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你果然知道

作品:《六零俏军媳

    “啊你是说红缨失聪,还会唇语,认识她这么久,都没发现啊”冷卫国惊讶道,“那这样的话,不能把孩子牵扯进来,现在既然知道是他了,那就简单了,找人严密的监视他。”

    轻笑道,“回头这事了了,要感谢我们的小英雄。”

    “嗯”战常胜与有荣焉地点头道。

    “实在太棒了,总算揪出这个藏在暗中的毒蛇了。”冷卫国喜形于色道,“我现在就安排人对他进行严密的布控。”

    “一号这件事要告诉总部的人吗”战常胜问道。

    “事情起了变化,总部又将派人来,所以我们等到主事人来了再说。”冷卫国看着他说道。

    “那好吧”战常胜合上笔记本起身道,“我要汇报的就是这些,不打扰你休息了。”

    “桂兰帮我送送老战。”冷卫国看着自家的婆娘道。

    “不用,不用。”战常胜摆着手出了病房。

    aaaaaa

    战常胜一走,陈桂兰走过来问道,“老冷,看这样子是不是很快就出院了。”

    “嗯”冷卫国点头道。

    “唉”陈桂兰叹息道。

    “哎,我很快出院你不高兴啊”冷卫国斜靠在床头看着她道。

    “是啊好不容易趁此机会能休息一下,结果又得开始忙了。”陈桂兰颇为遗憾地说道。

    “我现在打个电话,然后再好好睡觉行了吧”冷卫国拿起病房内的电话,将任务布置下去,熄了灯,睡觉。

    陈桂兰则躺在旁边的病床上陪床。

    aaaaaa

    景海林给儿子洗了澡后,两口子一起哄了着景博达睡觉。

    “儿子,怕不怕。”景海林坐在炕上道。

    “不怕,有什么好怕的”景博达摇摇头道,“我们抓住了狗特务,是不是大功一件。”

    “你这小子,以后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洪雪荔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快被你给吓死了。”

    “爸妈,我们没有冒险,我们做的对不对。”景博达讨好地看着他们两人说道。

    “做的好,希望以后别在发生类似的事情。”景海林唏嘘道,握着儿子的手还微微颤抖着。

    “不会了爸妈,今儿也是碰巧,没有红缨的唇语,我们也听不到的,狗特务很狡猾的,又说水蒸气,又是呼呼声的。”景博达握着他们的双手道,“哪儿有那么倒霉,天天让我们碰见。”

    “自己可以睡觉吗”洪雪荔轻轻拍着他道。

    “可以,有你们在隔壁,我才不怕呢”景博达松开他们手,比划了个打架姿势,“我会功夫的。”看着他们又道,“爸妈我没事了,你们去休息吧”

    “你快睡,爸妈看着你睡着在离开。”景海林看着儿子小脸温柔地说道。

    “嗯”景博达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待儿子呼吸平稳后,夫妻俩悄悄的下了炕,熄了灯,才离开。

    回到卧室内,洪雪荔抓着景海林的手发抖道,“老景,咱们真的会没事吧”

    “当然你没看见弟妹刚才的样子,咱还担心什么别自己吓自己。”景海林拍拍她的手安抚道。

    “没想到弟妹居然懂这个”洪雪荔惊讶道。

    “说起来这个,以后这事只有咱们四人知道,不要在往外说。”景海林看着她琥珀色的双眸幽深了起来,“也幸好有弟妹在,不然的话,我今儿就交代在这里了。”

    “这是当然了,就是说出来也没人信,今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以为那是电影捏造的,制造恐怖效果。”洪雪荔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现在心脏还扑通扑通直跳。”心有余悸地说道。

    “现在不害怕她了吧”景海林看着她轻笑出声道。

    “不怕了。”洪雪荔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道,“毒这种东西,既能害人,也能救人。端看使用的人是谁”

    “等这事过去了,咱们以前怎么相处,以后还怎么相处。”景海林看着她说道。

    “嗯我也是这个意思”洪雪荔与他相视一笑,“咱们睡吧”

    两人躺下,手拉着手,本以为睡不着,没想到很快却睡着了。

    aaaaaa

    战常胜回来的时候,红缨已经睡了,他进了卧室,脱掉衣服道,“拿来手,我看看。”

    丁海杏伸出手道,“看我的手做什么”想起咬破的手指道,“哦已经不流血了。”

    “怎么这么笨,要咬自己手指啊”战常胜看着她右手食指指腹间嫣红一点儿。

    “来不及了,再说了哪里去买朱砂。”丁海杏笑了笑,冠冕堂皇地说道,其实她的血才有作用。

    战常胜给两人的手表上了上发条,压在了枕头下,看着她道,“累了一天了,我们也早点睡,明儿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丁海杏盘腿坐在炕上,绞着手指,犹豫着说道,“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她道,“医生治病救人,不是很正常嘛你有必要像罪人似的吗你不也说了本草纲目里也有记载这种虫蛊的。我可记得咱家晒棚上就属医书最多。”

    丁海杏闻言猛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哆嗦着嘴唇道,“你不害怕吗”

    “这话说的,我有什么好害怕的。”战常胜不解地看着她道。

    “我可是会那些恶心人的虫子”丁海杏想起来都不由自主的打个冷颤道。

    “你又不是害人,我怕什么”战常胜上前将他拥入怀里道,“相反我很感激你会这个,不然老景就完了。”

    丁海杏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伸出双臂环上他精壮的腰身,“我不相信你没察觉”

    日夜生活在一起,丁海杏即便在小心,也总有出纰漏的时候。

    战常胜的心跳骤然加快,丁海杏轻声叹息道,“你果然有所察觉”

    “我又不是呆子,老子怎么说也是侦察兵出身。”战常胜眼神瞥向枕头下的手表,又抬眼看着她道,“现在五感修炼越来越敏锐,我又不是瞎子,看不出不同来。”想了想苦笑一声道,“杏儿不想说就别说,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

    “那我不说了。”丁海杏抬眼一双清澈灵动的杏眼,静静地看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