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好事精

作品:《六零俏军媳

    “他提醒的没错,是我们大意了。”徐立成看着他道,“我会尽快和家里联系,重新派人过来。”

    “那家伙的性命你不担心啊”何子峰担心地问道。

    “黄蜂来了十来天都没动手,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动手。”徐立成冷静地说道,“我现在就回去,跟家里联系”

    看着他不放心地提醒道,“战常胜同志说的对,你要在生活习惯上面注意一下,别把在外面的习惯带进来,如此的突兀,想不让人注意就难”

    “知道了。”何子峰郑重地点头道,“不过我在医院又不跟她接触,她又发现不了什么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再说了,咱毕竟是在自己的家里,我们又不是在外面,强敌环绕。”

    “你看看别大意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部的环境,如果你把外面的习惯带进来,被现在的群众给扣上一顶资产阶级思想的帽子。”徐立成一脸严肃地说道,“在外面待久了忘了家里啥情况了。”

    何子峰被吓的冷汗渗渗的,“多谢了老哥提醒了。”别在外面平安无事,在家里栽进去,那可真是冤死了。

    “好了,我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儿。”徐立成起身出了何子峰的办公室。

    回到宿舍,与家里联系,将这面的情况向上级汇报了一下。

    京城一座不起眼的小楼里,接到了徐立成的汇报立刻召开了会议。

    “年轻人还是经验浅啊要不是人家提醒,恐怕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以前在总部干文职工作,前几年送去进行了专业培训,后来是外派人员,出任务的机会少。”

    “他们可都是个人才,人挺机灵的。”

    “机灵还让人家一个门外汉指出这么多错误,真够汗颜的。”

    “缺少实际工作经验,谁能想到,这里面藏着大鱼。”

    “别找借口,还是训练不够。”

    “行了,讨论一下他们送上的情报。”

    “如果他们的消息说可靠的,那么这个崔敏就不是黄蜂二号了,而是黄蜂本人,咱们的老对手了。”

    “老对手,自然要派他出马了。”

    aaaaaa

    冷卫国病了的消息散播出去,陆陆续续的有人来探病。

    当看见江五号来了,冷卫国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挑事精,一天不折腾,他就浑身不舒服。

    “老江,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冷卫国指着他道。

    “我怎么了”江五号一脸无辜地说道。

    “食堂里发生的事,让你给闹的整个区里都知道了。”冷卫国好心地提醒他道。

    “这我也没说啥啊”江五号死也不承认道,“采访咱们大英雄的机会,趁机也宣传一下咱们区多好。我只是让三号别那么傲气,谦虚一点儿吗那谁知道群众胡乱联想。”摊开双手道,“当时那么多人在,谁知道这传言传的不像话了。”立即说道,“一号你放心,回去我就封他们的口,不许胡说八道。”

    你这是平息事态呢还是火上浇油呢

    “当干部的要德才兼备,要搞好团结,”冷卫国看着他规劝了句道,“能容人者,人才能容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一号,我错了,我现在就去找三号赔礼道歉去。”江五号立马说道。

    “别了,这种事情越描越黑。”冷卫国赶紧制止道,这家伙面上答应的好,别转过脸,又去战常胜的后院火上浇油了。

    “这是我让我家那口子,去找弟妹了,她们女人说话比我们老爷们好。”冷卫国看着他说道。

    “那就麻烦嫂子了。”江五号忙不迭地说道,不好意思道,“你看我是来探病的,居然又给你添麻烦了。”关切地问道,“一号,你这到底得了什么病,就严重到要住院了。”

    “你们以后少惹我生气,我的病也好的快些。”冷卫国嗔怪地看着他道。

    “不会了,不会了,我好好的团结同志。”江五号非常郑重地说道,“到底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也没什么老毛病了,我身上的勋功章又在作怪,医生让我多休息两天。”冷卫国摆摆手道。

    “那我不打搅你休息了。”江五号起身道。

    “慢走,不送。”冷卫国捶了捶自己的腿道。

    “不用,不用”江五号退出了病房,出了医院,吹着口哨,连脚步轻快许多。

    冷卫国听着楼下传来清脆的口哨声,这个老江,真是改不了了,亏还没吃够

    aaaaaa

    陈桂兰剪下葡萄放进了篮子里,提着跨进了月亮门。

    “孩子们,看大娘给你带了什么”陈桂兰看着坐在席子上玩儿的孩子们道,举了举手里的篮子,可以清晰的看见冒出尖儿的带着白霜的葡萄。

    正在水池旁处理海鲜的丁海杏闻言抬头道,“嫂子怎么来了。”接着从小板凳上站起来道,“嫂子带这个干什么留着给雅楠他们吃呗”

    “大娘。”孩子们纷纷从席子上站起来有礼地说道。

    “乖,你们继续玩儿。”陈桂兰看着孩子们道,“家里葡萄多的是,孩子们天天吃,牙都倒了。”她将篮子递给红缨道,“快去洗洗,分着吃好了。”

    红缨看看塞到手里的葡萄,目光转向丁海杏。

    陈桂兰嗔怪道,“看你妈干什么大娘给的就拿着。”

    小沧溟爬过来,抓着篮子里的葡萄就捏爆了一个,就往嘴里塞。

    “还是我们沧溟知道葡萄好吃。”陈桂兰笑道。

    “哎别塞。”红缨虽然眼疾手快却没拦着,眼睁睁的看着小家伙塞进了嘴里。

    刚要伸手去她嘴里扣出来,结果却见小沧溟五官纠结着,呸的一声给吐了出来。

    “太酸了”丁海杏看着他不厚道地笑道,“第一次吃,你看他那表情。”

    小沧溟吃了亏,好难吃立马推开葡萄,重新爬回玩具那边,玩儿玩具了。

    “红缨,去洗洗,分着吃吧”丁海杏看着红缨说道,目光转向陈桂兰道,“嫂子来找我有事”

    “我们屋里说话。”陈桂兰指了指房子道。

    “红缨看着沧溟,我和嫂子进屋说会儿话。”丁海杏去水龙头下洗洗手,然后又告诫红缨道,“别喂沧溟葡萄。”

    “现在估计给他,他都不吃。”红缨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