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死咬着不知道

作品:《六零俏军媳

    “爸怎么样了”景博达看见他们出来立马问道。

    “我妈呢”红缨抱着小沧溟也等在了门口。

    “没事了”景海林有些虚弱地说道。

    “红缨你妈在书房内休息一会儿,很快就出来。”洪雪荔看着她说道。

    “爸,你身上好臭。”景博达伸手捏着鼻子道,“怎么回事”

    小沧溟更说闻的难受的慌,伸着手朝外面,“啊啊”

    “好好好,我们离开。”红缨抱着小沧溟,目光看向景海林他们道,“我们先出去了。”

    “去吧”洪雪荔点头道,一回头就看着景博达捏着鼻子,离的远远的,

    “你这小子,你爸冲一下澡就好了。”洪雪荔吩咐道,“博达,关上房门,在这里守着。”

    “知道了。”景博达点点头道,催促道,“妈,您快跟我爸去冲冲吧快臭死了。”说着将书房的房门关上。

    “臭小子敢嫌弃我,我抱抱你如何”景海林张开胳膊道。

    “不要”景博达摆着手道。

    “行了,别逗儿子了,咱们赶紧洗洗去,我也无法忍受了。”洪雪荔憋着气说道。

    丁海杏在书房的门关上那一刹那,心念一动,手中凭空出现一个瓷瓶,倒出一粒大还丹,盘膝打坐,尽快的吸收药力,恢复体力。

    苏崇波费劲气力,杀死母蛊总算保住了崔敏一条命,只不过现在的她与废人无异。

    “姓苏的,你杀了我吧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崔敏躺在地上,眼神空洞,一脸的生无可恋。失去了她引以为傲的资本,她比常人还不如。

    “等交代完你的罪行,好好接受劳动改造,争取重新做人。”苏崇波将她提溜起来,“现在跟我走吧”

    “我说你是不是被你的组织给洗脑、洗的彻底啊”崔敏讥诮地看着他道,“劳动改造亏你想的出来,你的组织什么德行你会不知道,你做梦”在心里嘀咕我不说还有活的可能,都坦白了就死定了。

    “走吧”苏崇波提溜着她出了房间。

    苏崇波带队去抓捕崔敏,既然是老对手了,那么自然知道崔敏的看家本领是什么

    苏崇波有真气护身,皮肤如铜墙铁壁似的,一般的蛊虫是很难对他起作用的。所以抓捕崔敏的事情很顺利。

    蛊毒在厉害,也厉害不过枪炮,房间外,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屋内,崔敏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上。

    苏崇波知道崔敏狡猾,所以要废去她的一身修为,别出来再害人。

    加上由于丁海杏给景海林解毒时,遭到蛊毒反噬,等崔敏被苏崇波带出来的时候,如垂垂老妪似的,头发花白,满脸褶子。

    谁也没想到,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竟然变成了这样,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大约一刻钟后,丁海杏的体力恢复了七七八八,打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战妈妈,你没事了吧”景博达紧张地看着丁海杏道。

    “没事了,谢谢博达为我守门。”丁海杏看着他温柔地说道。

    “战妈妈,我应该感谢您,救了我爸。”景博达直接跪在地上,“请受我一拜。”

    “使不得,使不得。”丁海杏拉着他站起来道。

    “要的。”景博达砰砰砰磕了三个头,额头磕在丁海杏的手上。

    “你这傻孩子。”丁海杏扶着他站了起来,“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生的职责嘛”冠冕堂皇的说道。

    “杏儿,你没事吧”战常胜蹬蹬的跑了进来担心地问道。

    “没事景老师的毒已经解了。”丁海杏看着他笑了笑道。

    “谁问你这个了,我问你的身体如何”战常胜关切地问道。

    “你看见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丁海杏眸光干净清澈地看着他道,伸出手道,“扶我过去。”

    “好好好”战常胜干脆一个公主抱,将丁海杏抱到了沙发上坐下。

    “哎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丁海杏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说总部来人了,怎么样狗特务抓住了吗”

    “在我们严密的监控下,还能不抓住啊”战常胜神色淡然地说道。

    “哦那有些人该睡不着了。”丁海杏微微抬眼,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道。

    “是啊”战常胜闻言立刻明白她所指的是什么

    aaaaaa

    朱爱军听说烧锅炉的老岳被抓了,还是以特务的名义,手中的茶缸当场就落了下来。双眼发直,一脸的惊恐,等到下身火烧火燎的疼起来,才发觉自己被烫了。

    “嗷”的一声站起来,也顾不得烫着的重点部位,蹬蹬跑到了五号的办公室。

    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去,砰的关上房门,急切地叫道,“五号”

    “门不敲,礼不敬,我这人还没走呢这茶就凉了。别忘了,我在这个位置上一天,我还是五号。”江五号皱着眉头冷言冷语地说道。

    “天都塌了,老子还管什么狗屁礼仪。”朱爱军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五号,你也别急着发火。”极快速地说道,“听说抓到了狗特务了。”

    “是啊烧锅炉的老岳和一个新来的宣传部的姓崔的干事。”江五号点头道,“想不到藏的够深的,可是这跟天塌了有何关系。”

    “我让烧锅炉的去艇上动的手脚。”朱爱军小声地说道。

    “动什么手脚”江五号抬眼看着他一头雾水道。

    “就是上次演习”朱爱军一脸惊恐地说道。

    江五号意味过来后,真他娘的扯淡,一个是这样,两个是这样,竟会拖后腿的家伙,“这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袭击如焚的朱爱军以为自己被当做弃子被抛弃了,双眼猩红,愤怒的瞪着江五号道,“五号,你这卸磨”

    “狗特务本来就是来搞破坏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江五号镇定自若地说道,“就算被咬出来,也可以说他狗急跳墙,胡乱攀咬,为了就是引起我们内斗,扰乱军心。”

    “总之死咬着一句不知情,无凭无据的,他们不能那我们怎么样再说了我和三号的矛盾已经公开了。”江五号微微眯起眼睛,脑子里不停的算计着说道,“将这摊子水搅得越混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