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破绽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和徐立成直接去了锅炉房,后面的住宿的地方。

    别看已经入秋了,这锅炉房依然不是人呆的地方。老岳的生活很有规律,三点一线,锅炉房、食堂、自己的宿舍,通常如无必要连shui jg区的大门都不出去。

    谁也没想到,这里隐藏着一个极深的特务。

    老岳浑浊的双眼看着推门进来的战常胜镇定自若地道,“三号,水还没烧开呢要打热水的话,还得等一会儿,要不您把暖瓶留下,我一会儿打好热水给你送去。”粗嘎的声音,如指甲划着玻璃一样难听入耳。

    “不用”战常胜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怎么好麻烦你亲自动手呢”

    老岳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这神态语气不大对头啊全身紧绷且戒备地看着战常胜与徐立成道,“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别装糊涂了,狗特务。”徐立成不客气地说道,直接掏出五四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老岳闻言心里咯噔一声,却若无其事地说道,“你们弄错人了,我怎么会事狗特务呢”特别无辜地眨眨眼道,“我可是地地道道的革命群众,这shui jg区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三号这玩笑可开不得,会死人的。”稍稍偏离一下位置。

    徐立成大喝一声道,“别动”

    “我不动,不动”老岳赶紧举起双手道,“同志,你的枪可拿稳了,别开枪走火了。”一脸害怕的样子。

    战常胜平静地看着他,踱着步,打量着老岳所住的宿舍,干净、整齐,一张床、一张书桌,两把椅子,一个脸盆架子,最多的就是挨着墙,放着一个齐胸高的书架了,上面摆满了书了。

    战常胜走到书架旁,不咸不淡地说道,“很有文化吗看的书挺多的。你这个烧锅炉的比我们的战士看的书都多,真该让他们好好的像你学习。”走到书架旁,指着上面的书道,“你看,摆了这么多的书。”

    “我平时不喜欢与人接触,也没什么爱好,就爱看书打发时间。”老岳满脸堆笑地说道,头也不敢回,眼角的余波向后瞥着。

    “红岩这书还真适合你看啊”战常胜拿起书来,随意地翻着道,放下来,又拿起了一本,看着书名念叨,“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不敢相信道,“还是俄文原版的。”

    “我也有中文版本的,对照着看,也学习了俄文了。”老岳立即解释道。

    “嗯还挺好学的,值得我们学习啊”战常胜认真地点头道,随即将书放下,“哟这里还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国古代思想史”转过身来看着他道,“你读的还挺杂的嘛”

    “哦这里还有伟人选集,看来你真的政治觉悟很高吗”战常胜手里拿着厚厚的选集道。

    “是啊是啊伟人选集我是倒背如流。”老岳忙不迭地点头道,心脏却提到了嗓子眼儿了。

    战常胜打开了书,黑色的枪藏在被掏空的书里,“你确实熟读选集,知道他的精髓在枪杆子里出政权,怎么还不死心,还想着反攻大陆。”

    老岳见状大势已去,闭上了眼睛。

    战常胜合上了书,看着他,冷冷地说道,“是不是觉得自己潜伏的很出色啊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发现。”勾唇轻笑道,“你错了。你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

    老岳睁开眼满脸疑惑地看着他,老子哪里错了。

    “作为一个烧锅炉的来讲,你房间里的书摆的太多了。不合乎常理。”战常胜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喜欢看书不行吗没人要求不许看书的。”老岳不死心地为自己辩解道。

    “我也喜欢读书,但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总要有些选择,有的喜欢诗歌、有的喜欢名著。而摆的书太杂、太多,要么是工作需要,要么就是为装点门面。”战常胜闲闲地说道。

    “我积极要求进步不行吗”老岳脱口而出道。

    “那你就不会窝在锅炉房里烧锅炉了。”战常胜不疾不徐地说道。

    “革命工作不分贵贱,我烧锅炉怎么了”老岳诡辩道,“而且我这副样貌,能有进步的空间吗出去不吓死个人。”

    徐立成不得不佩服他的伶牙俐齿,真是死的都能让他说成活的。

    “别跟他废话了,跟我们走一趟吧”徐立成直接说道。

    老岳垂头丧气地被徐立成带进了审讯室内,战常胜没有跟着去,因为他没有资格。

    审讯室是用原来的禁闭室,临时改造的。

    大白天审讯室内也阴森昏暗,屋内正中央点着一百瓦的灯泡,炙烤着坐在下面的老岳。

    徐立成和他的同事坐在办公桌的后面,墙上还刚刚临时贴着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标语。

    这一次换成了徐立成主审了。

    徐立成看着他厌恶地说道,“怎么样看着墙上的字了吗老实交代吧”

    “你让我说什么”老岳垂死挣扎地看着他们说道。

    “别装糊涂了。”徐立成拍着桌子厉声道。

    “你们让我说什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老岳一脸无辜地说道。

    “你的代号,潜伏在这里是干什么的”徐立成直接吼道。

    “我听不明白。”老岳装傻充愣道。

    “别在心存侥幸了,那边的崔敏已经被捕了,而且崔敏代号黄蜂,已经在我们的黑名单上了,被监视了。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下面。”徐立成眼神凌厉地看着他,审视道。

    心里防线被击溃的老岳赶紧说道,“我坦白,我交代”

    aaaaaa

    战常胜帮着徐立成顺利的抓住了老岳,就急匆匆地往家里赶,知道今儿总部来人,所以景海林就在家里工作。

    反正研究部他是头儿,他说了算。

    当好好的正在工作的景海林,突然痛苦的倒地的时候。

    在书房陪着他的景博达大叫道,“妈,不好了,我爸他出事了。”

    丁海杏闻言心里咯噔一声,朝屋里跑去,“嫂子,去拿毛巾让景老师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