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解毒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是”时刻准备在着的洪雪荔立马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毛巾叠好了匆匆跑进书房,想要塞进景海林的嘴里,却发现他牙关紧闭,咬的紧紧的,急的洪雪荔满头大汗道,“杏儿塞不进去啊”

    丁海杏擒住了景海林的下颚,掰开他的嘴,快速的说道,“快点儿。”

    洪雪荔趁机将毛巾塞进了景海林的嘴里。

    “博达出去”丁海杏厉声道。

    “可是我爸”景博达担心道。

    “去外面守着,看好门户。”丁海杏缓和了下口气道。

    “那好吧”景博达出了书房,体贴的关上书房的门,站在门外一动也不动的。

    丁海杏咬破手指,手中快速的掐着指决,符咒直接打入了景海林的体内,一道接一道,压制住了他体内蠢蠢欲动的蛊毒。

    洪雪荔看他安静了下来,手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海林,好了,好了,现在郝了。”赶紧扶着景海林坐在椅子上。

    “嫂子,还没开始呢我只是压住了他体内的蛊毒,接下来才是最痛苦的。景老师可要坚持住。”

    景海林眼神清明,坚定地点点头,闷声道,“来吧”

    丁海杏点了点头,站在了景海林的身前,手中掐着指决,一道道带着冰蓝色的符咒打在了景海林的身体内。

    由于丁海杏修炼的属于鬼修,所以符咒含有九幽极阴之气,这些极阴之气在她的控制下,游走于景海林的身体内,围追堵截那些令人作呕,可恶的虫子。

    来自地底九幽之地的极阴之气,阴冷之气,虽不及南北极寒,却也非人间之寒,杀毒是绰绰有余。

    不过丁海杏自然不可能用尽全力,景海林凡胎肉体,怎么肯能承受的得了。

    虽然痛苦一些,却是杀毒彻底,当然是不会在损伤他身体的情况下,丁海杏控制着力道。

    痛苦的程度从景海林身上就可以感觉的到,白色的毛巾都咬出了血。

    本来丁海杏解毒不用这般麻烦,可是下蛊之人正在遭受灭顶之灾,景海林则要承受双倍的痛苦。

    因为给景海林下蛊下的是子蛊,俗话说“子母蛊虫两心知”,她释放出子蛊之后,通过母蛊来控制子蛊的动态。从而达到控制别人生死的目地。

    所以真正的做到阎王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也为自己做了不在场的证明,开脱了罪行。

    不过蛊术虽然能杀人于无形,但同样有着致命的地方,就是你如果炼的是子母蛊,那如果子蛊死亡,母蛊也会受到伤害。甚至会狂性大发反噬主人。

    可是万万没想到母蛊先遭受到了死亡,崔敏当然心有不甘心,怎么地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哈哈”崔敏面目狰狞的看着眼前的糟老头,“你不是自诩正义人士吗我今儿就让你尝尝因为你而使得无辜人死亡,招惹杀孽的人,有什么后果,你很清楚因果报应”

    “你又下蛊害人了。”苏崇波捏着她的下巴道,此时的他眼神里充满危险,与刚才的和蔼判若两人,“告诉我是谁”

    “我不告诉你。”崔敏带着恶意笑。

    “哼”苏崇波轻哼一声道,“不说我就没办法了。”

    趁他分神之际,蛊虫从崔敏体内爬出来,爬到了苏崇波的手臂上,想要钻进他的体内,却徒劳无功。

    “怎么会这样”崔敏不敢置信地说道。

    “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走歪门邪道,偏不听。”苏崇波的手轻轻一挥,手臂上的虫子就灰飞烟灭了。

    “怎么可能”崔敏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道。

    不再给她反抗的机会,一缕精纯的罡气打入她体内,控制着她体内的母蛊,小心的呵护着,待找出受害人在一起解决。

    苏崇波想到了解决之法,想法更是好的,可是崔敏体内的母蛊开始发起狂来。

    黝黑的双眸一凛,这是有人在解蛊毒,没想到这小地方居然有高人。事情容不得他细想,不能让崔敏被蛊毒反噬,也不能影响解毒之人施法,他小心翼翼的配合着。

    崔敏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哪里还有先前的光鲜靓丽,现在苏崇波反而还得救她,不被母蛊反噬。

    丁海杏所以只能冒险使用这种办法了。因为根本没有时间考虑。

    丁海杏要一心二用,小不但要杀毒,还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的身体,不受损害。

    同样的景海林所遭受的痛楚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就算是丁海杏可以控制住不伤及经脉、五脏六腑,但那种极阴之气在体内的滋味,也不是这凡胎肉体,所能承受的。

    景海林也在遭受着痛苦的折磨,双眼瞪大,面部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着,身体如坠寒冰地狱般的冷,头发、眉毛,整张脸,脖颈,以及露在外面的双臂,凝结出厚厚的冰霜,皮肤变的晶莹剔透,看着仿佛冰冻了起来。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将那些恶心的虫子冰封在一处,最后又度一丝九幽冥火将焚烧殆尽,随着新陈代谢,最终通过汗毛排除体外。

    景海林身体渐渐的回温,温暖了起来,面色红润,有了生机。皮肤上一层黑乎乎油腻腻,散发着恶臭,能熏死个人。

    “好了”丁海杏退后几步坐在了椅子上,脸色有些苍白,但无大碍。

    幸好蛊王没有练成,不然那些蛊虫有了自己的意识,合力造反的话,丁海杏恐怕也对付不了,甚至要被那些虫子给吞掉。

    景老师也算因祸得福,经过冰与火淬炼了他的身体,虽不能洗髓伐毛,却也能强身健体。

    “弟妹,你没事吧”洪雪荔担心地看着丁海杏道。

    “我没事有些累,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丁海杏捏着鼻子道,“景老师,你还是赶紧去外面冲冲澡。”想起来又道,“别去澡堂子。”

    “知道。我端着水,去厕所冲冲。”景海林点头道,他身上的东西无法向人解释。

    “你们忙吧我坐一会儿,休息一下。”丁海杏靠在椅子的后背上道。

    “呃好好。”洪雪荔扶着景海林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