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给我叉出去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呀,听了也白听,蛊虫这种东西,必须有雄厚的资金做后盾,不然的话,养不起。”丁海杏看着他声音有力地又道,“下蛊害人,必惹业障,随便取人性命,迟早会遭到报应而且修炼蛊王,终身都要放蛊,一旦停止放蛊,自身就会受到反噬。”

    “啊不下蛊自己遭到反噬,下蛊害人,真是”战常胜微微摇头道。

    “所以啊比起自己的命和别人的命,当然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丁海杏唏嘘道,经历的多了,她自然有敬畏之心,她可从不敢徒惹杀孽。

    “这么邪性的东西,还有人修炼。”战常胜无法理解道。

    丁海杏在心里嘀咕所以蛊术与泰国的降头术,才被称为邪术。

    “问这么清楚你想干什么也修炼蛊术。”丁海杏凝眸看着他道。

    战常胜挑挑眉,“我也没想干什么只不过活到老、学到老。”好半天没听见支应声,一低头,就看见她睡着了。

    起身看看儿子,睡的香甜,回到炕上搂着杏儿思索着明儿总部该来人了,这档子事应该了了。

    第二天,战常胜依然去艇上检查操练情况,看着战士们挥汗如雨的努力训练,战常胜在心里满意的点点头。

    龙苍海跟在他的身边说道,“战士们在艇上操练没得说,那完全是一滴汗、一滴汗干出来的,掺不得半点儿假。”顿了一下道,“就是夜间战斗警报拉响后,视线不好,紧急集合的时间暂时还达不到你的要求。”

    “慢慢”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清晰的

    “咔嚓、咔嚓”照相机的声音响起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战常胜看着崔敏居然还在艇上,视线略过她胸前挂着的照相机,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崔敏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威严和质问迎面而来,如山的压力,压得她有些呼吸不畅,略微有些紧张的她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指,她的眼神微微晃了晃,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所有情绪全然被强行掩盖下去。抬起手晃晃手里的海鸥相机道,“三号,我在照相没看出来吗这是我的工作,我打算将战士们顶着烈日,艰苦训练的照片发表在军报上。你不能打扰我的工作。”特意将工作两字咬的特别的重。

    言外之意很明显,遵照你的指示,这是公事,不是私事。

    战常胜凌厉的眼神直逼崔敏,如杀神附体一般,杀气蔓延开来,盯得她心里毛毛的。突然快如闪电般的出手,将她手中的相机给夺了过来,直接抽出胶卷,给曝光作废了。

    “三号,你怎么能这么做毁了我的工作。“崔敏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赔我胶卷。”硬着头皮伸手讨要道。

    “我这是在阻止你泄密。”战常胜将相机扔还给她道,“接着。”

    崔敏慌乱的接过自己的相机,柳眉倒竖道,“我怎么会泄密你这是在骂我是狗特务。”

    “苍海,我骂她是狗特务了吗”战常胜煞有介事地对着身边的龙苍海问道。

    “没有,这是她自己说的。”龙苍海积极配合地说道。

    “你们欺负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崔敏瞪着他们两个道。

    “我们从来就没说过我们是英雄好汉。对吧苍海。”战常胜假模假式地说道。

    “是三号。”龙苍海立即说道。

    崔敏来回的踱着步,“今儿你不把话说清楚,我怎么泄密了,咱们没完,我一定将官司打到你们的上级领导那里。”

    战常胜冷着脸审视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很是随意地说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你这么做就是泄密。”

    “我刊登在军报上怎么就泄密了,我是表扬你们,让你们成为全军的楷模。”崔敏胡搅蛮缠地说道。

    “你刊登军报上本身就是一种泄密行动。”战常胜凌厉的眼神直逼崔敏的眼睛,带着严厉的谴责意味,他沉声着开口,“报纸发行出去,万一被狗特务拿到手里,就可以通过照片分析出来我们新型艇的动力配置与火力配置,吨位,通过吃水水深就也看出来艇的大小。”他的双眸越发深邃,更加的难以琢磨,“崔干事,现在明白了吗你间接的为狗特务了资料。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胡说八道。”崔敏娇声斥责道,“就这照片能泄什么密”

    “狗特务不怕,最怕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无意识泄密的。”战常胜冷着一张脸道,“现在请你下去。”

    “你凭什么让我下去,你这是在干扰我的工作。”崔敏双眸喷火,怒瞪着他道。

    “不下去是吧”战常胜怒喊道,“来人把她给我叉出去。”

    “你敢”崔敏火冒三丈的说道,美人即使生气也是美人。

    战常胜看着战士们一个个呆愣地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压抑着怒气道,“都一个个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

    龙苍海走上前去,非常有礼地说道,“崔干事,请吧”打着手势说道,“我们都是些粗人,万一伤着你了可咋办”

    “姓战的,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一号,让他来评评理。”崔敏气不过撂下狠话,踩着重重的步伐离开了。

    战常胜却偷偷的松了口气,说老实话,她也怕这毒蛇一般的女人,万一不下去,与战士们肢体接触,被下毒可怎么办

    龙苍海见人走了,下令道,“继续操练。”

    “咱们去舱里看看,”战常胜语气温和了许多,与刚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战常胜他们一离开,战士们才敢喘气,刚才与崔干事剑拔弩张的情形,他们被吓的头皮发麻,紧张的紧抓着自己的裤缝,感觉心跳骤停,呼吸都停了。

    才发现原来三号面无表情时是最和蔼可亲的,真发火了,我嘞个老天,感觉从死神线上走了一圈似的。

    战常胜与龙苍海才不管战士们心里如何想,两人走进了如蒸笼一般的船舱,虽然狭小,却干净整洁。

    在内务方面无可挑剔,这些在新兵连时,就教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