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唯命是从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何不直接来问我,更好”丁海杏抱着儿子站在他们身前笑眯眯地说道。

    战常胜被吓的一哆嗦,讨好的看着丁海杏道,“杏儿我回来了。”

    “回来了好啊”丁海杏的笑容异常地柔和道。

    战常胜旁敲侧击地打听道,“今儿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啊如往常一样,很平静。”丁海杏意有所指地说道,“不像外面闹腾的很啊”

    战常胜心里咯噔一声,这是知道了,可不该这么平静啊这到底知不知道,他心里没底儿了。

    “啊啊”小沧溟才不管他们打什么机锋,看见战常胜高兴地伸着手要抱抱。

    “抱着你儿子洗手去,咱们马上吃饭。”丁海杏将小沧溟递给他道。

    “好”战常胜抱着儿子洗手,不忘瞪了一眼景家竹帘后面看戏的三人。

    洪雪荔赶紧拉着他们父子二人回到餐厅道,“你看看,让人家抓包了吧”

    “呵呵”景海林颇为遗憾地笑了笑道。

    一家三口坐下,洪雪荔盛着粥道,“我说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景海林摇头道,心里嘀咕弟妹的心里素质真好,“今儿下午有谁来过吗”

    “没人来。”洪雪荔摇摇头道。

    “陈大娘来了,是来送葡萄的。”景博达想起来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洪雪荔挑眉问道。

    “妈在准备明天讲课的讲义,陈大娘是来找丁妈妈的。”话落景博达夹着个虾仁放进嘴里。

    “难怪了”景海林嘀咕道,原来是诱人做好了善后工作。

    “你这话,我听着好像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洪雪荔好奇地问道。

    景海林看着他们两个道,“与其从别人嘴里知道,不如我说给你们,不过这事你们知道就行,可别在老战露出来。”

    景海林的话激起了两人的熊熊八卦之心,“怎么了”

    “咱们离群索居的,这种消息滞后,也有好处。”景海林略微一点头道,“起码听不见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发生了什么事,还得嫂子亲自出面。”洪雪荔轻蹙着眉头道。

    景海林把事情说了一遍,洪雪荔赞赏地说道,“战教官拒绝的非常好这样谣言就不攻自破了。”抿嘴轻笑起来。

    “你笑什么”景海林看着莫名其妙的她道。

    “你看刚才战教官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洪雪荔说着细碎的笑声又溢出了唇边,“男人就该像战教官似的,懂得避嫌。”温柔地眸光看着景海林。

    景海林察觉她的目光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男人应该像战教官似的,在外面顶天立地,在家里唯命是从。”洪雪荔语气轻轻柔柔的,双眸流露出梦幻般的表情。

    景海林忍不住吃味儿道,“我很差吗用得找羡慕人家,我对你不好啊”甜言蜜语那是信手拈来,“老战是不分男女,我呢如果你的心是x轴,那我就是个正弦函数,围你转动,有收有放。如果我的心是x轴,那你就是开口向上、Δ为负的抛物线,永远都在我的心上。”

    “噢”景博达闻言好生羡慕爸妈的感情。

    “如果一天,我们不幸被人为的扔到数轴两端,正负无穷,生死相断,没有关系,只要求个倒数,我们就能心心相依,永远相伴。”洪雪荔温婉秀雅的脸看着他,一双清澈灵动大眼睛全是他清隽的身形。

    “好好的说这个干什么”景海林几乎是呓语道,“咱现在不是好好的。”

    “你没看报纸啊”洪雪荔忧心道,食指指指天上道,“连指挥部都成立了,看样子是没有结束的意图,反而是扩大了,更加的尖锐。”她也知道破坏了好好的气氛,可话题到了这里,“咱们不能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以为躲在这里就万事大吉了。”

    景海林收起脸上的笑容,紧皱起眉头,“过两天安生的日子都不行。”深吸一口气道,“总之前后尾巴夹好了。”目光看向景博达。

    “我都不出去惹是非的。”景博达赶紧说道。

    “很快就开学了,到时候去了学校人多嘴杂了,小孩子又口无遮拦的,你要小心点儿。”景海林不由得担心道。

    “那些小屁孩儿,怕个球。”景博达吊儿郎当地说道。

    “纯真的另一个名字叫残忍。”洪雪荔眸光担心地看着儿子道,“小孩子没有是非观念,只是模仿大人,有时候反而比大人更加的凶狠”

    “老子能动手绝不动嘴,揍趴下,就不敢了。”景博达挥舞着拳头道。

    “你这说话的调调怎么越来越像你对门战爸爸了。”景海林苦笑一声道。

    “我觉得挺好。”洪雪荔反而说道,“不过你可不许滥用你战爸爸教你的格斗。”

    “放心吧爸妈,只要他们不过分先动手,我才不屑动手的。”景博达轻蔑地说道,“只是嘴巴上说说,不疼不痒的,就当狗吠了。”经历的事情多了,等闲的话,是刺激不了他的。

    “好了,好了,是我破坏气氛了,咱不说这个话题了。目前来看大家对我们还挺友好的。没看见老高家无动于衷吗如他那般提高警惕的,觉悟高的,一有点儿风吹草动的,就立即付诸行动了。”洪雪荔赶紧说道,“吃饭,吃饭,没想,是我自己吓自己呢”

    夕阳的光辉透过窗扉,将片片的柔和,洒落在屋内,落在了她的身上,暖暖的,细小的尘埃在他身边飞舞,像是调皮的精灵,打破了刚才了不快。

    aaaaaa

    “洗好手了吗快来吃饭。”丁海杏摆好碗筷后,提高声音道。

    “哦这就来。”战常胜抱着儿子挑开帘子进了房子,走到餐桌前,将小沧溟放到他的餐椅上,“我来喂,今天爸爸喂沧溟吃饭好不好”

    “当然是你喂了。”丁海杏将盛好的小米粥与勺子一同递给他道。

    战常胜边喂着儿子,眼角的余波边看着丁海杏,心里不住的琢磨,这么平静太不正常了。

    “别瞥了,在看下去,你打算把粥喂到儿子的鼻子里吗”丁海杏看着他的样子,实在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