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泄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你说了我也未必会理解,有许多事情都无法解释。”战常胜点点头道,“你只要记得你是我媳妇儿,是我孩子的妈永远别忘了我们就好”

    “嗯”丁海杏重新投入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闷声说道,“你就不怕我是聊斋里那些勾魂的精啊怪呀的大法。”一副揶揄地口吻。

    战常胜低下头手指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低垂着眼眸认真凝视着她,看着她嘴角那朵明媚的笑容,自己眼底的笑容加深道,“那欢迎之至”以吻封缄

    度过一个甜甜蜜蜜,挥杆如雨的夜晚

    第二天战常胜和景海林他们如往常一样平静的去上班。

    这一天风平浪静的,安静的很。

    晚餐桌上,丁海杏看着正喂小沧溟吃饭的好爸爸问道,“今儿这么平静他们没有行动吗”

    战常胜双眸平静而坦然瞥了她一眼,打趣道,“不用查我的行程吧”温和从容地又道,“我是真金不怕火炼,不怕你查,放心我没有跟她有肢体上的接触。更不敢和她一起吃饭,谁知道会被她加点儿什么料。”

    “哼”丁海杏轻哼一声道,“不说拉倒,好心当成驴肝肺。”

    “好好,是我错怪了好人心了。”战常胜眼神尽是笑意道,“没有,咱们的人盯着呢”微微摇头道,“老岳烧水,都没离开锅炉房,而崔敏一直跟随着我们拍照,说是刊登在军报上。正常工作,我无法拒绝,这个有大批人可以作证。”

    丁海杏闻言黑眸微微闪烁,“你们去艇上了。”

    “啊”战常胜点点头道,“现在是我日常工作之一,看战士们操练。”

    “你就让她这么大咧咧的拍照。”丁海杏轻抚额头道。

    “有什么不对吗”战常胜闻言停下喂孩子,目光转向丁海杏,眼底划过一抹危险。

    “大大的不对”丁海杏放下手认真地看着他道,“你这是在无知无觉中间接泄密了。”

    “泄密”战常胜将碗和勺子放下,起身走到红缨的身边,拍拍子她的肩膀道,“红缨你去喂沧溟,我跟你妈说话。”

    “哦”红缨站起来走到小沧溟的身边坐下来,端起碗喂他吃饭。

    战常胜则坐到了丁海杏身旁着急地问道,“我怎么了泄密了”

    “哎”丁海杏向他详细的阐述照片如何的泄密。

    饶是战常胜镇定,也惊出一身冷汗

    “那照你的意思,我们拍的照片刊登在各大报纸,其实也是一种泄密。”战常胜语气慎重且危险道。

    “嗯哼”丁海杏点点头道,神色淡定从容地看着他道,“你以为特务就像是电影里演的那么光鲜亮丽,其实很枯燥的。”

    战常胜平静自若地说道,“这个我知道天天埋在各种消息中和各种档案资料中,很枯燥的,都看成熊猫眼,都快熬成了近视眼。”

    经丁海杏这么一提醒,战常胜引起了重视,想着明儿一定要将她手中的相机夺过来。

    “杏儿怎么知道这么多。”战常胜问出口,又想起来昨儿晚上答应不问的。随后又道,“这当我没问。”

    丁海杏淡定从容地问道,“现在的狗特务传递消息都靠无线电台吗”

    “当然了。”战常胜点头道,“不靠这个靠什么”

    “现在无线电监测非常厉害,用电台太容易暴露了。”丁海杏目光直视着他,微微摇头道。

    “所以现在狗特务们都老实了。”战常胜欣慰地说道。

    “你们精明,敌人也不是傻子,可以不用电台的。”丁海杏目光清明地看着他道。

    “那怎么联系,难道接头,对暗号,那更危险。”战常胜随口说道。

    “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收听敌台。”丁海杏意味深长地说道,不等他发问继续说道,“收听弯弯的广播接接收指令。”

    战常胜闻言瞬间明白了,“只要手里有密码本,就不用联系,就可以通过公开的广播接受到对岸下达的指示了。”

    丁海杏笑着点头道,“正确。”补充道,“双方约定好广播时间,狗特务就可以在固定的时间收听广播节目,当然这个节目是专门为狗特务设置的。节目的广播内容,当然听到后很普通。”

    “这可真是神操作了。”战常胜咂舌道。

    aaaaaa

    吃完饭忙活完后,夜深人静战常胜好奇地问道,“那家伙给老景下了毒,会不会对全区的人下毒啊”想想那就恐怖了。

    “你以为蛊那么容易养成啊真要容易的,老蒋利用生化武器,早就反攻大陆了。”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天真的他道,“抗日就没那么艰苦了,那她们早就统治宇宙了。”

    “呵呵”战常胜也为自己的异想天开笑了起来。

    丁海杏好笑地说道,“蛊在苗族地区俗称“草鬼”,相传它寄附于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谓有蛊的妇女,被称为“草鬼婆”。而修炼蛊毒只有女子能养。因为女子体阴,所以经常在传说里看到放蛊的人都是苗女,而没有男人。蛊术在古代江南地区早已广为流传。最初,蛊是指生于器皿中的虫,后来,谷物腐败后所生飞蛾以及其他物体变质而生出的虫也被称为蛊。古人认为蛊具有神秘莫测的性质和巨大的毒性,所以又叫毒蛊,可以通过饮食进入人体引发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昏乱。

    先秦人提到的蛊虫大多是指自然生成的神秘毒虫。长期的毒蛊迷信又发展出造蛊害人的观念和做法。

    战国时代中原地区已有人使用和传授造蛊害人的方法。最有名的汉武帝的巫蛊之乱,坑杀了不少人。”

    顿了一下又道,“景老师身上所下的蛊还不是最厉害的,像金蚕蛊、猫鬼蛊这一类求财害命的,就很难解了。”

    好学的战常胜缠着丁海杏讲了一晚上的蛊毒,“别在提那恶心人的玩意儿了。”她最讨厌那些虫子了,如果不说这一次景海林中了蛊毒,以她的冷漠才不会管呢

    因为她和战常胜的出现,扇动的翅膀让景海林遭受了无妄之灾。

    不然人家现在还舒舒服服的待在学校里教书呢

    哪里像现在差点儿把小命给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