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嚣张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们也别生气,我就事说事。”战常胜轻蹙着眉头道,“你们从外面回来的,确实是生面孔,可你们的生活习性多少带有外面的习惯。你们说过她的反侦查能力很强,万一暴露千万别说绝对,谁也不敢保证。而且这是基层,都是糙汉子,像你这么文质彬彬,本身就格格不入的。”

    徐立成和何子峰面色羞赧,这个还真是没考虑周祥,大意了。

    以为是一次暗杀行动,挫败了就好了,没想到横生枝节,看来得重新部署。

    “你的提醒我会和上级商量的。”徐立成立马说道,站起来道,“不打扰你们了。”

    aaaaaa

    冷卫国送走了他们俩,回来看着战常胜,手指着他不停的哆嗦道,“我说老战,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敢顶撞上级。”

    “我有顶撞吗我不觉的。”战常胜无辜地说道,“他们的提议实在不靠谱。电影小说、看多了吧一个受过专业特训的人,怎么可能被我轻易的套出情报呢我可是门外汉,万一露馅儿了岂非打草惊蛇。而且对方能潜伏这么多年,还是用毒高手,无声无息,不露痕迹,心智可见一斑。”轻哼一声道,“这么久都没抓住,可见敌人狡猾。”

    “你真的能让他们露出狐狸尾巴”冷卫国不放心地说道,“你也说了,那家伙那么厉害”

    “能”战常胜眸光如大海般深沉,没有一丝微澜,只有稳重,“这需要契机。”

    “契机”冷卫国不太明白道。

    “就像当年在板门店谈判,我们在战场上打的越凶、越狠,敌人在谈判桌上越老实。”战常胜缓缓地说道,声音低沉有力。

    “我们有我们的办法,在可控的范围内,不需要跟着他们的节奏走。”冷卫国轻抚额头,“只希望痛快的打一仗,让他们早日露出马脚来。”

    “嗯”战常胜点了点头,突然书道,“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话”冷卫国随声问道。

    “那俩真的是总部派下来的,怎么看着有水平有点儿都不知道掩饰自己的情绪,这么的外放。”战常胜保守的说道。

    “老战,慎言。”冷卫国严肃地说道,“谁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厉害的,实际经验得需要积累。”他们俩人一看就是新手。

    “知道,知道。”战常胜不好意思道,“我也就这么一说。”然后起身道,“不打扰你工作了。”

    “你也回去好好想想应对之策。”冷卫国将他给送了出去。

    马德彪听见门吱呀一声开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转过身道,“一号,三号。”

    “把饭盒给我。”战常胜伸手讨要道,“我饭都没吃完。”

    马德彪赶紧把饭盒递给了他,“三号,给你。”

    “一号,我走了。”战常胜看着冷卫国挥手别过。

    冷卫国目送他离开,真是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也得打起精神,应付知道他生病而来的各路人马。

    aaaaaa

    战常胜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崔敏,让她尴尬地站在食堂里,受人家指指点点的,也没人来护花,最后一跺脚捂着脸跑了出去。

    江五号则挠着下巴,他关心的是三号怎么跟一号大秘走了,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饭也顾不上吃,抱着饭盒就回去打听消息了。顺便嘿嘿这三号艳福不浅啊不做点儿什么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

    崔敏走了,连饭都没吃,盒饭孤零零的放在食堂的饭桌上,无人理睬。

    最后被收拾餐桌的炊事班人员放在打菜的窗口,等主人自己来取。

    崔敏回到宿舍气的浑身发抖,姓战的,等老娘接到命令一定让你死的很惨,七窍流血、肠穿肚烂黝黑的双眸闪着阴森森的寒意。

    aaaaaa

    回到办公室的战常胜,一口馒头、一口菜吃的正香,敲门声响起,抻着脖子将馒头咽下去,“进来。”端着茶缸灌了两口凉白开,诧异地看着笑的一脸猥琐的高进山道,“老高。”

    “今儿中午怎么回事”高进山笑眯眯地问道。

    “去你的,那是什么眼神”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心里嘀咕,被那种人给惦记上,恶心死了。

    战常胜义正言辞地说道,“那你没听到我在食堂说的话吗在我眼里只有军人,没有男女。”

    “那怎么传的有鼻子有眼儿的。”高进山不由得担心地说道,“这是想在你的后院扇阴风、点鬼火。这是想让你的作风方面出问题。”

    “幸好你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了,不然那就是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这种捕风捉影的桃色绯闻,最是吸引眼球,那些碎嘴的娘们,最喜欢传这个了,即便事后证明是假的,也最毁人了。”高进山黑着脸道,“这五号,也太阴损了吧”

    “那个”战常胜想解释不是江五号,不过想来食堂发生的一幕,那家伙也没起到正面作用,免得打草惊蛇,也让他受回教训,嘴上没有把门的。

    “你还是想想这事怎么想弟妹解释吧屁大的地方,一会儿就人尽皆知了。”高进山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弟妹才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战常胜信心十足道,“况且我在食堂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你就不怕人家断章取义啊或者免去你的态度呢”高进山努努嘴道,“女人在这方面,再大度的女人,都不可能明理的。除非她心里没有你。”

    战常胜眸色一凛,忽的看向高进山道,“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很闲吗”看着他微微翘起一边嘴角。

    高进山被他给笑的头皮发麻,夸张地说道,“哎呀时间到了,我该去上班了。”很没出息溜了。

    战常胜好笑地摇头,重新投入了工作,不过高进山提醒该怎么回家跟杏儿解释呢

    aaaaaa

    何子峰与徐立成出了病房,很快进了进何子峰单独的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何子峰就当场发作道,“你干嘛拦着我,那小子太猖狂了吧我们那么久都没有逮到她的狐狸尾巴,就这小子就敢大放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