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猜的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不忍心儿子受折磨,眼巴巴的瞅着饭菜,进不到自己的嘴里,最终开口道,“今儿下午嫂子过来了。”

    战常胜恍然道,“真是的,怎么不早点儿说,害得我提心吊胆的。”

    “不心虚,你提心吊胆干什么呀”丁海杏挑眉斜睨着他道。

    “还不是他们说的,女人在这种事情上,总是疑神疑鬼。”战常胜大唱高调戴高帽道,“我知道,杏儿的思想觉悟高,是相信我的,没有证实怎么会轻易的定我的罪呢”

    “我也是女人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理智,我要是化身农村的泼妇,掐着腰,跟茶壶似的骂街啊怕不怕”丁海杏说着自己就笑起来了。

    “怕什么憋在心里多难受啊”战常胜一脸宠溺地看着她道,“发泄出来,在听我解释。”

    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想起言情小说里,男的向女的解释误会时,双手捂着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你笑什么”战常胜被她给笑的莫名其妙。

    “没什么,不向我们解释一下,这股妖风怎么刮起来的。”丁海杏看着他说道,“给你一次辩解的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爸妈,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红缨看着他,又看看她道。

    “吃完饭,我们再说。”战常胜指指小沧溟道,“你儿子可抗议呢”

    原来他们夫妻俩说的热闹,小沧溟急的伸手去抓他手里的勺子。

    小沧溟觉得还是自己动手,才有足食的可能。

    吃完饭,红缨麻溜的收拾完餐桌,洗碗刷筷子,甩着湿漉漉的手就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爸,说吧”红缨忽溜溜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

    “你们听好了。”战常胜将中午发生在食堂的一幕详细的叙说一下。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可等我从一号那里回来,就已经是满城风雨了。”战常胜无辜地看着她们母女俩道,“我真是比窦娥还冤。”

    “肯定是五号散播的谣言。”红缨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人怎么这么可恶啊”

    “好了,好了,谣言止于智者,你们相信我就好了。这种事情越争辩,越解释不清。”战常胜宽慰红缨道。

    “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丁海杏起身道,“把儿子给我,他该尿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战常胜起身进了书房,红缨则跑出去找景博达还有高建国他们去玩儿了。

    等丁海杏将小沧溟哄睡了,才端了杯水敲开了书房的门。

    “喝水。”丁海杏将茶杯放在他的左手边上道,随后就坐在了他对面突然问道,“一号住院了。”

    “呃”战常胜握着的手中的钢笔一紧,随即抬头来,若无其事地说道,“只是例行检查,查出来些小毛病,进一步检查一下。”

    “我知道了”丁海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

    “好吧军事机密,不能说。”战常胜言尽于此道。

    “明白”丁海杏点点头,双手托腮看着他道,“那咱们来说说那位崇拜者。”

    “我已经坦白了,怎么又提她啊”战常胜颇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我的意思是,被人家小女生崇拜着你这心不飘啊”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他淘气地问道。

    “恶心都来不及,我还飘呢飘上去,摔下来,不死也残废。”战常胜一语双关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黑眸轻闪,“问你句话,天天对着我,你看不腻吗”

    战常胜放下手中的笔,认真地看着她,不答反问道,“天天对着我,你都看不腻吗”

    “你干嘛学我说话。”丁海杏娇嗔道。

    “你干嘛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战常胜端起水杯,轻抿一口道。

    “喜新厌旧是人之常情,就像是谁都喜欢穿新衣。”丁海杏看着他笑笑,杏眼微微眯起道。

    战常胜眸光微微一闪,狡猾地说道,“哦我穿的军装可没有你所谓的新旧之说,永远都是这一身。”

    丁海杏闻言一怔,粉嫩的唇角柔和的翘起,“奸诈”

    战争生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我的回答满意吗”

    “哎你就没起过花花心思。”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花花心思,不管男人和女人都有,只不过有敢与不敢之说。不过呢这花过下场没好的。男人因为作风问题,一撸到底,卷铺盖卷滚蛋,女人嘛挂着oxie游街。”战常胜严肃地说道,“我脑袋抽了才去办那种傻事”

    “听你这口气,不是不想,而是代价太大,得不偿失。”丁海杏杏眼圆瞪着他道。

    战常胜咽了下口水,这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谁说我想花了,我刚才说的那是一般的人,我是二般情况,我有你这么漂亮能干的老婆,我很知足的,我要是再有什么不安于室的想法,那老天爷都放不过我。”

    “不安于室,是指已婚妇女,乱搞男女关系。不是指男的。”丁海杏哭笑不得道。

    “我用错词语了吗”战常胜夸张地说道,“不过男人也应该对婚姻忠诚的。”想了想举起手蹭蹭鼻尖道,“我先声明一下,我的对那个女人绝对没有任何的心思。如果那个女人硬要接近我的话,以工作的名义。当然我保证工作场合绝对不单独见面。私下那就不可能了,所以你得相信我。”

    丁海杏瞳孔微缩,“那个女人有问题”

    “你怎么会这么猜。”战常胜想了想说道,因为他不确定那女的是否会就此放弃。

    还有总部那俩会不会继续出馊主意,所以先打好预防针。

    “你这么说就等于是默认了,这前后矛盾,我不得不这么想。”丁海杏仔细分析道,眼底的杀气一闪而逝道,“这么说是针对你的喽”挠挠下巴道,“你有多大用处如果是我才不会傻的针对你。”

    “喂喂你男人虽然说不上是多么伟大的人物,可好歹也是战斗英雄,刚刚还把运输大队长的潜艇给缴获了。”战常胜闻言顿时不乐意道。

    “老蒋派来的人。”丁海杏低垂眼睑,眼底闪着寒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