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惊险

作品:《六零俏军媳

    反攻大陆崔敏讥诮地看着他道,白日做梦还比较现实。

    就算那是做梦,我也想有机会跑到对岸去,吃香的喝辣的,特么的在这里开的工资就那么点儿,吃的好点儿,就说你资产阶级情调。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这叫过的什么日子。

    就你这样,跟武大郎差不多,三寸钉枯树皮,有那个女人跟你,眼又不瞎的。崔敏看着他真是厌恶地撇撇嘴。

    所以要去对岸啊有钱什么女人找不到,怎么着也得留个后。老岳深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愁找不到女人。

    老岳又转移话题道,那你还帮我

    老娘认钱不认人,出的起价钱,我就干。崔敏黝黑的双眸闪着森森寒意道。

    哎你将人给杀了怎么脱身啊老岳好奇地问道熬。

    简单的很老娘杀人神不知、鬼不觉,待定性为自然死亡,那么老娘直接找人,调离这里,从此就天高海阔了。崔敏自得意满地说道。

    水溢出来了。崔敏娇声道,快点儿关上水。

    老岳麻溜地将水龙头关上,又不烫,至于吗

    你那皮糙肉厚的当然不怕了。崔敏娇滴滴地说道,我这细皮嫩肉的,水汽一熏还不就红了。

    那声音真是酥到骨子里了,害得久不沾荤腥的老岳,心猿意马了起来,可惜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什么货色,立马压下心底的欲念。

    咯咯崔敏娇笑道,恶意地瞥了他下半身一眼,这才是男人吗怎么能抵挡住她的魅力,虽然男人丑了点儿,看得让人倒胃口,谢了,老岳。

    崔敏提着两个暖水瓶,扭着小腰,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她这一走,红缨和景博达被吓得不轻,也顾不得仓库脏不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等了一会儿,才爬着后窗出去了。

    aaaaaa

    高建国和双庆扯着嗓门喊道,“红缨、博达,你们在哪儿别藏着了。”

    崔敏提着暖瓶经过操场时,闻言停下了脚步,这俩名字太熟悉了,不就是目标人物的孩子。

    从仓库出来的红缨与景博达,要向家跑的时候,途径操场却看见崔敏朝高建国他们走去了。

    这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儿了。

    崔敏走到高建国身旁道,“小朋友,你们在玩儿什么”

    “阿姨,我们在玩儿捉迷藏。”高建国看着漂亮的不像话的崔敏非常有礼貌的说道。

    “怎么还没找到小伙伴啊”崔敏微微弯着腰看着他们道。

    “是啊叫了有一会儿了也不知道藏哪儿去了”高双庆皱着眉头道,仰着虎头虎脑地小脸道,“阿姨看见他们了吗”

    “没有啊”崔敏看着他们笑着微微摇头道。

    “可是我看着他们从”高双庆刚刚抬起手臂。

    景博达就高声喊道,“我们在这儿,笨蛋,这么久都没找到我们。”从草丛里爬起来,然后又拉着红缨起来。

    当红缨和景博达看见崔敏走向高建国他们时,立即改变方向,趴在了草丛里,这样就可以遮掩去他们去过仓库的事。

    “我在里面找过。”高建国皱着眉头道。

    “你又不是地毯式搜索,我们像烈士邱少云一样一动不动的。”景博达微微扬起下巴傲娇地说道,“怎么可能找得到我们。”拉着红缨一起出来了,若无其事地看着崔敏说道,“阿姨好”

    “嗯好。”崔敏看着他们灰扑扑的向后退了两步,有洁癖的她实在受不了这些土孩子,“你们玩儿吧阿姨走了。”摇着头疾步离开,感觉自己神经紧绷,大惊小怪。

    aaaaaa

    “她一走,我们跟高建国分开,就赶紧跑回来了。”红缨喘着粗气说道。

    “爸,您没事吧”景博达担心的一直紧抓着景海林的胳膊道。

    “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景海林若无其事的说道,他怕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非吓坏儿子了。

    “可是那女的说给你下毒了。”红缨忧心地说道。

    “我给你景爸爸解毒了。”丁海杏直接说道,与其让孩子们担心不如这么说。

    “呼那就好。”景博达长出一口气都。

    与红缨两个人紧绷的神情一松懈,两个人虚脱的瘫坐在沙发上,红缨长出一口气道,“放心吧我妈的医术好着呢”

    “可是战妈妈什么时候会医术的。”景博达好奇地问道。

    “咱们又没有生病,自然不知道了。”红缨看着他直接说道。

    “听孩子们的叙述,这下子可以清楚的知道隐匿在我们队伍的里的敌人就是锅炉房烧开水的老岳了。”战常胜起身道,“我现在就去找一号汇报。你们先休息吧”

    “好我们得先给孩子洗洗,瞧瞧这身上,都让草给刮破了。”丁海杏心疼道,“真是傻孩子,知道就知道呗看看这血淋子”眼底闪着寒光,大不了灭了他们。

    “那弟妹我们也过去了。”洪雪荔看着丁海杏与红缨道。

    “好”丁海杏目送他们离开,去厨房提下茶壶,又拿着水桶提来冷水,给红缨彻底的洗了个澡。

    aaaaaa

    战常胜急急忙忙去了区医院,陈桂兰开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战常胜,“这么晚了,三号有什么事吗”

    “嫂子我有重要的事情向一号汇报。”战常胜快速地说道。

    陈桂兰看着异常严肃地战常胜立马说道,“快进来。”侧身让开了位置。

    冷卫国一听是战常胜,提高声音道,“老战快进来。”

    战常胜穿过陈桂兰疾步走进了病房,坐在了病床前的凳子上,从兜里掏出纸笔立马写下道,“找到了那个隐藏的特务”

    冷卫国看着他一字一字的写下来,激动地抓着他的胳膊道,“是谁”

    “烧热水的老岳。”战常胜继续写道。

    “能确定吗”冷卫国冷静地问道。

    “能”战常胜重重地写下来道。

    “立马逮捕他。”冷卫国当机立断地说道。

    “恐怕不行,我们没有直接的证据。”战常胜微微摇头道,“第一他跟崔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们得等总部来人;第二,这件事是孩子们发现的。”

    直接将事情的经过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