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作品:《六零俏军媳

    “能用”战常胜抬眼看着她道。

    崔敏闻言明媚一笑,双眸灿若星辰。

    战常胜一本正经地说道,“这里的面的标点符号肯定能用。”说着当着她的面将新闻稿给撕了。

    崔敏一张笑脸僵硬在当场,寸寸龟裂。

    战常胜将撕碎地所谓的新闻稿,仍在了垃圾篓里,冷着一张脸说道,“稿子嘛用不了。”说着端起来了军绿色的茶缸。

    端茶送客,崔敏保持着完美的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站起来道,“不打扰您了。”微笑着倒退下去。

    “等一下。”战常胜叫住她道。

    崔敏闻言心中一喜,抬眼看着他道,“三号”

    “回去背一下内务条令。”战常胜突然说道。

    “嘎”崔敏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道。

    战常胜实在忍不住道,“军装该怎么穿新兵连时你们班长没有教过你。”

    “啊”崔敏闻言一头雾水,然后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军装,第一颗扣子开了,捂着脖子摸索了一下奇怪地说道,“咦这颗扣子什么时候掉了。”

    战常胜闻言瞳孔微微一缩,端着茶缸的手紧了紧,明明坐在他对面的时候,扣子还完好无损,眨眼间扣子就凭空消失了。

    抬眼看去扣子确实没了,不得不让他看在眼里。

    崔敏双手整了整衣服慌乱地退了下去。

    战常胜微微眯起了眼睛,轻抚着额头,很是可疑的家伙,看来得查查她了。

    中午食堂内,战常胜依旧是独自坐在几乎属于他专属的位置上。

    “三号,我可以坐下来吗”崔敏笑意盈盈的端着饭盒站在了战常胜的面前。

    “你随意。”战常胜瞥了她一眼说道。

    崔敏笑着坐了下来,中间隔了一个凳子。

    “三号,我的扣子缝好了,你现在检查一下我的军装,附和规定了吧”崔敏低着头整整自己的衣服道。

    战常胜端起饭盒,微微仰着头,扒拉着饭盒,跟猪一样吃的吭哧、吭哧的,还吧唧着嘴。

    眼角的余波瞥着崔敏,清晰地捕捉到她眼底的嫌弃。

    这特么的狗屁干事到底想干什么

    “三号,我听说了你的英雄事迹,正想着采访你,写一篇新闻稿。”崔敏满眼小星星的崇拜的看着他说道。

    “我不是说书的,没有必要去满足其他的人的好奇心。”战常胜放下手中的饭盒,看着她面色冷硬地说道,“吃饭时间不许说话,你的老班长没教过你。”

    崔敏被他给怼的一愣一愣的从未受过如此待遇的她,简直不敢相信有人这么对她,美貌向来是她无往不利的利器。

    战常胜察觉食堂内别人异样的目光,忽然站起来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吧”收拾起还留有半盒菜的饭盒和没有吃完的馒头,抬脚就走。

    崔敏看着躲避自己如蛇蝎战常胜,追上去,直接说道,“三号,我要向你汇报工作。”

    战常胜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她义正言辞地说道,“崔干事,公事请到办公室谈,如果是私事,本人和你无私事要谈。”语气冷硬,非常的不留情面。

    崔敏一刹那见就红了眼眶,水雾布满了双眸,一脸委屈的表情。

    看了半天戏的江五号见状走过来道,“老战对女人别这么严厉吗怎么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一副看戏不嫌事大的表情。

    战常胜浑身散发着冷气,公事公办地说道,“五号,在我的眼里,军营只有军人,没有男女之分。”

    江五号被噎了个半死,崔敏低垂着眼眸,泪珠滚落了洁白精致的脸颊。

    战常胜趁机转身离去,心底疑惑扩大,自己的五感敏锐,没由来的觉的她不简单。

    果然很快得到了证实,刚出了食堂没多久,一号的大秘马德彪就找来了,让他立刻、马上去医院,一号在病房里等他。

    “怎么一号生病了。”战常胜关切地问道。

    “别着急,别着急,一号只是例行检查,身体有些小毛病,都是战争时期留下的。对于今后的工作重新安排一下。”马德彪刻意压低声音道。

    “那咱赶紧走吧”战常胜跟着马德彪匆匆地朝医院赶去。

    留下崔敏与江五号满头疑惑,一号的大秘找三号干什么

    “报告”马德彪站在gaogan病房门口喊道。

    “进来。”冷卫国低沉凝重的声音传来道。

    马德彪推开门道,“一号,三号来了。”

    “老战快进来。”冷卫国提高声音道,随后又嘱咐道,“马德彪,关上门,我不见任何人。”

    “是”马德彪先拿过了战常胜手里的饭盒,然后才关上房门,坐在长椅上,双眸如探照灯似的,警惕地看着走廊,把好门。

    战常胜走进病房内,朝冷卫国敬礼道,“一号你的身体如何哪儿不舒服。”一脸的关切地看着身穿白大褂的男人道,“医生,我们一号的身体怎么样”神色如常地看着屋内的一个陌生人。

    话都还没敬完,就被身穿白大褂的男人其身上来,扣住了手腕,当场把起脉来。

    “常胜同志得罪了。”他的声音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战常胜卸掉了身上的防备,“一号,他这是,我没病,这到底怎么回事”看着一号面色红润,不像生病的样子。

    “老战,何子峰同志坐,我们坐下来也可以继续把脉。”冷卫国指着病床边的沙发道,“我没生病。”

    何子峰拉着战常胜一起坐在了长沙发上。

    战常胜被这个阵仗给闹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他们两个问道,“一号,这两位是”

    “他们是总部下来的,专程来找你的。”冷卫国简单的介绍道,“何子峰、徐立成。”

    “你好”穿白大褂的何子峰问候了一声,继续把脉。

    “你好”徐立成微笑着说道,“常胜同志,放轻松,让我的同事仔细的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我们没有恶意。”

    “可是你们总得告诉我为什么”战常胜轻蹙着眉头问道。

    何子峰松开了战常胜的手腕,看向了徐立成摇头道,“目前身体很健康。”