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蛊毒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说了,你们可别被吓着了。”丁海杏犹豫了一下,平静地看着他们道,“景老师与其说中毒,不如说是重了蛊毒。”

    “蛊”战常胜挑眉惊讶地说道,“就是小说里苗疆蛊毒。”

    “啊”景海林跟洪雪荔吓了一跳道,不太相信地说道,“真有那玩意儿。”

    丁海杏看着他们怀疑的眼神,不怪他们,因为很多人都不相信,觉得那是无稽之谈,那种东西无法用科学解释。

    蛊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巫术,有说起源于苗疆地区,殷墟甲骨文用观物取象的思维方式已对蛊毒的制作,作了象形的“图示”,即在一“皿”形容器中放有多种毒虫。

    取诸毒虫密闭于容器中,让它们当中的一个把其余的都吃掉,然后,就把活着的这个虫称为蛊,并从它身上提取毒素。如隋书地理志谓“其法以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余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蛊,虱则曰虱蛊,行以杀人,因食入人腹内,食其五脏,死则其产移入蛊主之家。”

    李时珍所著的本草纲目“虫四部”集解引唐代的陈藏器原话说“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

    养蛊之术也是独家秘术,有所传承,非本族人不得真传。蛊的种类极多,影响较大的有蛇蛊、犬蛊、猫鬼蛊、蝎蛊、蛤蟆蛊、虫蛊、飞蛊等。虽然蛊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来,蛊就被认为是能飞游、变幻、发光,像鬼怪一样来去无踪的神秘之物。

    而景海林所中的蛊毒乃是虫蛊,不是空气传播的,它必须有个介质,要么就是触碰你的身体,要么就是放蛊人接触你吃的东西,暂且当蛊类似于细菌吧。但它绝不是细菌。

    说白了,这类虫蛊究其原理,应属于微生物和寄生虫一类,不过是得一些秘术之法,能让其在人体里繁殖,使中蛊者痛苦不堪罢了。

    只不过这一回她下毒更高明,放蛊时无知无觉,死的时候也悄无声息。

    是一个高人。

    “你们不相信是吧”丁海杏看着狐疑地三人道,“简单的方法,插银针于一已熟的鸭蛋内,含入口内,一小时后取出视之,如蛋白俱黑者,是中毒。”微微摇头道,“不过这个时间太长,你们也看不出来。我有更快捷的方法。你们等一下。”话落转身去了餐厅,拿出来一个白瓷大碗,将碗递给了战常胜道,“去,外面打一碗泉水过来,要现打上来的,不要厨房的。”

    “哦”战常胜接过碗就朝外走。

    丁海杏叫住他道,“拿上手电,外面黑漆漆的。”

    战常胜挑开门帘出去了,声音从外面传来道,“没关系,我眼力好,今儿月朗星稀。”

    大约两三分钟后,战常胜打了一碗泉水过来,“水来了。”

    “把门插上。”丁海杏提醒道,嘀咕了一句,“幸好孩子们没在家。”

    战常胜转身插上房门,然后将白瓷大碗放在了茶几上。

    丁海杏又吩咐道,“你的匕首呢”

    “哦我去给你拿。”战常胜转身跑进了书房,片刻后拿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现在无论发生什么事,看见什么都别惊讶,如果实在觉得自己定力差,先咬着手帕。”丁海杏提醒他们三个道。

    “不会,不会,你来吧”三人忙不迭地点头道。

    丁海杏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将几滴血滴在了白瓷碗里,霎时间血晕开,浅浅的水挂着似有若无的红。

    丁海杏滴血的食指还没有凝血,依然沁着血珠。手指掐着指决,虚空画符,战常胜和洪雪荔能清晰的看见景海林头顶上的红色一道别的样子的符,画的时候,丁海杏嘴巴不停的念着什么。

    这简直超出了他们认知。

    “常胜端着那碗水,站在景老师的面前。”丁海杏严肃地说道,“无论发生什么,看见什么,都不能动。更不能出声。”

    丁海杏看着战常胜站在了景海林身前,不知名的咒语的从她红艳艳的檀口而出,只见景海林头上久不散去的鬼画符,此时仿佛燃烧着如鬼火一般的幽绿色的火焰。

    丁海杏手指极快速的变幻着各种姿势,景海林感觉极其痛苦,五官不自觉的抽搐着。

    突然景海林头顶的那道燃烧的符咒飞了起来,而现在屋子里绝对没有风,就算有飞起来的角度,也不一样,无风自动,在旋转一样。

    而景海林越来越痛苦,胸口憋闷,嗓子眼一痒,喷出一口血来,落在了碗里。

    战常胜低头看着碗里,以他的眼力,就看见有四五条肉眼根本就看不到细小虫子,在殷红水中蠕动,贪婪的大口大口的汲取着鲜血中的营养。

    “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洪雪荔大着胆子,硬着头皮看向战常胜手中的碗。

    不过她清晰的看见殷红的水,以肉眼的速度,很快变淡了,最后成了无色的清水。

    “这”洪雪荔惊讶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又揉揉眼睛,“这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丁海杏大喝一声吗,拿起茶几上的匕首,刷的一声对着碗就飞了过去。

    那刀,竟然直直地插进了水里,并不是穿透了碗,相反离碗底还有距离,而是直直的插在了水里就好像水里真有什么东西,匕首插在了那东西的背上

    丁海杏手中指决一动,景海林头顶上的符咒,落在了碗的的旁边,烧了,感觉就好像要让碗里的东西,看到那符的燃烧一样。

    那符一边燃烧,碗里的水一边变成红色,符越短,红色越深符烧完后,那碗水,又变成了鲜红的血色

    这一次,景海林和洪雪荔,清晰的看见了碗底的细小的白色的虫子。

    “啊”景海林和洪雪荔两人给吓的惊声尖叫,声音直冲云霄。

    “够了。”丁海杏轻喝一声。

    两人捂着自己的嘴,一脸的惊恐,洪雪荔只要一想到孩子他爸的身体里有这些不知名的虫子,这汗毛都根根直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