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心虚’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甩了甩湿漉漉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道,“嫂子,咱们屋里说话。”

    两人进了屋里后,丁海杏热情地说道,“嫂子坐,我给你倒水。”说着拿起杯子。

    “别忙活了,我不渴,快坐下来,我有件事跟你说。”陈桂兰招手道。

    丁海杏放下杯子,坐到了陈桂兰的旁边道,“嫂子,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要说的话,你先别生气,听我讲完了,你在生气如何”陈桂兰先打预防针道。

    “好,嫂子你说”丁海杏闻言点头道。

    “今儿中午在食堂,老战那边发生了点儿事。”

    随着陈桂兰的叙述,丁海杏也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我知道女人碰见这种事,总是疑神疑鬼的,可老战的话你也听见了公事办公室里谈,和那个新来的干事没有私事,这拒绝的义正言辞的。”陈桂兰笑道,“这事你可以去食堂打听打听,我就怕有些人故意藏头去尾的,挑事,看戏。你明白吗”

    “嫂子,我还没听到风言风语的。”丁海杏看着陈桂兰道,“谢谢嫂子了,为我们的事情害的你专门跑一趟。”

    “谁让我是嫂子呢为了家属院安定、团结,及时的扑灭谣言。”陈桂兰热心地说道,“这事你知道就行,老战回来后,可不许因为这事跟人吵架。吵架很伤夫妻感情的。”

    “我知道。”丁海杏点点头道,“我相信他不会乱来的,小女生对英雄的崇拜,很快就散了,很快她就会发现,英雄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也会打嗝、拉屎、放屁的凡人一个。”

    “噗嗤”陈桂兰闻言一脸的错愕,随即笑道,“话糙理不糙,这男人没结婚之前远观着哪儿都好,结了婚之后,哎哟我的老天,看哪儿都不顺眼,还能怎么着,只能彼此适应磨合,彼此迁就、忍着。”

    “嫂子说的是至理名言。”丁海杏笑道。

    “什么至理名言,都是夫妻生活这么多年的经验。”陈桂兰起身道,“好了我来就是为了这事,你忙吧”

    两人出去了,丁海杏将刚清理好的两条鲈鱼用草绳拴着递给了陈桂兰道,“嫂子,开剥好了,回去做给孩子吃。”

    “这怎么好意思好像我专门来”陈桂兰摆手道。

    “嫂子,拿着吧都是孩子们在海边抓的。”丁海杏笑道,指着水池里的海鲜道,“你看这里还多着呢”

    “那好吧”陈桂兰欣然应道,“你忙吧”

    “大娘,篮子。”红缨将篮子递给了她道。

    陈桂兰接过篮子笑道,“好孩子。”

    “大娘再见。”红缨和孩子一起说道。

    小沧溟虽然不会说话,但抬起手朝陈桂兰挥挥。

    那胖嘟嘟乖巧萌萌的样子,真是能把心给萌化了。

    丁海杏将陈桂兰送走,转过身好笑的摇头,“这叫什么事。”

    “妈陈大娘来干什么”红缨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来给你们送葡萄的。”丁海杏笑眯眯煞有介事的说道,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看着红缨皱着眉头,丁海杏揉揉她的脑袋道,“别胡思乱想吗,没事。”

    aaaaaa

    夕阳西下,战常胜收拾好了东西出了办公楼。

    嘴上说的好,可是越靠近家,这心里越发毛。

    “这特娘的叫什么事真是无妄之灾。”战常胜黑着脸自言自语道,“杏儿应该不会生气吧”

    “老战”景海林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道。

    战常胜闻言回身看见景海林满头大汗的,“老景,你跑这么快干什么”

    “你在这儿来回踱着步,不敢回家啊”景海林突然说道。

    战常胜看着他苦笑一声道,“你也知道了”

    “是啊屁大点儿地,屁大点儿事,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了。”景海林看着他道,“你怎么搞的,我可警告你,你可不许对不起弟妹。你要真不对不起弟妹,咱们也断交,我可不跟作风不正的人共事。”

    “胡说什么我是无辜的。”战常胜哭笑不得地说道,将中午食堂的发生的详细的说了一遍。

    “你早说啊让我错怪好人了。”景海林埋怨他道。

    “我可算是知道,什么叫倒打一耙了。”战常胜看着他道,“你给我说清楚的机会了吗”

    景海林不自在地说道,“关心则乱。”忽然又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这不是怕你犯错误吗”

    “谢谢你的关心了。”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

    “走吧回去我给弟妹说,你是被冤枉的,是有人故意在背后造谣的。”景海林拍拍他的肩头,幸灾乐祸地说道。

    “把你那看戏的表情给我收起来,我会更相信你的。”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

    两人边走边聊,一路朝家走去,“老战,被你这么一整,军营的风气都焕然一新了。看来你真是带兵的一把好手。”

    “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给看扁了。”战常胜眸光轻闪道,“老子在你眼里不再是一无是处了吧”

    “是啊是啊很能干。”景海林夸赞道。

    说话当中两人跨进了月亮门,“用我帮忙吗”景海林一脸戏谑地眨眨眼道。

    “没有一点儿战友爱的家伙。”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随即提高声音道,“我回来了。”

    “我回家了。”景海林手指比划着自己的家的方向。

    “嗯”战常胜点点头,看着他挑开帘子进了一家,一回头见红缨出来了。

    红缨挑开帘子看见站在院子中央的他立马高兴地迎上去道。“爸,回来了,快洗手,妈晚上做了好多好吃的。”

    战常胜悄悄地招手道,“红缨过来。”

    红缨靠近他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不自觉地压低声音道,“爸,这么小心翼翼干什么”

    战常胜半弯着腰,平视着她道,“你妈今儿心情没有异常”

    “跟平常一样。”红缨皱着眉头小声地又问道,“爸您指的异常是什么”

    “生气不高兴”战常胜小声地问道。

    红缨摇摇头道,“没有,没有生气或者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