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逮着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海林琥珀色的双眸里现出奇异的神采,看向丁海杏的眼神复杂,害怕,畏惧,敬而远之。

    “杏儿,老景身体里的毒解了。”战常胜握着她受伤的手关切地问道。

    “不能解,解了就打草惊蛇了。下毒之人对自己的蛊的行踪掌握十分清楚,一有异动那边就知道了。”丁海杏抿了抿唇道,迎上他的目光,而他的目光中没有害怕与畏惧。

    “这个我知道。”战常胜点头道。

    “你知道”丁海杏惊讶道。

    “听的评书多了,只不过我一直以为是封建迷信,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真是颠覆了战常胜的认知了。

    “那我们家老景怎么办”洪雪荔担心地问道,被吓的双手不自觉的颤抖。

    “暂时没事,等抓住她了,我在给你解毒也没事。”丁海杏安抚地看着他们,声音轻柔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我家老景真的没事”洪雪荔抓着丁海杏的另一只胳膊不放心地问道。

    “我保证没事。”丁海杏重重地点头,神色淡然而平和道。乌黑的眼瞳在那温暖灯光的照射下闪着细碎而坚定的光。

    凌乱且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红缨推了下门,“咦门怎么插着呢”拍着门咚咚作响道,“爸妈、快开门。”

    战常胜一个箭步走向门口,打开了房门。

    浑身灰扑扑的红缨冲过来着急的抓着战常胜的胳膊道,“爸,快救景爸爸,他被人下毒了。”

    “我们家怎么黑着的,战爸爸见我爸妈了吗”浑身跟驴打滚似的景博达着急地说道。

    战常胜看着俩孩子道,“你们先进来。”

    “你们这是上哪儿玩儿了,弄的跟土驴似的。”丁海杏走过来道,“看看这身上还有草叶子。”说着帮孩子捡头上的枯草。

    “爸”红缨满头是汗,着急地叫道,“我们快去找景”

    “儿子你干啥去了”洪雪荔走过来看着狼狈不堪的两孩子道。

    “爸妈,你们怎么在这儿。”景博达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景海林与洪雪荔,飞奔过去扑到景海林身上道,“爸,你没事吧红缨说你被人下毒了,哪儿不舒服。”

    战常胜拉着红缨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他们俩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景爸爸中毒的。”

    “我们见到下毒之人了。”景博达看向红缨道。

    “吃了饭,我和博达去找建国他们玩儿,还碰见了其他的孩子,我们一起玩儿捉迷藏。”红缨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和博达就藏在热水房远处仓库里。”

    aaaaaa

    月朗星稀,红缨和景博达就躲在仓库耳听的外面蝉鸣虫叫。

    “玩儿这种幼稚的游戏。”红缨抓着景博达的手,在他手上写道,“走吧这里脏兮兮的。”

    景博达在她的手上写道,“好不容易进来了,怎么也得玩儿了这一局。”

    “那好吧”红缨写下三个字道,将油纸布,糊着的窗口掀开一角,“呼这里面的气味儿真难闻。又潮味儿又是霉味儿的。”

    红缨气自己头脑发蒙,居然跟他们玩儿什么捉迷藏。

    “再忍忍”景博达靠着墙在她手上写下道。

    还能怎么样红缨百无聊赖的透过窗户望着外面,看着热水房,一排水龙头,墙壁上的钨丝灯泡闪着清冷的光。

    红缨看着水龙头冒着热气,这是水烧开了,现在来打热水,最好了。

    红缨心里这么想着,就发现有人朝水房走去,苗条的身材,提着两个暖瓶,随着她摇曳的身姿,摇晃着。

    红缨胡思乱想着,看这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知道正面长什么样儿。

    待她走到了灯下,还真是个美人,看着她将两个暖水瓶放在水龙头下,一打开水龙头,一股热气喷出来,吓了她往后跳了一步。

    红缨不厚道的微微弯起了嘴角,景博达看着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外面好奇地在他手上写道,“看什么,那么入迷。”

    “没什么。”红缨随意地写道。

    刚想收回视线,却看见烧锅炉的老冯出来叫道,崔干事,来打热水啊

    红缨对崔干事这三个字非常的敏感,景博达在她手上写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吧”

    “崔干事”红缨写下三个字,景博达闻言也凑着脑袋看过去。

    谢谢老岳了。崔敏花枝招展笑道。

    这时候两个暖水瓶上的水龙头,同时打开,由于锅炉已经烧开,不仅喷出来水蒸气,水龙头里还发出呼呼声,热水则流出来的很少

    “他们说什么呢我什么都听不见”景博达在她白嫩地小手上写下来道。

    “别闹我给你写。”红缨边看边在他的手上写道。

    事情办妥了。崔敏看着他说道,姓景的小命现在捏在我的手里,我让她什么时候死,他就什么时候死

    你怎么做到的老岳好奇地问道。

    你想试试崔敏眼神冰冷地看着他道,还懂不懂规矩,我说你是不是在这里待傻了,这么多年没人跟你联系,你这脑袋都木了。我如何下毒还要告诉你。

    景博达和红缨两人意识看见了什么都给吓呆了,紧紧抓着对方的手,彼此写下道,“冷静、冷静。”

    红缨继续写着,不敢、不敢,果然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老岳啧啧嘴说道。

    哎上头让我来杀姓战的,你干嘛让我杀姓景的。崔敏不解地问道,一个文弱书生,简直浪费老娘的宝贝。

    你懂什么老岳看着眼前浅薄的女人道,他一个人比这整个shui jg 区的人都有价值。

    得得少给我说这些杀了他又能如何你不会真的以为委员长就能反攻大陆了。崔敏嗤之以鼻道。

    怎么不能你看我们要飞机有飞机,要军舰有军舰,这边特么连个屁都没有,还天天鼓吹着形势一片大好,好个屁。老岳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狂热,真要成功了,那咱们就是功臣,老子也不会窝在这破锅炉房里烧水了,好日子还在后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