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中招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呃”战常胜吞咽了下口水道,“这可是你猜,我可啥也没告诉你。”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会往这上面猜。”

    “你扇了委员长那么大耳光,小肚鸡肠的他能甘心。”丁海杏眸光微冷地看着他道,“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对付对门的景老师,可比你有价值多了。别忘了景老师的研究内容。”

    战常胜脸色煞白,蹭的一下站起来,如风一般冲了出去。

    丁海杏翘着二郎腿,食指轻叩着膝盖,自言自语道,“看来自己得会一会,那个叫催命的家伙了。”

    “老景、老景。”战常胜着急上火的连门都没敲,就闯进了景家。

    “怎么了”正在打毛衣的洪雪荔被他给吓的站起来,“战教官你”

    “老景呢快告诉我老景在哪儿”战常胜着急且慌乱地问道。

    “在书”

    洪雪荔的话还没说完呢

    景海林的声音就打断她的话,“干嘛大晚上的,你这火急火燎的干什么呢”他从书房里走出来道。

    战常胜激动地抓着他的双臂紧张地看着他道,“老景,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景海林被他给吓了一跳,“我的身体”

    战常胜拉着他就跑道,“不行,还是让杏儿,给你检查一下。”

    “老战你拉着我跑什么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景海林跌跌撞撞的跟在他的身后,进了战家。

    “杏儿,杏儿快来看看老景的身体。”战常胜一进屋就喊道。

    丁海杏从书房里出来看向战常胜道,“我在这儿呢”

    “快,快看看老景的身体怎么样了”战常胜抓着他的胳膊递了过去。

    “恭喜景老师”丁海杏看着景海林美目微动,眼底划过一抹异样道。

    “什么”战常胜黑着脸,眼底闪烁着危险的目光道,“老景中招了。”抬脚朝外走去道,“老子找那家伙拿解药。”

    “回来”丁海杏叫住他道,“没有解药。”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稀里糊涂的,什么中招、什么解药。”景海林一头雾水地看着战常胜他们俩个道,“你们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一下。”

    “我家老景怎么了”洪雪荔激动地抓着丁海杏问道,看着他们异常严肃的脸,“你们可别吓我啊”

    “常胜咱们坐下说话。”丁海杏朝战常胜使使眼色道。

    战常胜拉着景海林坐到了长沙发上,丁海杏与洪雪荔则坐到了单人的沙发上。

    战常胜冷静了下来道,“老景,你接触过崔敏这个女人吗”

    “哦今儿上午她来找我,说什么要采访我在上一次海上行动,我的技术帮助,也是功不可没。”景海林看着不解地说道,“不过我拒绝她了,现在的环境,我恨不得夹起尾巴做人,哪儿还敢嚷嚷的人尽皆知。又不是疯了。”

    “那你们有过身体接触吗”丁海杏一眯眼,眼底寒光一闪道。

    “我哪有啊”景海林立马摇头如拨浪鼓道,目光看向洪雪荔赶紧说道,“博达他妈,我和她绝对没有身体接触”头又转向丁海杏埋怨道,“弟妹你这是在害我。”

    “我害你什么你赶紧想吧这是很严肃地问题。”丁海杏杏眼一瞪道,“不说接触,碰触也行。”

    经丁海杏这么已提醒,“啊”景海林想起来道,“有碰触,我当时给她倒了杯水,她喝水时不小心撒了,我赶紧拿毛巾给她擦,好像碰到她的手了。”

    “这就对了。”丁海杏了然道。

    “等等,你们现在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了吧”景海林犀利地目光看着他们战常胜与丁海杏道。

    “哦这你得问他了。”丁海杏神色淡然地食指指向战常胜道。

    “这本该是军事机密,可是现在不说不行了,人家都杀进来了,咱还无知无觉的。”战常胜权衡了片刻说道,“她是弯弯潜伏下来的特务,擅长使用毒物暗杀,无色无味,防不胜防。”

    “你的意思是我中毒了。”景海林闻言大骇道,“这怎么可能”

    “这可怎么办呀”洪雪荔急得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她为什么要害我”景海林想不明白道,“我没得罪她吧”

    “你的头脑让他们忌惮。”战常胜看着他面色清冷地说道,“你忘了,这里还有精通无线电的,而你现在的工作改造后的雷达系统,让他们无所遁形。”

    “啊”景海林恍然道。

    “等一下,怎么又来了一个无线电高手”洪雪荔抬起手背粗鲁的擦擦眼道。

    战常胜与景海林两人四目相对,战常胜抿了抿唇,神色冷峻地说道,“说吧”

    景海林把演习中的失联与迷航背后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里面居然有这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洪雪荔埋怨地看着景海林道。

    “嫂子,也别怪老景,这件事就一号、二号和我们,就我们四个知道。”战常胜赶紧说道,“咱现在的讨论重点是不是错了,应该是老景身上的毒。”目光转向丁海杏道,“杏儿,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能解是能解,可现在不能解。”丁海杏沉着冷静地说道。

    “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战常胜着急地问道。

    “我这边一动手,她就知道,谁知道她会干出什么更令人危险的事情。”丁海杏不由得担心地说道。

    “我还是不明白,他到底给我下的什么”景海林心急如焚地说道。

    “对啊如果下毒,这么久早该毒发了,像是鹤顶红,见血封喉。”洪雪荔目光看向他道,“可我们家老景,你们看好好的,没什么不妥。”

    “她下的毒,死者给人的感觉是自然死亡,劳累过度,心脏衰竭猝死的。”战常胜生音冷硬地说道,“她毒杀的人,都是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日没夜的,自然就无知无觉了。”

    “毒发持续时间长,所以更不会怀疑是被人给毒杀的。”丁海杏面色纠结,眼神游移着要不要告诉他们真相。

    “杏儿,有什么就说你我之间不需要再隐瞒。”战常胜眸光转动,眼神坦然地看着他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