劲无声。起似伏龙登天,落如霹雷击地。起无形,落无踪,起意好似卷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